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洲城慕家遗失十六年的小女儿找回去了,小千金被接回去的时灰头土脸,据说长得还挺丑。温黎刚被送回慕家,就接了(四面八方的警告。慕夫人:记住了你的身份,永远是切记想和你姐姐争什么,你也争但是。慕大少爷:我就仅有暖希这么一个妹妹。慕家老少爷:土包子,回去说你是我姐都会觉得丢脸极了。城内所有的杂志报纸都在反讽,慕家孩子个个非常优秀,这找回去的女儿但是啊无法二字来。温黎拾掇行李搬出来慕家两个月后,世界科技大赛在宁洲城举行,凌晨3点四点钟,她住的街道上满满地当当网皆是前去禀报的豪车车主。曾反讽的人一片哗然,谁TM的说这姑娘是在穷秋天,欣赏梧桐树最好的季节,入秋之后整个小镇一片金黄,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小镇人流量最大的时候。。

不过门上贴着一张白色的纸条。

阿京挑眉看了眼,他跟着慕辰屿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的人物,刚才温黎和大少爷说话的时候态度可没对老爷子这么好的。

听到温黎的叫声,慕魁元心里悬着的心也落下来了,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那好,三小姐好好休息,我一会儿让人给您送点吃的过来。“阮姨退出房门之前又说,”先生去公司了,夫人今天有约也不在家,大小姐学校有事情赶过去处理了,小少爷应该一会儿会回来,到时候老爷子会给您介绍的。“

慢悠悠的等了一会儿之后,楼梯口才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有些事情总是要确定一下的。”温黎转身看了眼挂在书架上的画框。

阿京带着温黎走了大约十分钟,才到了正门口,富丽堂皇的联排别墅,就连门口的围栏都泛着金光,从门口名家设计的喷泉,再到用料昂贵的雕刻精细的罗马柱,无一不彰显着慕家的财力富足。

“我就只有慕暖希一个妹妹,别人叫我这声哥哥,我可担不起。”

阮姨带着温黎走到了二楼走廊的最尽头的房间停下,棕褐色的木头房门被拉开,房间的面积不大不小,布置的东西倒是也挺常见的。

“我是你爷爷,慕魁元。”老爷子一字一句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似乎是生怕她忘记了一般,“还记得吗?”

刘飞跟着慕辰屿急匆匆的往电脑上指示的方向过去,一路上身后的保镖忍不住开口了。

以后再长大可是更加不得了,而且这人看上去也不像是有心机的女孩子。

外界传闻的确是真,慕家三个孩子,个个人中龙凤,无论是从能力还是相貌,都是无可挑剔。

“温黎?”他上下打量了面前的女孩,紧跟着起身,“走吧。”

慕辰屿虽然才二十五岁,但很早就已经跟着慕父打理商场,有一双及其敏锐的眼睛。

这样出身的人,从来也都不喜欢等人太长时间,等了温黎这么久,已经耽误了不少事情了。

这么个关键的节骨眼上,却还是有不得不做的事情顶着。

温黎在慕辰屿面前站定,抬眸间那张在鸭舌帽下被盖住的脸露出来。

苏婧婧耸耸肩,“的确没关系,不过我好奇你为什么要回慕家。“

“我是该叫您什么呢?”温黎张口,说了跨入慕家之后的第一句话。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人。

    走出店里之后却没看到人跟上来,慕辰屿扭头,看到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喝咖啡的女人。

  • 书吧不&至都有

    和这里的其他书吧不同,这地方并不温馨,也不带可爱杂乱的风格,简约整洁的甚至都有些不像在营业的店。

  • 秋之后&每年的

    秋天,欣赏梧桐树最好的季节,入秋之后整个小镇一片金黄,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小镇人流量最大的时候。

  • &的人将

    慕辰屿看了眼电脑屏幕,吩咐身边的人将温黎送到温家去。

  • 着慕辰&镖忍不

    刘飞跟着慕辰屿急匆匆的往电脑上指示的方向过去,一路上身后的保镖忍不住开口了。

  • 幼时的&这么置

    幼时的记忆还在她的脑海中翻腾,一片翻涌的血色,让她不能这么置之不理。

  • 的小镇&三四百

    梧桐镇,距离宁洲城五百公里的小镇,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这个满是梧桐树的小镇成为了新的网红打卡地,原本只有三四百人的小镇这会儿因为发展民宿而赚的盆满钵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