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飞禽,山里的走兽,河中的鱼虾,地里的蔬菜,林间的笋蘑……如何把它们作成一道道美食,吃进自己胃里,是资深吃货林小竹回到中国古代后,终日去思考的人生重大事件问题。你说什么?我的美食,吃刁了你的嘴,把握住了你的胃?呸,那是你的事,跟本姑娘何关?即使你是好男人也别就这样赖上我呀!食髓知味,欲罢不能,是之“知味”也!且看《知味记》。————————————————————————————————我的推荐泠水的完结文《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另有《玉琢》漫画连载中,求需要支持!秦氏透过柴房那四处透风的缝隙见她起来了,一面梳着头,嘴里却仍骂骂咧咧,骂的无非是林小竹的舅舅又去赌钱了,还弄了个白吃饭不赚钱的小丫头来给她养活。林小竹撇了撇嘴,打开门朝厨房走去。。

得了吧,店小二挖苦道:那玩意儿是倭国货。学名谷氨酸钠,在啥耶历1909年才让倭人发明,现在才是大明万历年间,没有。至于鸡精啥的,也是味精的改良版,您老要想吃,那更得以后。

“哎,你们知不知道,这秦氏啊,准备把小竹说到贺家坳去。”三婶刻意压低的声音传进了林小竹的耳里。林小竹眼睛微动,却没有抬头,手里仍一下一下地锤打着衣服。

晕!蒜也没有。你相当不爽!

“唉,听见又咋的?就算这会儿不知道,到时贺家坳来人,她不还得知道?知道又能咋的?谁还能拗得过命去?”王嫂叹了一声,“可怜的孩子。”

“嗯,我知道了。我没事,婆婆婶婶们不要担心。”林小竹冲着大家一笑,反过来安慰大家。

“呵,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总是睡不够。我这天一亮就醒了,再也睡不着。”

“花婶。”林小竹飞快地跑过去,转头又笑着跟其他人打招呼,“七婆,三婶,王嫂,春儿姐姐……”

秦氏气得牙痒痒,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顿住脚步,扶着墙一个劲地喘气。林小竹回过头来偷偷做了一个鬼脸,进厨房去舀水洗脸。反正到这个家里半年,她对秦氏这德性早就习惯了。打她是绝对不让秦氏打的:夏家除了舅舅,没人能捉得住她。至于骂,秦氏愿意活动活动嘴皮子,那就随她呗。小竹可不认得她骂的是自己——她那个胖胖的,从来不肯做事只知道挑嘴的表姐,才是秦氏嘴里好吃懒做的丫头。

没错,客官您瞧好了,这是大葱。至于您说的小葱,不是中原货,原产西伯利亚,关外种植的少量都送朝廷了,咱这里还没有。

古装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类似场景:风沙天,一个戴着斗笠,披着披风,风尘仆仆的的络腮胡大汉,闯进一家破败的客栈。店小二马上堆着笑上前:客官,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一旁像看外星人的店小二说道:海盐嘛,味儿能好哪去!这盐是朝廷控制。要想味儿好的井盐,可都给运到官老爷们那去啦。

太阳透过云层的缝隙,放射出光芒,照射到大地上,给远处的绿树和近处的屋舍都镀上了一层金边。此时村里人大都已起来了,鸡鸭也被从笼子里放了出来,叽叽嘎嘎地乱叫,扑腾着翅膀,跑到田野里觅食。

书生接着道:看这里,所谓的猪油,乃是《诗》之“凝脂”也!最初也是用来防寒美容。市井小民才不会用于汤面食用,太贵了!本朝重视农牧,引入安南稻谷,民有富裕,方有余粮喂猪。也才有了猪油供汤面使用。

“还不快点?死丫头。每天都得让老娘叫了才起床,磨磨蹭蹭的就想偷懒!”秦氏骂得一时兴起,伸出手掌便想给林小竹一巴掌。却不想林小竹猛地往前一窜,她那巴掌就落了空。

“嗯,赶紧去吧。”柳氏挥挥手,看着林小竹蹦蹦跳跳地背影,叹了一口气,转身进门去。

“起床了,赶紧起床。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好吃懒做的丫头,跟你那舅舅一个德性。成天不赚钱,就光知道吃,吃吃吃,吃死你……”林小竹照例在一阵叫骂声中睁开眼睛。她看了看刚蒙蒙亮的天,一咕噜从铺了些稻草的地上爬了起来,将那床破棉絮折好,又快速地梳了一下头发,打开门出去。

花婶看了林小竹仍一下一下地锤打着衣服,锤打一阵还把衣服放到河水里去漂净,像是没听见三婶的话。她终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往那边靠了靠,悄声问道:“贺家坳?那地方可穷得很,连饭都吃不饱。听说,那里的女人都想往外嫁。秦氏怎么想着把小竹嫁进那深山里去?”

“就是因为那里的女人都往外嫁,所以光棍特别多。说的这一家,家里就有四兄弟,具体说给谁我不知道,听说,彩礼钱可不少。秦氏就看到这彩礼钱多,才动了心思。”

“哎哎,这孩子,笑的就是甜。”七婆很高兴地应道。

书生笑道:兄台,休要郁闷,想我华夏地大物博,能有此许佳料佐面,已然足矣!拿这个醋来说,产自秦晋之地。自古作坊秘方,不外传也。如果您早来几百年的两汉,那时候别说醋了,您连曲子都捞不着。

抱歉

2021-10-05

上架感言

2021-10-05

书评(425)

我要评论
  • 赶紧去&柳氏挥

    “嗯,赶紧去吧。”柳氏挥挥手,看着林小竹蹦蹦跳跳地背影,叹了一口气,转身进门去。

  • 她,三&,提起

    林小竹却不理她,三下五除二地把院子扫了一遍,提起厨房里的那一大盆衣服就出了院门。

  • 经过露&个村子

    路边的野花,经过露水的滋润,迎着阳光,羞答答地在晨风中半开半放,显得格外娇艳。一阵风过,桂花香味顿时弥漫了整个村子。

  • 了腿,&外外全

    柳氏人好,可命不好。家里公公婆婆常年生病,下面有个小叔子才十二岁,自己又有四个孩子,五叔摔了腿,两、三个月不能下地,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人忙活。

  • 但这事&去的。

    “小竹,婶儿只听得有这么一说,但这事也不过是你舅母一厢情意,你舅舅一定不会让你去的。你不要乱想。”三婶见无论遇上什么难事都一脸笑容的林小竹这呆愣的样子,对自己没忍住话直悔到了肠子里。

  • 过云层&一层金

    太阳透过云层的缝隙,放射出光芒,照射到大地上,给远处的绿树和近处的屋舍都镀上了一层金边。此时村里人大都已起来了,鸡鸭也被从笼子里放了出来,叽叽嘎嘎地乱叫,扑腾着翅膀,跑到田野里觅食。

  • ”七婆&,也看

    “赶紧说说呀,怎么回事?”七婆推推她,也看了林小竹一眼,“小声些,应该听不见。”

  • 孩子,&家也是

    “那可不?不过听说是先做童养媳,到时再圆房。买个孩子,总比买个姑娘花的钱少。那家也是够会算计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