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渐逢人就道自己已有近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缚苍龙表示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心里想传射提职,率领她的拥趸们跟着因为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长缨藏身在屋檐下,如蛰伏的夜鹰,静静窥视着下方动静。。

“五万两!”匪首笑起来,匕首托起了他的下巴:“一个小小的从五品知州,动辙手头就有五万两的买命银票!

窗外一阵风,吹得桌上灯苗乱颤。

“只要你喊出一个字,那把刀立马就会割断他们的喉咙。毕竟为了这一天,咱们也没少提前做准备。”

“我说!我说!”

少年们的嗓门又高又浑厚,瞬时间传遍了四方!

“行了!”匪首终于不耐烦,“不要试图跟我打马虎眼儿,不交出来,不光是你死,我就从你儿子杀起,一路杀到这知州府里最后一个人为止!”

他盯着灯苗看了两眼,起身吹熄了,然后摸黑将紧闭的书柜门再次检查了一遍,才掩门出去。

程啸很快醒转,一骨碌爬起来。

一把刀刷地一声带着寒光抽出来,落在他颈上!

花朝节。夜雨江南。

而倘若再等下去,东西露了面,程啸也就活不成了。

长缨藏身在屋檐下,如蛰伏的夜鹰,静静窥视着下方动静。

随着程啸话音落下,就近的护卫回应道。

长缨退出阵围,来到程啸身边:“府上护卫呢?”

这时候隔壁又断断续续地传来夫人数落女儿程湄的声音:“……杜渐只是个庶民,你是官家小姐,怎么能招那种人为夫婿呢?!”

长缨是冲着这桩案子立功来的。

程啸凝望着他足有半晌,唾液咽下去:“好汉随我去书房,我手头有五万两现成的银票。”

他摆摆手。

每日饭后他都要检查次子程融的功课,今日背的是《诗经》,但程融究竟背了些什么,程啸根本没有听进去。

“老实点儿!整个院子的下人我都已经放倒了。你媳妇儿还有你两个儿女的床头前,如今正各悬着一把刀!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银子来&在哪里

    “可惜了,我不是为银子来的。”匪首扭头看了眼书房,“说,你收的那个东西,在哪里?”

  • ,如今&刀!

    “老实点儿!整个院子的下人我都已经放倒了。你媳妇儿还有你两个儿女的床头前,如今正各悬着一把刀!

  • 续变成&,接而

    但未等他张口,那响动就已开始密集,仿佛看到了他要呼喊似的,很快从断续变成了连续,接而不到半刻,便如同暴雨的前奏,嗒嗒声响彻了耳膜,并自后方紧锣密鼓地追随而来!

  • 四面真&诡谲。

    四面真是太静了,从前他也不是没有夜深回房过,但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像今夜这般诡谲。

  • ,举措&导致各

    去年北边两省闹饥荒,加之朝中党争不断,举措失当,导致各地闹事者也层出不穷。

  • 柱旁的&墨兰在

    门下廊柱旁的墨兰在风里抖瑟,这雨,好像没有停的意思。

  • 道纯正&音,就

    这是一道纯正燕京口音,也是一道稳操胜券的声音,就连他的身姿也如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