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怡回到这里,是为了带大鹏来赏心悦目的,没想起会遇上十多未看不见的老同学。毕竟,更没想起会被近百年前的人遇上——但陶怡喜欢。这个生长在省城的女子,有着典型的所谓“都市丽人”的两面性:既沉溺于现代文明的繁华,又醉心于历史传奇的幽深。。

那段时间,人们传说孟家那位风流的二少爷从北平回来后染了重病,家里要办些喜事为他冲喜,于是孟老爷的亲自出行虽是在夏收时节,却也叫人议论纷纷。

两个男人无从回答,过一会,夏磊接过话头:“是啊,难道她后来也到孟家做丫头了?”

大鹏领会地微笑,陶怡瞪起杏眼,朝准夏磊的肩头就是一拳。

另二人也走过去瞧,原来孟园是从不设丫鬟的,服侍的女佣都是已婚妇人;这个赵妈在孟园待了大半辈子,打理全园的内务,深得府中上下人等的信任,后来孟府全家搬去重庆,也把她带着。

孟老爷走累了,恰巧就在我家门前的凳上坐下了。贴身的胡总管对爹说了这位是孟老爷,爹恭恭敬敬上前招呼,并唤我倒茶。

我清晰地记得嫁入孟园的那一天。虽然没有明媒正娶的凤冠霞帔,但作为这府上新迎娶的姨太太,孟家给我的待遇真算得不错了:满园喜庆的红罗帷帐,全家成员的赏脸出席,还用大红的花轿把我从村里一路抬到府门外。

他们真的不记得了,那个时候,他们叫我做“三奶奶”。

孩子们也许会对我褒有模糊的记忆。在他们年幼的时候,我总像带给他们欢乐和惊喜的大姐姐;等到他们鹤发鸡皮的年纪偶然间从旧物中找到我惟一的照片时,幼时的记忆已经开始交杂错乱——我的容颜与身份早就对不上号了。

陶怡白了他一眼:“女大十八变!”语气里竟然有点呷醋的意味。

穿过花园,谈话中不觉已走进孟园的住宅区,三人的话题也渐渐由各人的工作生活转至对孟园的点评。当老爷的书房、小姐的闺房、少爷的卧房等逐一呈现时,陶怡不禁问:“你们说,这些摆设布置会跟以前的一样吗?”

我们那个村里几乎全是孟家的佃户,租的田地大小好坏各不相同,但我家不是。五六岁的时候,爹娘带我来到这里落户生根,凭着从老家带出来的几个小钱开了爿杂货铺。

夏磊兀地哧哧笑起来,说:“是啊,我记得,陶怡初中时是个好爱漂亮的小姑娘呢!”

我不是赵妈的外孙女!那个小丫头早在成年之前就被带回乡下了,我进孟家门后总共才见过她两面:第一次是在赵妈生日那天,最后一次在二少爷的婚礼上。

没错,我正是在豆蔻芳龄的时候嫁给孟老爷的,那会儿,他的大孙子都已经识字了。

其实铺里哪来茶叶呢,小村上没几个人喝得起正经的茶叶的,有的只是最廉价的茶叶末。我捻了一点在瓷杯里兑上些水端去给孟老爷。他嫌烫,我只得把杯子放在他身旁的方桌上,转身躲进了铺里。

窗外正对着一株高大的广玉兰,绽放的玉兰花是那么的洁白娇嫩、娴雅矜持,谁知道她已经矗立过了世纪的沧桑?!

简短的寒暄和引介后,三人便一起游览孟园。边走边聊,陶怡得知夏磊现在省城一家热门电台工作,那个电台在午间有一档点歌节目,主持人是深受全省听众喜爱的一对男女搭档,而夏磊正是为这档节目做导播的。

大鹏也被吸引过来,他看看亭中的“少年”,又瞟一眼陶怡。

我是谁?我是一个在孟氏家谱里不可能留下名字的女人。

“我看不见得。”大鹏摇摇头。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我是&不记得

    “我是夏磊!你也许不记得了,初中的时候,我们做过同学;不过初二我就转学了。”男子略微有些气喘。

  • 游览孟&。

    简短的寒暄和引介后,三人便一起游览孟园。边走边聊,陶怡得知夏磊现在省城一家热门电台工作,那个电台在午间有一档点歌节目,主持人是深受全省听众喜爱的一对男女搭档,而夏磊正是为这档节目做导播的。

  • ,令人&手却又

    她特地穿了件白底蓝花精致的小旗袍,远远看去真像件青花瓷瓶,置身于这栋百年前的老建筑,便也成为了其中一景,令人爱不释手却又不敢亵玩。

  • 人的工&的卧房

    穿过花园,谈话中不觉已走进孟园的住宅区,三人的话题也渐渐由各人的工作生活转至对孟园的点评。当老爷的书房、小姐的闺房、少爷的卧房等逐一呈现时,陶怡不禁问:“你们说,这些摆设布置会跟以前的一样吗?”

  • 夏磊挠&,并无

    夏磊挠头:“也许吧?”他耸耸肩,并无所谓,“谁知道呢?”

  • 城的女&丽人”

    但陶怡喜欢。这个生长在省城的女子,有着典型的所谓“都市丽人”的两面性:既沉溺于现代文明的繁华,又醉心于历史传奇的幽深。

  • ,她根&是赵妈

    “除非,她根本就不是赵妈的外孙女!”陶怡论断式的语音响起在出口的楼梯处,渐渐淡出。

  • ,男士&一个真

    忽然她“哎哟”惊呼了一声,男士们抢前细看,原来这一间被摆放成了一个下人的房间。唬人的是朴素的家具间突兀地坐着一个真人大小的泥塑人像,是个老妈子的模样,正在缝补衣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