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此时此刻在地球上,约有两万个人很适合当你的人生伴侣...(萧伯纳)你明白,不论你朝哪个方向行进中,这世界永远是有1/20000的人在等你光天化日之下看西林,发现他的服饰更为夸张,不过人倒是显得清秀正经了些,但我还是不让他和我并排走,他腻腻歪歪的不肯,我威胁要踹他一记窝心脚,并再三保证可以让他胃穿孔,他才改为在我身后一百米处*。。

“这哪叫浪漫,这叫突然袭击,不带这样玩的。”

“没什么,就是看到――好奇。”我心虚的说,“我一直以为有钱人全长成奇怪的样子,没想到又有钱又靓仔的人也存在。”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用力回忆,直到我等得连气也喘不过来,UU才很不确定的说,“听你说的样子――大概是我们的副总裁林泽秀。公司有时候做产品广告,他确实是亲自当过模特,你说他是明星也没有错。不过我没看到你说的人具体样子,不敢保证就是他。”

……………………六六有话要说……………………

接下来一片混乱,兔妈和UU相谈甚欢,不过我的耳朵自觉回避了她们说的词义,而小珊对我审问,我也没有反应。

婚姻事,爱情事,能将就吗?

年纪到了二十九,没有结婚没有男朋友好像是得了奇怪的病毒一样,人人用异样的目光看我,好像我对不起所有人,害我老娘都抬不起头,一把年纪了,每回听别人提起儿女事就仓皇逃窜。

“我是问什么内容?”

今天三更,下午五点左右,晚上八点左右各一章,敬请关注。

……………………………………………………

“我昨天晚上无意中看了一下。”我口干舌燥,心里呯呯乱跳,似乎我的梦中情人正向我走来似的,“剪彩的人中有一个瘦高个,戴着无框眼镜,很斯文的男人――是谁?从哪里请的明星?”

“生日之夜如何,小新?”她的声音里含着笑。

那梦中情人的影子是我在心底珍藏多年的,我无比珍惜。曾经以为永远不会遇到,想做为梦想把它埋葬,毕竟人家说成熟是梦想的结束,是生活的开始。

“死开!”我连忙吞掉嘴里的一块牛肉,“小小年纪这么色,天天惦记滚床单!珍珠发夹呢?拿来给我!”

瘦高个儿,半长发,无框眼镜,五官帅得无可挑剔,可以给整容医生当模板,气质斯文儒雅,举止优美,尤其笑起来的时候,脾气很好的样子。

“这位欧巴桑,您这就不对了。”兔妈谈兴不减,“对于小孩子来说,教他们认识自己的身体,树立正确的性观念是非常重要的,怎么能回避?如果他好奇过度,去强奸女同学怎么办?这不是对他不负责吗?”

她说得一本正经,津津有味,小男生面红耳赤,局促不安,而这时有一个中年妇女像风吹一团毛球一样跑了过来,其速度之快会让人以为瞬间移动这项传说中的科学技术已经实现。

电话那端不知道是笑还是叹了口气,“我和月月就说一定不行,可兔妈和老白他们硬说野蛮女友也有春天。不过算了,还是随缘吧,有些事强求不来的。”

“那个好人差点被我打死,可惜我没车子,不方便抛尸荒野。哼。”

可我现在这是什么状态?相思?不会吧!也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在屏幕上见了一个男人就一见钟情到茶饭不思的地步。没错,他正是我梦中情人的类型,但这太小白了!

第六章

2021-10-10

第十二章

2021-10-10

第二十二章

2021-10-10

第三十二章

2021-10-10

书评(166)

我要评论
  • &石、大

    “你下回送我点实惠的,比如你没机会戴的大钻石、大珍珠什么的。你上回还说,对于超女而言,物质比男人重要。”我抗议瞪了兔妈一眼,逃一样的跑出小区,提防她又给我讲人体。

  • 我头也&。在那

    我头也不回的一个肘击,之后快速通过一片绿化树丛,想尽快到我的诊所去。在那里,我可以无视人类,只专心面对小动物,心情会愉快得多。

  • 都能处&我诊断

    不过尽管客人很多,每天早上门外都排了长队,但到中午的时候,除了留在诊所打吊瓶的,所有的患宠都能处理完毕,因为我诊断得快,不会耽误时间。

  • 安,而&。

    她说得一本正经,津津有味,小男生面红耳赤,局促不安,而这时有一个中年妇女像风吹一团毛球一样跑了过来,其速度之快会让人以为瞬间移动这项传说中的科学技术已经实现。

  • 善良可&亲哪!

    看着真善良可亲哪!这个不知名的男人,正是我多年来一直梦想中的。

  • 奇遇,&的。”

    “你不是不喜欢相亲吗?”兔妈说,“所以我给你来个浪漫的奇遇,等你了解了男女之事,思维也会开放一点,别土了巴叽的。”

  • 嘛,不&妈,上

    “不是上学迟到了吗?还在这儿干嘛,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年妇女显然是这小男生的妈,上前抽了那孩子一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