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活来复活后,对于前生,若要问贺行昭最舍严禁什么,她大约会说舍严禁女儿惠姐儿,早夭的儿子欢哥儿,除了那个敢爱敢恨的自己。***********************************************一语简之,讲的是一个侯门千金前生死乞白赖嫁给某人,这一世看穿了心宽了,好好的活一直这样的故事~东兴胡同口,晋王府却朱门紧闭,整座府邸缄默无声,门口高吊着两个白灯笼,上头写着“奠”字。。

“三妹,我同你出个主意,向祖母讨一匣子,等用完了再来讨,岂不省事儿!”——声音哑哑的少年,却还是不能消停作怪,这是嫡亲的胞兄,临安候贺琰长子,贺行景。

原来死了有这样的好处,可以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来成全脸面。

行昭笑着摇摇头,就着丝帕拭了眼角道:“无事,只是外面有些凉。这便进去!”

王妈妈,是贺行昭的乳娘,因生母方氏产后体虚无力,贺行昭便自小养在贺家太夫人院子里,王氏是方家选送来的的乳母,如今三十二三的年纪,从贺行昭出生便在身边尽心尽力服侍着,最后却被临安侯继室应邑长公主撵出了府,从此不知去向。

“祖母这儿的香不像是寻常熏染的茉莉香,闻着倒有股佛堂里的味道…我回去自个儿想法儿调却总也调不出来!”——这是二叔家的三姑娘明姐儿,从来便是语声爽利,不拖泥带水。

行昭笑着点头谢过,莲蓉向来机灵,凑身塞了个白玉兰花吊坠给芸香,甜笑着说:“姐姐不愧是太夫人身边儿的知心人儿。”

我必识人真切,不负残生。强烈推荐好友最新力作

被子上熏染的是茉莉淡香,不是周平宁素日喜好的冰薄荷香….

行昭小步转过寿星公长江石小屏风,终是见到了一身着墨绿万寿字不断纹褙子,斜倚在正堂前贵妃榻上,正笑得乐呵的老封君贺太夫人陈氏。

行昭回了神,一笑,仰仰头由着莲玉半蹲着系上襦裙的带子,清了清喉才道:“喝了喝了!一口气儿喝完的!妈妈记下这么大段话儿可累?快喝口水润润!”

若有来生,若有来生...

侍立在旁的莲蓉低了头吃吃一笑,将一方赤金镶边如意锁从匣子里选了出来,递了过来,说:“太夫人才舍不得怪罪!姑娘连吃了两天药,昨儿晚上才有了精神头,今儿就急吼吼起了床要去和太夫人问安,太夫人只会心疼!”

说着话儿,帐子被两边拉开,勾在缠枝银钩上,行昭接过盛着蜂糖蜜水的杯盏,蜜水极甜又暖,直直冲进胃里,连带着心也像春日里那样暖洋洋的。

荣寿堂前厅,匾额高高挂着,上面是御赐的四个字儿“宁静致远”,梨花木八宝阁旁立着棵长得葱茏的矮子松盆景,再穿过抄手小廊,里面的笑闹声便挡也挡不住了。

贺行昭在听见第一声清亮的打更声时便醒了,睁开眼愣愣望着顶上拖着坠下的青碧色螺纹云丝罩,耳边是更漏里沙粒簌簌落下的声音,歪了头透过帐子,有两盏明亮的摇曳着暖得朦朦胧胧照进人心的羊角宫灯立在床脚边。

是莲玉,行昭连忙坐起身将帘帐拉开了一角,带了些不确定轻唤了声:“莲玉.....”

周平宁,你想要共白首、同今生的,只有陈氏而已。

“姑娘,卯时三刻了,该起床...”帐子外有人轻声唤着。

楔子

2021-09-14

改名通知

2021-09-14

上架感言

2021-09-14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下,看&。

    贺行昭飘荡在被晋王府屋檐楼阁切成的,四四方方的天下,看着跪在灵柩前或假意哀戚恸哭,或真心嚎啕绝望的人儿,手指一点一点虚无地拂过晋王周平宁亲手写下的悼文。

  • &闹。

    大周朝隆化十二年三月,冬寒未散,春暖未至,虽有新绿抽芽却也偶有寒风凛冽,道口胡同人声熙攘,彰显着初春时节的热闹。

  • 样的好&成全脸

    原来死了有这样的好处,可以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来成全脸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