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我们走过,容澈才意外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苍生福祉,所有的苦难都是为了最好是的结局。因它来自昆仑,又是昆仑之主慧慈天尊亲手挑选并一路护送而来。故此,每当对了桃树,我总会想起他那由花开花落而触发的半生感慨。。

我见他一副贱萌,乐的在床上打滚,“可不是,狂蜂浪蝶的眼睛亮着呢。”

“我——哎!”我叹口气,将他扶起,“罢了,今日且饶过你,先去看看你这什么毛病再与你计较。”

“那就有劳了。”

因它来自昆仑,又是昆仑之主慧慈天尊亲手挑选并一路护送而来。故此,每当对了桃树,我总会想起他那由花开花落而触发的半生感慨。

老者摸一把只剩下骨头的唐允,轻叹口气,顺手想把他推给莲风。

莲风微笑,“姑娘,师祖有请,请随我来吧。”

我怀中抱了唐允,他垂着头,呼吸微弱,我心疼道:“我没什么,先给阿允瞧瞧吧。”

原来是一场惊梦。

我轻捶他,“别闹!你伤的不轻,别挣裂了伤口。”

我提到嗓子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长叹一声,终于笑着垂下手,对着莲风笑道:“谢谢你。”

我从床上滚下来,扑到突然就倒下的阿允身边,将他抱起,哭道:“阿允!你别吓我,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吐血了呢!阿允!你快醒醒。师父!对,对,去找你师父。他一定有办法!”

我一把抓住莲风的袖子,急切的问答:“莲风,阿允他——他——”心中虽然焦急,却怎么也不敢问出口。

我哭笑不得,做什么啊,跑那么快!

老者看我扑腾半天是这幅形容后,也不顾他所谓的徒儿已半死不活了,先自笑弯了腰,“哈哈,成臻啊,你看看你这。莲风你快瞧瞧,可笑死我了。”

我虽撇着嘴,心里其实已经动摇了。从言谈举止来看,这一老一小确实不像坏人。

这一世,远了说,是从云浮君救我一命开始,近了说,那就是我从人间灾满归来为起点了。

“是吗。”听他提起唐允,我心中不安,忍不住向他求证,“你说阿允这么厉害,肯定会没事的,是不是。”

“他啊,就是挨了几道雷劈,受了几道天火而已。虽说死不了,但也够他好受一阵了。”老者开头还平和一些,说到“好受”二字的时候,已近乎咬牙切齿了。

慧慈天尊静默,半晌叹气道:“他现在这样哪还有什么旁的原因,他这是丢了仙骨,没了半条命。”

我想,不若虚张声势一番,不行就扭头跳崖吧。

第1章 楔子

2021-10-08

第7章 西海

2021-10-08

第8章 西海

2021-10-08

第9章 西海

2021-10-08

第10章 西海

2021-10-08

第11章 西海

2021-10-08

第12章 西海

2021-10-08

第13章 西海

2021-10-08

第14章 西海

2021-10-08

第15章 星儿

2021-10-08

第16章 西海

2021-10-08

第24章 穆青

2021-10-08

第25章 穆青

2021-10-08

第26章 穆青

2021-10-08

第30章 落苏

2021-10-08

第32章 落苏

2021-10-08

第38章 金夕

2021-10-08

第39章 金夕

2021-10-08

第40章 金夕

2021-10-08

第41章 金夕

2021-10-08

第42章 金夕

2021-10-08

第43章 金夕

2021-10-08

第44章 金夕

2021-10-08

第46章 梦境

2021-10-08

第47章 梦境

2021-10-08

第48章 穆青

2021-10-08

第49章 穆青

2021-10-08

第65章 西海

2021-10-08

书评(331)

我要评论
  • 自昆仑&此,每

    因它来自昆仑,又是昆仑之主慧慈天尊亲手挑选并一路护送而来。故此,每当对了桃树,我总会想起他那由花开花落而触发的半生感慨。

  • 那样的&唐允的

    那样的缱绻难舍,就像我和唐允的生命,兜兜转转,分而复合。

  • 弃,也&的定数

    但比旁人幸运的是,唐允一直在我身边,不离不弃,也许,他就是我的定数吧。

  • 忘后事&,无处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回顾三生,环环相扣,无处说起。既是如此,那就从最近的一世,往前说去吧。

  • 那就是&起点了

    这一世,远了说,是从云浮君救我一命开始,近了说,那就是我从人间灾满归来为起点了。

  • 的桃花&允因思

    我坐在窗前,看窗外那株迎风盛开的桃花,灿若云霞。那是唐允因思念故园而不能常回,为解思乡之渴,从昆仑特意移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