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丧失了青梅竹马的师兄,再是丧失了宠爱自己的爹娘,接着还得被魔教中人被围杀。 林琪暖会觉得自己的世界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可很值得很庆幸的是这世间除了一个人也没变,始终始终守在自己的身边。为了拯救这世间百姓,不让魔神继续危害人间。佛教的佛子耗尽毕生修为将其制服,后又将其灵魂分为七份分别镇压在这九州各处之后。魔教失去了头领,从此一蹶不振。但百足之虫,虽死犹僵。魔教中人一直在为复活魔神而做各种努力。。

从传送阵里出来,冷月麒已经到这林琪暖三人来到了百里外的一片森林里。

一边否认,林琪暖的眼泪就一边簌簌的落下。

反倒是林琪轩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修仁。

“到底是什么呀?怎么跟二师兄也有关系了?”

月牙般的眼睛此时紧闭着,眼泪不停的从眼角落下。

冷月麒轻声的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为了防止魔神再次被复活,佛子圆寂之前留下遗言。他说自己死后会留下七颗舍利。需要让自己的七名徒弟分别带着舍利镇守在这七处,以防止魔神的灵魂冲破封印再度复活。而当这七颗舍利消耗殆尽之后便会有新的佛子转世降生,重新封印住魔神。

林琪暖其实没怎么听清自己的爹具体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这个簪子是师兄给自己的。握紧手中的簪子,林琪暖想要去到师兄出事的地方看看。

“师兄......”

数万年前,魔神出世创立了魔教。魔教中人在魔神的带领下为非作歹、残害苍生。使得九州大地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看着手中还带着血丝的向阳花簪,泪水顺着林琪暖的脸颊不停的落下。粉嫩的苹果脸一瞬间变得苍白,月牙般的眼睛里中满是伤心欲绝。

看到银杏树上留下的阵法痕迹,冷月麟喊来手下人,让擅长阵法的追踪这个传送阵是将人传送到了哪里。

看到来人,林琪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原本林琪轩是要陪着妹妹一起去的。但是在李修仁的眼神攻击下他还是把这个机会让了出来。

林诚叹了口气,把能说的告诉了自己的儿子。

见徒弟不让自己说,冷月麒的表情也变得有点玩味了。

冷月麟怨毒的声音从几人身后传来。

前院里,院子外的魔教众人还在努力的突破林诚竖起的土墙。土墙虽然坚固,但挡不住魔教的人数众多。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被摧毁了。

第一章

2021-10-04

第二章

2021-10-04

第三章

2021-10-04

第四章

2021-10-04

第五章

2021-10-04

第六章

2021-10-04

第七章

2021-10-04

第八章

2021-10-04

第九章

2021-10-04

第十章

2021-10-04

第十一章

2021-10-04

第十二章

2021-10-04

第十三章

2021-10-04

第十四章

2021-10-04

第十五章

2021-10-04

第十六章

2021-10-04

第十七章

2021-10-04

第十八章

2021-10-04

第十九章

2021-10-04

第二十章

2021-10-04

第二十一章

2021-10-04

第二十二章

2021-10-04

第二十三章

2021-10-04

第二十四章

2021-10-04

第二十五章

2021-10-04

第二十六章

2021-10-04

第二十七章

2021-10-04

第二十八章

2021-10-04

第二十九章

2021-10-04

第三十章

2021-10-04

第三十一章

2021-10-04

第三十二章

2021-10-04

第三十三章

2021-10-04

第三十四章

2021-10-04

第三十五章

2021-10-04

第三十六章

2021-10-04

第三十七章

2021-10-04

第三十八章

2021-10-04

第三十九章

2021-10-04

第四十章

2021-10-04

第四十一章

2021-10-04

第四十二章

2021-10-04

第四十三章

2021-10-04

第四十四章

2021-10-04

第四十五章

2021-10-04

第四十六章

2021-10-04

第四十七章

2021-10-04

第四十八章

2021-10-04

第四十九章

2021-10-04

第五十章

2021-10-04

第五十一章

2021-10-04

第五十二章

2021-10-04

第七十章

2021-10-04

书评(478)

我要评论
  • 已经满&三年了

    “呃咳。是这样的暖儿,今年你已经十八了,而你师兄走了也已经满三年了。所以我跟你娘想……”

  • 是师兄&给自己

    林琪暖其实没怎么听清自己的爹具体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这个簪子是师兄给自己的。握紧手中的簪子,林琪暖想要去到师兄出事的地方看看。

  • 拉过女&儿让她

    拉过女儿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又摸了摸女儿柔软的长发,冷月麒这才开了口。

  • 含着满&刀一笔

    小小的簪子包含着满满的心意,可那个将自己的心意一刀一笔雕刻出来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 是爹娘&在生你

    “暖儿,爹跟娘想让你帮我们实现一个诺言。这个诺言是爹娘在生你们之前就与别人约定好了的,现如今只有你才能实现它。”

  • 开口了&满是无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 试一下&。更何

    “师父师娘,此事还是晚一点再说吧。我想自己努力尝试一下。更何况此时也不是谈论此事的最好时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