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宝眷》已发布最新,小可爱的们快来呀~~ 姜零染活的很惨。 短短三年亲尝夫君背叛自己,外室上位,亲儿早夭,胞兄殒命的滋味儿。 而这一切的不幸是她的夫君带来她的! 因为,她亲自动手了断了那个男人,此外也结束了了自己暂短悲苦的一生。 可睁开眼睛眼,她没在黄泉喝汤,不是回了花红犹新的婚房里...天和十二年中秋这日,京城大雨滂沱,赏月无门,一度成了文人雅士口中之憾事。。

伴随着孟致沛凄厉惨绝的嚎叫,姜零染用力的拔出了匕首,炙热的血液从伤口处喷溅出来,几滴溅落在她眼周,她不以为然,脚尖用力的踢着他的腋下,将他踢得翻了个身。

孟致沛顾不上与她理论。

这一瞬他相信了,姜零染是真的要杀他!

鲜血刺目,孟致沛彻底的慌了:“贱人,你敢下...!”话未尽,又是一口鲜血涌出。

姜零染没动,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在地上拖出一道色彩灼丽的血迹,最后力竭停下,但他不死心,双手仍努力的向着门槛这个高峰努力。

“是!姜霁的事情是我做的。”

姜零染止了笑,目光幽冷的看着他。

这片刻空隙,孟致沛已经压下了最初的惊恐。

一句“姑娘”听得姜零染红了眼,唯恐在二人面前露了怯懦,她忙闪身进了屋。

姜零染满目欣慰:“你们去,我很放心。”

大庸国。

他心生不悦,音若冰斩道:“姜霁贪渎军饷,人赃俱获后不知悔改,竟敢狡辩辱上,军法判处其腰斩,以正军风。如此不忠不义为非作恶之徒,你在为他守孝?”

厢竹点头。

姜零染勾唇,笑意无声,似是这深秋夜里悄无声息落在叶面上的薄霜,冷岑岑的。

“拜侯爷所赐,我兄长就连死都没能瞑目!”温和哀婉的脸庞骤然狞恶暴戾,随着最后一字的落下,攥在手中的匕首尽数没入他的胸膛里。

可恶!可恨!他对她从未设防,可她竟然对他下毒!

秉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原则,孟致沛断了与她争辩的念头,立时就要起身离开,可刚动了动手臂他就察觉了异样——他的手臂异常的沉重僵硬,像是坠着一块巨石。

如今利刃出鞘,寒光乍现,戾气摄人。

丫鬟青玉提着一个黑漆雕花四层食盒回来,看到廊下的姜零染,垂首屈膝道:“夫人,都准备好了。”

孟致沛痛的浑身发抖,几欲昏厥,盯着她,目光狠锐的似是要将她撕碎生吞。

书评(114)

我要评论
  • 知道了&孟致沛

    也?她知道了什么!孟致沛眼底震颤,放在膝上的手掌瞬间收紧,青筋暴现,脊背紧绷如满弦之弓,濒临断折。

  • 对面落&时刻记

    说着掀袍在她对面落了座,瞥了眼茶盅内黄绿澄净的茶汤,冷训道:“你要时刻记住,你已嫁入平肃侯府,你的荣辱系在我身上,而不是你的兄长!”

  • 略略牵&”

    姜零染看着他的动作,唇角略略牵动:“侯爷今日又是一个人来我这里吗?”

  • 身,走&到了博

    姜零染带着几分嘲弄的轻笑道:“我兄长的罪名不就是侯爷与郑清仪想方设法促成的吗?”说着在他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撑桌站起了身,走到了博古架前。

  • 厢竹看&没落泪

    厢竹看姜零染这般淡然无畏,忍不住一阵哀恸,眼眶红了红,强忍着没落泪。

  • 走进房&身再无

    孟致沛走进房间,眉目睥睨的看着坐在茶桌前的人,秀颜冷容,一袭素绫长裙,发间一支东珠银簪,周身再无二色,素净的堪比丧服。

  • 了笑,&不比家

    姜零染抿唇笑了笑,温声叮嘱道:“既准备好了,就去吧。出门在外不比家里,切记万事小心。”

  • &青玉眼

    青玉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拉着姜零染的手,抽噎道:“可我们走了,夫人您怎么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