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后,她端起陶罐狠狠地砸破丫的头,自此崔郎是路人。这是一个吃货男主的种田生活,种着种着,他们挖出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贺知春跪坐窗前,对镜贴花黄。她看上去约莫二十有余,肤色通透,那远山含黛眉下的一对眸子,罕有的清亮。。

贺知春瞧着她的嘴不停的叨叨,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上辈子的贺知秋还没有出嫁,便早夭了。

贺知春透过铜镜,看着身后的贴身侍婢青梅,摇了摇头,“罢了吧。”

贺知春笑着挽了她的手臂,“大家,我的箱笼都要装不下了。不冷的,就是先头里片了鱼,这才凉一些。”

赵氏在生贺知礼时血崩而亡,贺余不久又续娶了王氏。这王氏原是大家女婢,治家很有一套,给贺余生了二娘贺知乐,三郎贺知易。再来就是贺知春和贺知秋姐妹了,她们乃是双胎儿。

于是乎,她瞄准了崔九,毫不犹豫的从树上跳了下去。

她低头一看,果不其然,她又回到了八岁之时,那一年她听信街角牛婶子的偏方,说是树叶上的晨露煮橘皮,能治阿妹知秋的咳嗽,所以一大早儿便爬到树上来了。手中的陶罐,还是她常用来插栀子花的那一个。

“我的儿,你最是不耐寒了,怎地不多穿些?可是不喜阿娘先头给你送的白狐狸皮子?九郎从长安带了紫貂,再不成你阿爹新得了条大虫……”

贺知春一瞬间只觉得无比的寒冷,她顿了顿,轻声问道:“大家,那是谁家孩儿?”

郑氏没有回答。

贺知春恍恍惚惚的,想要伸手去揉他头上的穴道,手已经摸到了头了,这才回过神来,她已经不是他的妻了。

贺知春走着,尚未进屋便听到屋子里头的贺知秋又在咳个不停了。她自幼便患有气疾,常年与药罐子为伍,而一胎而生的贺知春却壮得像条小牛犊子。

北地人多不喜食鱼,觉得它刺多肉少,一个不慎便被刺卡住了。但是崔九因为在巴陵待过,最喜欢食鱼了。

闻着院子中的栀子花香,贺知春忍不住红了眼,手过去摘下一支来,闻了闻,斜插在自己的头上,转身又拿起贺知易放在大青石上的书,朝着内院走去。

“崔九,你莫要欺人太甚。”贺知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甩了甩衣袍,一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贺余过了解试之后,便娶了启蒙恩师的女儿赵氏,赵氏得了一女二男,长女贺知诗,大郎贺知书,二郎贺知礼。

今年,他会与娘子圆房了么?已经是第十年了。

崔九,还有崔家,到底把她贺知春当成是什么了?

贺知春走在长长的木廊之上,襦裙轻扫,腰间束着的环佩跳跃着,却奇异的没有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大家,那可是崔九的孩儿?”

贺知春猛然把手收了回来,怒道:“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对了,我阿娘跟我说,若是头受伤了留下疤,日后那一块可是不会长头发的呢!”

书评(446)

我要评论
  • 能治阿&陶罐,

    她低头一看,果不其然,她又回到了八岁之时,那一年她听信街角牛婶子的偏方,说是树叶上的晨露煮橘皮,能治阿妹知秋的咳嗽,所以一大早儿便爬到树上来了。手中的陶罐,还是她常用来插栀子花的那一个。

  • 茫茫的&氏祖宅

    大庆天和三年腊月,雪连天的下,四处白茫茫的一片,清河崔氏祖宅里传承数百年的老钟,发出悠扬的声音,方圆数十里,都能一闻,正所谓钟鸣鼎食之家。

  • 着的环&声音。

    贺知春走在长长的木廊之上,襦裙轻扫,腰间束着的环佩跳跃着,却奇异的没有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 所不能&明白之

    贺知春一见便知青梅所想,闭了闭眼。这也是她所不能明白之事。

  • 北地十&冻的日

    贺知春点了点头,来北地十年了,她还是不喜这天寒地冻的日子。

  • 若是寻&羞愤欲

    若是寻常的小娘子,怕是第二日便羞愤欲死了吧。可是贺知春却依旧好好的活了十年,她行得端坐得正,没有任何错处,为何要寻死觅活?

  • 最简单&。

    不夸张的说,崔九的母亲待她,比她的亲生母亲待她还要好上三分。若非有她手把手的教着,护着。贺知春便只能用巴陵人最简单粗野的方式来避免自己被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 &为了崔

    虽然贺家比起崔氏不过是八百里洞庭中的一叶孤舟,但是她曾经是阿爹的掌心宝,若不是为了崔九,她又何必如此憋屈的过了十年。

  • 贺知春&:“大

    贺知春一瞬间只觉得无比的寒冷,她顿了顿,轻声问道:“大家,那是谁家孩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