再次穿越到农家,谁料爹娘重大事件男,大嫂手中宝。仅有她,众人眼中一根草。下回分解她,胸有沟壑就算一根草,也要园中当自尊自强觅良婿,进财宝草根变金窑。崔薇原本是现代一个白领,没料到半年前醒来时就已经变成了古代一个名叫崔薇的小女孩儿,此处名叫大庆王朝,崔薇想尽了法子,甚至撞头都私底下撞过好几回,痛晕过去倒是有,可是没一回却是能回到现代的,渐渐的也就熄了那个心思,又怕崔家的人发现了她的异样,整理了原主的记忆之后,她整日闷不吭声的,学着原主沉默寡言的默样,这才没有引起旁人注意,过了大半年。。

太阳渐渐西斜,夕阳橘红色的光柔柔的照在人身上,村子中的房舍四处已经冒出炊烟来,许多妇人端着盆子,一边呼唤着还在外头玩耍的小子回家,崔薇背着一个大箩筐,小小的身子几乎淹没在箩筐里头,筐里装满了苕藤,这一路走来她满头都是大汗,不时路上有收工回家的人与她打着招呼,崔薇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笑着回了,想着回家晚了恐怕又得遭到一顿骂,连忙就紧了紧勒在自己肩头箩筐的带子,抿着唇,加快了脚步。

估计是刚刚杨氏的声音大了些,她怀中抱着的婴儿突然之间挣扎了两下,抽噎了两声,竟然张嘴哭了起来。这还是杨氏头一个孙子,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平日抱在手上轻易不肯离了人的,这会儿见宝贝孙子哭,杨氏连忙抱着孩子抖了抖,也顾不得再责备女儿了,双脚在原地踏了两下步,嘴里‘哦哦’的哄了起来。

“二郎,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王氏这会儿倚在门口看热闹,想着刚刚唤这小姑子进来,她却是硬在外头杵着不吭声,心里就来气,这会儿见她挨打,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脸上挂着一抹刻薄的笑,打断了崔敬忠的话:“这三岁可是看到老的,小姑子如此懒惰,眼见着年纪大了,往后怕是找不到婆家!”这话一说得,杨氏更是来气。

好不容易背着一个沉重的箩筐回了家中,崔薇只觉得双腿沉得都有些走不动路了,崔家大门却是半敞着,这会儿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屋里却连灯火都未点,里头没有听到传来说话的人声,只听到圈里的猪与鸡鸭饿得‘咕咕’的叫声,她抹了把泪,将箩筐放在院中一个搭起来平日放东西也可以坐的青石条上,这才大声唤道:“娘,我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咋呼什么?”杨氏一手抱着刚出生半年的孙子,皱着眉头看女儿拿了瓢打水洗手,嘴里喝斥道:“小心别吵醒了你侄儿,若是哭了起来,我可饶不了你!”她是崔薇的母亲杨氏,手中抱的是崔薇大哥崔敬怀刚出生半年的儿子,当初就是因为崔家大嫂生孩子,崔薇被指使得团团转之下,不小心被担心的崔敬怀推了一把,脑袋撞到大石头上,昏了过去,后来才让崔薇住了进来。

崔薇却是火大了,她早忍这王氏很久了,平日好吃懒做的,还没少仗着因生了儿子欺负她,这会儿竟然还敢恶人先告状,崔二说得对,她这会儿本来就是小孩子,之前倒是想岔了,一心要跟着原主一样,却忘了自己才不过七岁,真正算起来还差几个月才七周岁呢,哭闹本来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她一想到这儿,抽了抽鼻子,哭了起来,一双小手环着父亲崔世福的脖子,哭得声子一抽一抽的,嘴里却天真道:“爹,大嫂都这么说,大哥为啥还要她?”

