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一回事啊?她而已在好好的去品尝一顿美味的海鲜盛宴而已,竟然就再次穿越了?!穿也就穿了呗,这个小小的萝莉身子是怎么一一回事啊?那些只会突然发生在小说里,和电视剧里的玄幻情节,么真实的突然发生了,但是在自己的身上?!OH,MY GOD!桌上的东西还未吃完,柳如画眼尖的瞅见一个路过自己身边的餐厅服务生,便大着嗓门叫住了他,“请问帅哥,你们餐厅还有松露蒸蛋吗?”。

望着樱雪离去的身影,柳如画睁开假寐的双眼,微微叹了一口气,终于走了,差点出纰漏,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就走一步算一步好了。她的头昏昏的,又觉得很困,难道这是穿越后的副作用?哎呀,算了,先好好的睡上一觉吧。

樱雪准备给女儿接着喂第二勺时,却发现女儿突然走神了,神情还极为忧伤。画儿怎么了?她觉得有点忧虑。“画儿”柔柔的呼唤声将柳如画从无限沉思中唤醒,她呆呆望着眼前的美丽女子,一时间竟然觉得无言以对了。她是谁啊?好像刚刚她称自己娘来,难道她是这个身子的母亲?

“还好”看着面前女子眼中流露出的真实关心与焦虑,柳如画实在不忍心刺激她,难不成要她说实话,说自己借尸还魂?还是说自己只是一个穿越而来的现代女?说出去都没人相信,还不如不说,省的别人拿她当怪物看,就像动物园里的黑猩猩一样,想到黑猩猩那失去自由的可怜模样,柳如画不觉身子一颤,她才不要。“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皇天菩萨啊,我柳如画并不是个满嘴胡言的小人,我只是迫不得已撒谎而已,您要理解我啊。默默在心里念叨了几句,柳如画觉得心里踏实了许多,便假装虚弱道,“娘,女儿只是觉得有点累”。

等柳如画再次醒来以后,已是几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柳如画暗自翻了个白眼,吃就吃呗,还作秀,真是白白浪费了如此美食。

正在恍惚间,一个乌发如云的美女伸手握住了柳如画的小手,对,是小手,她没看错,柳如画仔细看了又看,自己的手怎么了,怎么像是个孩子的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有没有人告诉她啊。乌发美女关切的询问道,“画儿,你终于醒了,为娘都快急死了”。

柳如画不太文雅的吃相被众人看在眼里,顿时褒贬不一。人群中议论纷纷起来,“哎呀,那个女的吃相怎么那么粗鲁啊?”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客用手帕掩住红唇,故作低声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柳如画听见周围有人来回的踱着步子,还有人焦急的说,“医生,小女究竟如何?”

柳如画伸手想挥出去,却总也挥不动,于是便开口嚷道,“吵死了”。

忽然间,她觉得自己的喉咙里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痛痛的,喘不过气来,于是,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昏迷之前,她只听见四周一片嘈杂,有陌生人大声喊着,“快打120”,还有人轻轻的扶起了她,不停的拍着她的脸,“喂,小姑娘,你没事吧?”

“就是,就是,还是我们家雅雅举止优雅”她身边的男客找准机会阿谀奉承道。

“不过,看那个小丫头吃的如此快活,我也仿佛有了些食欲了”老奶奶拿起一个扇贝递给自己的老伴,“来,我们也一起吃吧”。

“累了就多休息吧,来,吃完这碗桂花莲子羹就躺下再睡会”樱雪疼爱的摸摸柳如画的头,“一会晚点娘再给你端晚膳来”。

“画儿,你觉得怎样?”樱雪看着失神的女儿,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大,难道女儿竟然给撞傻了?

“有,在那里”服务生友好的伸出手来将食物摆放的位置细心指给柳如画看,但却在看到她面前堆积如山的食物时,不由的脸色一黑,“不好意思啊,这位客人,我们餐厅是杜绝浪费的,不信您可以看看您面前餐桌上的温馨提示”。

桌上的东西还未吃完,柳如画眼尖的瞅见一个路过自己身边的餐厅服务生,便大着嗓门叫住了他,“请问帅哥,你们餐厅还有松露蒸蛋吗?”

我的妈呀,果然是高级餐厅啊,连侍应生都如此有涵养。柳如画觉得心情倍爽,手里、嘴里的速度也更快了。得快些解决餐桌上的食物,才能去吃松露蒸蛋啊。

“许是年龄代沟吧”她身边的老爷爷深情的注视着自己的老伴,“都是丫头捣鼓的,她哪里知道我们老年人的口味啊?”

书评(442)

我要评论
  • 年龄代&是丫头

    “许是年龄代沟吧”她身边的老爷爷深情的注视着自己的老伴,“都是丫头捣鼓的,她哪里知道我们老年人的口味啊?”

  • 客找准&谀奉承

    “就是,就是,还是我们家雅雅举止优雅”她身边的男客找准机会阿谀奉承道。

  • &的朝服

    “我知道,不会浪费的”柳如画大大咧咧的朝服务生摆摆手。

  • &未吃完

    桌上的东西还未吃完,柳如画眼尖的瞅见一个路过自己身边的餐厅服务生,便大着嗓门叫住了他,“请问帅哥,你们餐厅还有松露蒸蛋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