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又名《我在江湖做美食家》在家里倍受疼爱的娇娇女出门时磨砺了。家人们不舍:糖糖,江湖危机四伏,千万别去了吧。家人们不安心,送上各式各样日常居家旅行必备护身法宝、江湖经验。出门时后,意外发现江湖也没那么难。途遇大哥哥宠着,更有小妹妹惯着,除了少侠公子女侠美女们罩着,磨砺是假,吃才是真的!明明是武功武功高强小魔女,明明被宠成了小娇娇。霸主武林没意思,做个吃不胖的美食家更有成就感~小剧场:某男:淫贼,休跑!某女:小贼,哪里逃?偷来偷去的,实际上是偷心贼了吧?!注:作者颜控,本文沿续舒爽甜宠风。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会先来,黎洛棠没想到一觉睡醒,就变换了时空、变换了地方、变换了身份;黎洛棠懵了三天,就坦然接受了,当然她不接受也改变不了她成婴儿这个事实。。

黎洛棠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小摊,继续沿着长街往前走,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跟了上来,唇角微勾,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尾随她?黎洛棠艺高人胆大,没有甩掉跟着的人,而是故意往偏僻的地方走;大街上人多,不方便坏人动手。

等在一条小巷子内,被几个明显一看就不像好人的男子拦住时,黎洛棠不惊反喜,嘴里还念叨着:“江湖历练,江湖历练,没有经历,那来得锻炼。”

灰白色的粗瓷大碗里装着散发着浓郁香味的母鸡,炉焙鸡是用米酒和醋炒出来的,整个烹饪过程都是无水的。米酒让鸡肉有了香甜的滋味,醋的加入则是画龙点睛,微微的酸激发出鸡肉本身的鲜味。

“万家的落英鞭法,嗬,这小子好生厉害,居然身兼两家绝技,那小贼眼盲,这回遇上硬点子了。”先前认出黎洛棠所使轻功的江湖客道。

“行,公子请稍等,马上送来。”伙计好脾气地道。

“要是偷走了,被我抓到,那就是打断你双手双足。”黎洛棠微眯着眼,冷冷地道。

“犯下这等大案,六扇门的高手,这一次肯定全部出动抓他。”

次日,黎洛棠这边一出客栈,在店外盯梢的小偷儿让人把消息传递给了小偷的头目后,就一路尾随。

宝剑啊!

“用餐,要两个馒头、一碟小菜、一碗蛋汤,行了,就这样吧。”黎洛棠觉得这种路边小店不会有什么美味,打算随便吃点,填饱肚子,等进了城再去酒楼大快朵颐,享用一下《易牙遗意》里的炉焙鸡。

“像这种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黎洛棠扫了眼那个江湖客,这什么人啊?居然掀她的底,算了,路人而已,不必理会,翻身上了马,掏出一块碎银子,抛给伙计,“饭钱。”

“断筋错骨手。”江湖客又喊出黎洛棠所使武功的名字,看向黎洛棠的眼神里充满了忌惮。

接着就听一个公子对另一个公子说道:“我跟你说,本地人都知道想吃最正宗的炉焙鸡,就得来这家店。城里那几家店的味道,还是差一点。”

黎洛棠边走边左顾右盼,她在寻找黎家的标识,在一家玉石店,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标记,微微一笑,走了进去,掏出黎家人独有的玉章,“我要见掌柜。”

头目在他头上用力一敲,“肥羊肯定是肥羊,可是福源客栈,不是我们能闹事的地方,你找几个小的在店门口盯着他,只要他出客栈落了单,我们就行事。”

喊完了话,黎洛棠有些不自在地撩了下头发,不是专业人士,演技略显浮夸,不过哄骗这些混混应该已足够。

牵着马继续前行,转弯就看到了福源客栈,黎洛棠走了进去,拐角处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正是那个跑掉的小男孩,他看着黎洛棠进了客栈后,才头一缩,再次跑走。

“少侠,小的知错,少侠,这俗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的以后定痛改前非……”偷马贼鼓着三寸不烂之舌,努力说服黎洛棠放过自己。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问道:&走江湖

    “来了。”一个穿着灰色短褐的十七八岁少年提着茶壶跑了过来,一边麻利的倒茶,一边问道:“公子用不用餐?”为了行走江湖方便,黎洛棠是男装打扮。

  • 不能近&。

    不能近距离欣赏宝剑,黎洛棠并不觉得遗憾,她对宝剑的喜好远不及对美食。

  • 洛棠懵&。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会先来,黎洛棠没想到一觉睡醒,就变换了时空、变换了地方、变换了身份;黎洛棠懵了三天,就坦然接受了,当然她不接受也改变不了她成婴儿这个事实。

  • 灌了满&江湖经

    黎洛棠虽是初入江湖,可是出门之前,被家里人灌了满脑子的江湖经。再者黎洛棠本就是那种嫉恶如仇的性子,对这种为非作歹之人,打定主意不轻饶,一定要给足他教训。

  • 扇门的&部出动

    “犯下这等大案,六扇门的高手,这一次肯定全部出动抓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