崔世福身材高大结实,长相憨厚,是一把侍候农活儿的好手,他手上沾满了泥,在这家中,他对崔薇这个女儿倒是比杨氏上心一些,这会儿听他问话,崔薇眼里的泪水怎么也忍不住,背过身子替他打了一瓢水一边倒着让他冲手,一边吸了吸鼻子,稚声稚气道:“爹,我没事。”听到女儿话里的哭音,崔世福倒是愣了一下,捏了一旁的草灰搓了两把手,这才将水在身上擦了擦,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一只蒲扇似的大手捏着她肩将她扭了个圈儿,就看到女儿双手迅速背到了身后,一张瘦弱得巴掌不到的小脸上,哭得跟花猫似的。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崔世福倒是看到了一旁站着的女儿,瘦弱的身子,穿着她娘杨氏改小的旧衣裳,表情倔强,站在冷冷清清的院子里,身影像是都跟天边的暮色混在了一起般,瘦弱得令人心疼,崔世福心里一软,看她站着没动,将肩上扛着的锄头交给了一旁站着的儿子崔大,一边朝崔薇走了过来,嘴里笑道:“薇薇怎么了?”

王氏在里头骂骂咧咧,崔薇却是深呼了一口气,也不理会屋里王氏越来越大声的叫骂,污言秽语不时钻进耳朵里头,令她嘴角不住的抽了抽,却是自顾自的忍了疼,倒抽着冷气洗了手,那伤口约摸有指甲长短,砍得深,连里头骨头都快看到了,这会儿洗完之后血还不住的流,一开始的麻木过后钻心的疼就开始传进了脑海中,俗话说十指连心,这一下子挨得,令崔薇忍了大半年的眼泪都忍不住流下来了。

这玉米杆被晒干了之后,倒是极好点火,她刚掏出火折子,‘轰’的一声里头就已经燃上了!原本上一世时崔薇可是标准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她家里只得她一个独生女,父母将她看得跟眼珠子似的,那时自个儿连锅铲都没碰过,没想到来了古代,倒成了十项全能的家事女强人!她一开始时因为手生,可没少受罪,这崔薇在崔家就是个闷不吭声做事的人,为人老实又木讷胆小,不擅言辞,幸亏一开始有这丫头的记忆,崔家人对她又忽视得很,以至于她安全的渡过了最开始的一个月,到后来才渐渐对这些事情上手了些。

崔二皱着眉头看母亲骂骂咧咧的样子,小妹被爹抱在怀中,还在抽噎,顿时也有些心疼,劝说道:“娘,妹妹本来就小,再说她这么乖,这么听话,你……”

被这声音突然一吓,崔薇那快速宰藤的菜刀顿时没留意,一下子就切到了自己按着苕藤的食指上头,顿时一阵钻心的疼,殷红的血立即从染了绿色菜汁的伤口处渗了出来,她下意识的将刀丢在一旁,将受伤的手指放进嘴里含着,顿时一嘴的血腥味儿,直疼得倒吸冷气,里头哭声越发厉害,王氏像是发怒了般,又扯着嗓子尖叫,声音都有些凄厉了:“死妮子,看大郎哭得如此厉害,你还不赶紧来哄着,看我不回了娘,好好教训你一顿,一天到晚只知偷懒的死丫头……”平日杨氏就是这么骂崔薇的,原本忍了大半年,这会儿听到王氏的声音,崔薇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这会儿听杨氏喝斥自己,崔薇也不以为意,撇了撇嘴,回来若是不喊上一嗓子,回头她母亲又得说她天黑了还不回家,做事再多不说人家又不知道,有什么用?这个母亲最是重男轻女,这大半年来她已经从一开始的愤愤不平,到如今的淡然处之,崔家虽然只是普通村户,但人口却也不少,除了父亲崔世福与杨氏二人之外,崔薇下头还有三个哥哥,她是老来女,但因为是个女儿,却并不得杨氏看重,大哥崔敬怀两年前娶了隔壁村的王氏为妻,如今生了一个儿子,专门去村头的夫子处就着排字辈佑字,起了个祖的名字,有祖宗庇佑的意思,足以可见崔家对这个第三代的期望,为了怕给孩子折寿,平日只唤乳名小郎,二哥崔敬忠今年十五岁,还在说亲,但至今还未谈拢,她头上还有一个哥哥崔敬平,今年十岁,比她大了两岁,因她是个女孩儿,注定往后不是崔家的人,因此出生之后杨氏等人也没给女儿论宗排辈的取名字,倒是当初崔薇出生之时,崔敬忠当时刚进学堂,就给妹妹取了个薇字,崔氏夫妇也不以为意,觉得不过是个丫头而已,因此这名字倒是定了下来。

