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再次穿越,成了大禹王朝的女帝,本我以为了走到人生巅峰,哪知身边危机四伏。帖身暗卫想陪她死,美男子丞相想将她拉上马,帅气逼人大将军想通敌,药谷谷主命令断了对大禹的药物供应,首富苏家搞崩王朝经济,做为摄政王的王叔态度又晦暗未明……怎么除了你大周的事? 什么,为你家太子报仇雪恨? 喂,也不是我干的,你们别找我啊!好似有万千鬼怪忽然涌进了这方世界,混乱,诡异,凄寒……异样的感觉充斥着云京的每一个角落。。

“阿玄,母帝说你就是我的暗卫了,这一辈子你都得为我而活!”

微微偏头,正巧对上了藏在阴影下灼灼双眸。

一道隐忍的冷沉男声突兀的响起,打断了凤瑾的自娱自乐。男声带着不易察觉的阴柔,能让人听出无尽的凄凉和悲情。

“楚辞,你不用这般戒备,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恨她。你明明是先帝给她定的凤君,她却对你百般折辱。

里边住了一个最恶的人,也是整个大禹王朝最有权势的人,是这所久经岁月却仍然宏伟瑰丽的皇宫的主人。

长极宫内,宫人进进出出,忙得脚不沾地。

皱着眉在榻上翻看半天都没找到人。

“你说什么?不可能,明明之前来报已经得手了!”

听说做梦的人在梦里不会感受到疼痛,她气势汹汹的抬起右手准备给自己来一耳光,可到最后只是轻轻碰了碰,换成用指甲戳了戳大腿。

春桃是来看看,喝了掺有剧毒的茶水的女帝死透没有,死透了她就可以回禀金主,离开这时时刻刻要人命的地方,从此带着钱财远走高飞。

还没来得及接收原主留下的记忆,殿外急促又格外小心的脚步声引起了她的注意,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

“来人,更衣!”

若不是见着地上堆了一尺的树叶,四处可见的被催折的花草,回廊里被撕扯得四分五裂的纱帘,所有人都会觉得刚才发生的只是一场幻觉。

他要抓紧行动了,这样的人不配当大禹王朝的帝王!

长极宫内,有道绛紫色的身影步伐凌乱的朝宫门走来,他时不时回头张望,冷漠无情的脸上藏了几分阴沉几分怨恨,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悲痛。

刚才还惊叫连连的人转眼就没了声息,凤瑾心觉不对,吞咽了下口水提着脚后跟鸟悄的往柱子移去。

凤瑾表示很慌,她刚刚还因为卡文想通过小憩在梦里搜寻灵感来着,眼前这情况不太像在做梦啊!

你应该死了,你应该死了,你应该死了……

空旷的大殿再次陷入静谧,脑子的记忆就像浆糊一样,她只能挑出了最重要的关键词。

楚府。

上架公告

2021-10-10

书评(209)

我要评论
  • 鸷嗜血&就像暖

    那一双本该阴鸷嗜血、波诡云谲的眸子变得澄澈无比,就像暖阳下潺潺的溪流,只一眼,就能让人忘却各种烦恼。

  • 辈子你&!”

    “阿玄,母帝说你就是我的暗卫了,这一辈子你都得为我而活!”

  • 知这个&而代之

    丞相看着下首眸含算计,嘴角勾笑,气定神闲的成王凤姝蹙起了眉头。当今陛下暴虐,手段却狠辣无比,他不知这个女人从哪里来的信心可以取而代之。

  • 嗓音在&在这鬼

    欢快与恶毒的嗓音在他耳边交织,夺走了他所有的生念,只愿在这鬼怪哀嚎的天色下睡去,在无垠的黑暗里,陪伴那让他恨之入骨却又爱入骨髓的人当孤魂野鬼。

  • 气势汹&,可到

    听说做梦的人在梦里不会感受到疼痛,她气势汹汹的抬起右手准备给自己来一耳光,可到最后只是轻轻碰了碰,换成用指甲戳了戳大腿。

  • 来着,&眼前这

    凤瑾表示很慌,她刚刚还因为卡文想通过小憩在梦里搜寻灵感来着,眼前这情况不太像在做梦啊!

  • 转瞬间&湿透。

    一离开宫门,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下来,豆大的汗珠不受控制的往外冒,如此寒凉的深秋时节,他的衣衫竟然在转瞬间湿透。

  • 一道惊&揉了揉

    一道惊破天际的尖叫乍的响起,刺得凤瑾难受的揉了揉耳朵。

  • 水的女&金主,

    春桃是来看看,喝了掺有剧毒的茶水的女帝死透没有,死透了她就可以回禀金主,离开这时时刻刻要人命的地方,从此带着钱财远走高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