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那些硬邦邦的物件,都活了。一个满头大汗,一脸淤青的男人,背着另一个头破血流的男人冲出人群,嘴里念念有词,“小与!小与!你小子一定给我挺住了!回头兄弟请你喝奶!大草原上刚挤出来的那种!你可千万别睡啊!梁与肖!你他妈跟老子说句话!”。

一个满头大汗,一脸淤青的男人,背着另一个头破血流的男人冲出人群,嘴里念念有词,“小与!小与!你小子一定给我挺住了!回头兄弟请你喝奶!大草原上刚挤出来的那种!你可千万别睡啊!梁与肖!你他妈跟老子说句话!”

一夜之间,夫人闭门不见,婴孩诞下无声,就连东家也莫名被城主处死了,仆人们都寻思着,这羽府定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云絮带着这个自称是“钰”的小女孩,连夜离开了沪南城。

云絮慌乱失措,吃力的起身,撑在床边,四处寻望,结果在枕边看到了已经碎成两半的玉佩,里面的银羽不见踪影。

“说全名!”

“走神?”梁与肖的眉头锁得更紧了,眉心处的那个“川”字可以夹死一只蚊子,厉声质问,“给老板办事还敢走神?你有多少条命够你摸鱼打混的?”

梁与肖下了床,走到窗前,这里是恒黑海的另一处基地,坐落郊外,以疗养康复为主,为伤员而建,依山傍湖,僻静宜人。

至于梁与肖,他虽然没为赌局做过什么努力,但他想要的东西确实很多人一辈子的努力——他看上了大圣的一套房子。

“怕他们作甚?我跟我的鸡又没有响应招兵,挑起战争!”张大娘抻了抻自己的麻布衣,不紧不慢的摆弄着鸡笼子,“他们是好人,你……”

梁与肖又看了眼他手里吃了一半的香蕉。

这时,一阵极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云絮伸头看去,一个人影乍然映在屏风之后。

“我怎么了?别搞得好像我是虾兵蟹将,不受待见一样。”梁与肖斜了侯爵一眼,“你抬自己就抬自己,别他妈踩着我!”

羽晚澄生于沪南城中一大户人家,父亲羽远天生有一双造物巧手,常为沪南城城主宋庄义,及名士官僚们制定防身利器,偶尔也会制作一些精巧美物。

九月看着其中一具尸体的脖子,握着那人的下巴左右摆了摆,就像在集市里挑萝卜一样,片刻后皱皱眉,“羽晚澄,你这个下手有点重了,后脖根子只连着一层皮,而且已经有几处断点了,若是再多半豪之力,别说体面了,全尸都没辙。”

侯爵有些尴尬,不敢接梁与肖的眼神,生怕被刀死,他别过脸,含糊着,“我,我当时就是走了个神……”

云絮捧着玉佩向后躲了一步,“怎可如此?”

羽远笑了笑,双手背后,“那恐怕你此生也未能如愿见到它们了。”

九月身一斜,躲了过去,“我说错了吗?你好歹也是个姑娘家,怎么比我这个小爷们儿还糙?真担心你以后嫁不出……还有,别总兔崽子兔崽子的叫我,要算起来,你真真的得喊我一声哥哥!”

因为手艺精湛,羽远在早些年间便名扬四海,不少临城的武将大臣也都慕名而来。送礼的送礼,塞银子的塞银子,更有甚者还怀揣着地契前来。为的,只是能得一心仪之物。

书评(262)

我要评论
  • 退一步&褐色眸

    九月警觉的后退一步,眨了眨那双幽亮的褐色眸子,捂住脖子,“你可是又生出什么坏心思了?”

  • 只觉得&此一举

    他将地上的尸体全部正面朝上,断肢归位,整齐排列,这是尊上立下的规矩,九月只觉得尊上多此一举,人都死了,倘若不体面,阎王爷就不收了?

  • ,声音&抖,“

    云絮吓得不轻,一只手按在心窝处,声音微弱颤抖,“是,是何人在那?”

  • 去,“&了吗?

    九月身一斜,躲了过去,“我说错了吗?你好歹也是个姑娘家,怎么比我这个小爷们儿还糙?真担心你以后嫁不出……还有,别总兔崽子兔崽子的叫我,要算起来,你真真的得喊我一声哥哥!”

  • 讯。几&婴。

    第二天深夜,从宫中传来羽远的死讯。几分钟后,云絮生下了一个死婴。

  • ?我跟&是好人

    “怕他们作甚?我跟我的鸡又没有响应招兵,挑起战争!”张大娘抻了抻自己的麻布衣,不紧不慢的摆弄着鸡笼子,“他们是好人,你……”

  • 些失落&玉,“

    云絮有些失落,看着手中美玉,“当真要毁玉才能见到银羽?”

  • 玉佩,&云絮,

    小女孩指了下玉佩,又看向云絮,“我叫钰,父亲所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