崔薇原本是现代一个白领,没料到半年前醒来时就已经变成了古代一个名叫崔薇的小女孩儿,此处名叫大庆王朝,崔薇想尽了法子,甚至撞头都私底下撞过好几回,痛晕过去倒是有,可是没一回却是能回到现代的,渐渐的也就熄了那个心思,又怕崔家的人发现了她的异样,整理了原主的记忆之后,她整日闷不吭声的,学着原主沉默寡言的默样,这才没有引起旁人注意,过了大半年。

“她有什么?”杨氏怒气冲冲的抱着孙子出来,小婴儿哭了如此久,这会儿已经打起了嗝来,更是让她心疼不已,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到了女儿头上,一边抱着孙子就冲了过来,腾出一只手就要往女儿脸上抽:“你死人呀?你大嫂唤你这么久,你听大郎哭得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进去哄一哄,抱一抱?你是成心想让大郎哭坏了是不是?你这死丫头,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你倒是翅膀长硬了!”

“这是怎么了?”听着屋里越来越凄厉的哭声,杨氏急匆匆的赶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是崔家父子,还有刚下学回来不久的崔敬忠,崔世福与崔大脸上都带着关心担忧之色,杨氏更是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听到孙子震天的哭声,只心疼得眼角直抽抽,回来也没顾上站在阴影里捧着一只还在不住淌血的手,咬着嘴唇,一副倔强样子的崔薇。

杨氏当下冷着脸没有吭声,崔大放完锄头回来,就见到现场安静的气氛,唯有自己老婆王氏骂个不停,爹娘脸上表情都有些不好看了,顿时有些尴尬,连忙走到王氏身边扯了她一把,喝里低斥道:“你嚷嚷啥呢,还不赶紧闭嘴了!”王氏还有些不甘,她生了儿子之后气焰十足,但她也知道自己丈夫的脾气,若是惹得急了,恐怕要被一阵好打,因此看他脸色不善,也就识相的住了嘴。

将火点燃了,又挽了一把柴塞进灶里头,崔薇这才起身打水洗了锅,又装了半锅水,将锅又放到了灶间的大洞上,火苗不时从锅沿边窜上来,这会儿她却是忙得很,外头圈里还有两只猪等着她煮好了提去喂,以及鸡鸭等也要她侍候,大嫂王氏自生了儿子之后只当自己是崔家的大功臣,都养了半年了,还说在坐月子,一天到晚懒散的不愿干活儿,杨氏要带孙子,崔大要跟着崔世福每日出门做事,此时正是农忙的时候,父子俩每日忙得歇不了脚,有时杨氏与崔薇也得一块儿去地里帮忙,崔二是个读书的苗子,因此每日只管读书,不问窗外事,崔三别提了,他是一个真正的小孩子,又被杨氏宠得狠了,整日逗鸡追狗的,皮实得不像话,因此崔家的家事,倒是几乎都落在了崔薇头上。

上架感言

2021-10-12

书评(285)

我要评论
  • 下来不&久的玉

    崔薇郁闷无比,恨恨的将手洗干净了,连忙从外头院子后的柴房里抱了一捆刚收割下来不久的玉米杆枝进厨房里头,拿了围裙穿在身上,将灶里的柴灰拨了一些出来,将灶清空了,挽了两把玉米杆,塞进了灶堂里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