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自从绑定微信了宿主后始终处在深深地的自我产生怀疑之中。它家宿主偏偏按照剧情来的,怎么就混到团宠了呢?反派:她很可爱的,我舍严禁伤她。女主:她胆子小,这些事不可能会是她做的。男主:她能满足了我对妹妹所有的幻想。阮软:世界没崩,你不能够扣我工资!主角不走剧情是他们的问题!凭什么扣我工资!!!“林阮阮我杀了你!要不是你,我哥根本不会死!”。

……

三分钟后,一人一系统拿着贷款来的一积分换了一百万书币,抱着小说看的不亦乐乎。

“我不去!凭什么要我去妖界!那魔物是自己跑出来的,根本与我无关!”

这一过程会不断消耗时间金钱,除非有读者投资,不然一个故事修正五次没有成功便会被彻底放弃。

阮软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小七,他是谁?为什么跟我道歉?”

慕容楼目光怜悯地看着阮软,“林姑娘,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成了哑巴,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治好你的。”

“啊,我知道了,林姑娘你是不是哑巴了?”

阮软气得胸闷,她狠狠眨了两下眼,心里骂骂咧咧。

阮软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一道惊雷直劈头顶,若是再配上一段“雪花飘飘”的BGM,都可以直接上演人间悲剧了。

奈何她刚与这幅身体融合,声带根本不受控制,她歇斯底里的怒吼像是海水潮汐时被浪花卷起的小鱼,只不过漏了个头,便被更凶猛地浪花拍了下去。

“人气最高?性情温和?就这?就这就这?”

阮软飞快地看完几行字,深吸了口气,猛地抬起头来,沙哑着声音喊道:

女孩眼圈不知何时泛了红,泛着潋滟水光的眼底干净得像是山中的清池。她凶狠地瞪着自己,像极了被逼到绝境的小兽,被迫伸出还未长好的利爪,嗷呜嗷呜地叫着,试图吓退敌人。

阮软气得张嘴啊啊了几声,却只能发出几个气音。

“若不是你还有点用,我早就一刀砍死你了!”

凤秋岚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她微愣了几秒,手却已经脱离了控制,自顾自地摸上了少女的脑袋。

“什么小姐姐,那是女主,叫凤秋岚。咦,她怎么哭了?等一下,我看看剧情哈。”小七连忙去翻小说,“奇怪,小说里没有这段剧情呀?”

“我……抱歉……”

“那她还能活多久?”

“强制附身药剂?”阮软勉强转动了一下自己被烧成浆糊的脑子,“那个好像会损害被附着人的身体……”

书评(122)

我要评论
  • &微愣了

    凤秋岚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她微愣了几秒,手却已经脱离了控制,自顾自地摸上了少女的脑袋。

  • 而激动&地浑身

    小七没吭声,它正盯着原剧情中的句子,因为阮软完美的工作而激动地浑身数据乱窜。

  • 根据人&。

    不仅如此,一些中等质量的小说在演化成世界时,还会自动补足bug,并根据人设调整剧情,使得许多中等质量的小说亦是拍出了大片的质量。

  • “绝不&内灵魂

    她低声嘟囔着“绝不可能”,脸色蓦然惨白,刚刚被控制住的身体察觉到体内灵魂的动荡,再一次开始推搡阮软的灵魂,试图将她排出体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