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祥和蔼懂理的公婆,贤德淑良又恭谨的小妾,心底良善的妯娌,性子柔和的儒将丈夫,这么好的一家人,偏她是第三者第三者插足、毒妇一枚;呃,和离但是路漫漫,为了幸福和快乐黑暗的因为未来她也要奋斗也不是?在和离之后,是做毒妇再次“被欺负”人家良善,但是去小柴院做悲凉怨妇?这还啊一个问题。PS:男主是正妻,为什么这么纠结了呢?请看正文,嘿嘿屋里没有半个人,是她把人都支开得。她的眼中出现了泪水:现在谁能来救救她,她后悔了,她不想死。。

****

眉毛已经画好一边,另一边也画了多半;丁侯爷画得很仔细,他的呼吸轻轻的吹拂在芳菲的脸上,使得她整张脸都红起来,不只是因为害羞更多是因为所感受到的幸福。

她可不想被活埋,于是想出声提醒身边的人她还活着,虽然她还没有自穿越的打击中完全醒过来,但也不想被当成死人处置;她想开口说话,用尽全身的力气却根本发不出丁点的声音,因为用力手反而握得更紧,也因此让她发现左手好像握着一样东西。

丁侯爷赶到紫萱房里时,丁太夫人已经在了;看到丁侯爷她喝道:“你怎么才到?”要知道,朱紫萱活着的时候可以不把她当作一回事儿,但是现在死掉事情就大了:朝廷定要追究此事的。

丁家上下一片大乱。

“原来是姐姐身边的琉璃,侯爷,你快去看看……”丁侯爷皱眉还没有说话,芳菲轻轻的一扯他的衣角开口打断琉璃的话:“侯爷,你还是和琉璃去吧,莫要让姐姐有个好歹,我马上收拾收拾也去给姐姐请安。”话还没有说完她眼中已经见泪。

当她想到手中可能是那枚石子时,眼睛霎间有些湿润:石子也能穿?

屋里没有半个人,是她把人都支开得。她的眼中出现了泪水:现在谁能来救救她,她后悔了,她不想死。

琉璃一直挣不开捂着她嘴的丫头,此时终于恼怒的张口咬过去,才得以喊出她一直要说的话、也打断了丁侯爷的话:“死了,我们姑娘她悬梁自尽,死了!大夫来了也救不回的。”说完她放声大哭。

丁侯爷听完芳菲的话,猛然间想到那件让芳菲受苦、受伤的事情来心中更恼,指着琉璃发作道:“来人,她不知道规矩给我拉她出去好好的学学。”

*****

求收藏、推荐。

现在她已经可以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了,只是眼下她是不能睁开眼睛的。

此时跟在丁侯爷身后而来的芳菲上前扶住丁太夫人,柔声道:“母亲,是琉璃那丫头心疼姐姐之死,一时间没有说清楚才让我们侯爷来迟了。”她轻轻一句话就替丁侯爷解了围。

细细的听着什么太夫人、侯爷、还有芳姨娘的对话,她慢慢的听出了一个大概;然后,她有些茫然的想到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她,穿了?不会吧。

丁大侯爷正在芳菲房里给她画眉。

丁侯爷听到琉璃的话感觉全身的血都冲到了脑子里:“她自尽了?她自尽了?!”他是不敢相信,在不相信中带着十二分的恼怒——谁能想到朱紫萱会如此绝决,就算是死也不放过他及丁家呢。

因为惊于紫萱忽然的死去,再加上心忧、心急,丁太夫人比平常还要严厉三分,让纯孝的丁侯爷大气也不敢出的躬下身子认错,不敢分辩一句。

她能断定现在的不是自己的身子,是因为周围的人显然对她现在的身体很熟悉:她的身体一起过来的话,定会是现代的装束,肯定能让身边这些古人们大吃一惊的。

012章 软禁

2021-10-12

014章 重赏

2021-10-12

021章 内情

2021-10-12

022章 夺权

2021-10-12

035章 把柄

2021-10-12

036章 成空

2021-10-12

037章 添妆

2021-10-12

038章 开眼

2021-10-12

041章 亲人

2021-10-12

042章 玄机

2021-10-12

044章 善意

2021-10-12

062章 至孝

2021-10-12

067章 拆骨

2021-10-12

083章 柔弱

2021-10-12

098章 蛮夷

2021-10-12

103章 大礼

2021-10-12

106章 廷杖

2021-10-12

109章 辅国

2021-10-12

111章 心胸

2021-10-12

书评(145)

我要评论
  • &芳菲想

    他刚刚送了芳菲一支珠钗,芳菲想要戴给他看看,因为她原本梳起的发式不太适合新钗,所以重新梳洗过,也就有了眼前的画眉之乐。

  • 斥儿子&人给紫

    丁太夫人向来喜欢芳菲的柔和会处事,也不想当着下人及儿子妾室的面儿训斥儿子:刚刚是她太过焦急而失口;借着芳菲的话让人去把琉璃打五板子而放过了丁侯爷,转身吩咐众人给紫萱更衣。

  • 房门突&然被猛

    房门突然被猛得推开,有个大丫头打扮的人闯进来满脸的泪痕:“侯爷,不好了,不好了!我们姑娘她……”

  • &”声音

    芳菲看到了琉璃进来,也看到琉璃脸上的神色,却假作没有看到人反而立时抱住丁侯爷:“什么人?!”声音怯弱、脸色发白,好像是被突然闯入的人吓得不轻,完全没有看到来人的样子。

  • 是担待&。”

    “侯爷,您还是先去吧。”芳菲的泪水在眼眶中滚动着,一副受惊后楚楚可怜的样子:“姐姐有个什么长短,芳菲可是担待不起得。”

  • 在丁侯&就替丁

    此时跟在丁侯爷身后而来的芳菲上前扶住丁太夫人,柔声道:“母亲,是琉璃那丫头心疼姐姐之死,一时间没有说清楚才让我们侯爷来迟了。”她轻轻一句话就替丁侯爷解了围。

  • 丁侯爷&到丁侯

    丁侯爷赶到紫萱房里时,丁太夫人已经在了;看到丁侯爷她喝道:“你怎么才到?”要知道,朱紫萱活着的时候可以不把她当作一回事儿,但是现在死掉事情就大了:朝廷定要追究此事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