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凝婠被家人设计陷害,娶瞎了老男人。新婚夜,被男人逼入浴室……众人皆知,战寒爵是江城的活阎王,也没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叶凝婠被竖着带进来,都等着看她被横着抬出。谁明白三天后,叶凝婠带着价格昂贵的礼物回门。叶家人望着回门礼,两眼放光。叶凝婠轻轻一笑:“过几回瘾就行了,我还得带回家去,当然叶家什么也也没给我陪嫁,怎么好意思收战家的回门礼?”“叶凝婠,你肆无忌惮。”叶家长辈呵斥。“她肆无忌惮了,又怎样?”战寒爵站出,俊美的脸庞冷若冰霜,吓退众人。有战寒爵靠山,被叶家被人嫌弃的叶三小姐终于等到扬眉吐气。但是……“你不瞎?”叶凝婠六岁那年父母双亡,她便被叶家丢在乡下。今天之所以接她回来,是因为要履行跟林家的婚约。。

“能修好吗?”

叶老爷子坐在首位,脸色难看地说:“是她。”

叶恒辉只有两个女儿,叶大小姐早两年就已经出嫁,唯一待字闺中的只有叶二小姐叶萱。

司机立刻高声道:“林太太,昨天晚上我跟三小姐的车坏了,在野外度过一夜。孤男寡女,我们一时没忍住……做了不该做的事,我愿意对三小姐负责。”

叶凝绾眼眸渐冷,缓缓地揭开面纱……。

叶家齐聚一堂,把林太太和林大少爷也给请过来。

财富固然诱人,但是也要有命去花。

林太太看到站在客厅中央,面戴面纱的女孩惊讶问:“这是凝绾?”

“怕是不妥!”林太太拦下儿子,“听说叶二小姐已经许给战家了,我们林家可得罪不起战家。”

虽然她很想履行对已故闺蜜的誓言,不嫌弃叶凝婠脸上的伤疤,但是却不能逼着儿子娶一个不贞的妻子。

初夏时节,叶凝婠坐着叶家派来的车,从乡下开往江城。

十年前,战家老太太便为刚成年的他娶了第一任妻子,正是冯家小姐。

可是没想到结婚不足三月,那位身体健康的冯小姐便消香玉陨。

不过就在两个月前,叶家公司资金短缺去战家求助。战家答应帮叶家渡过难关,但是唯一的要求,是叶家把女儿嫁过去。

叶凝婠秋水般的眼眸深了深,原本不想嫁进战家,现在她又改变主意了。

林太太抹着眼泪说:“你如果在战家待不下去,就拿着这些钱跑。”

这一晃战寒爵就要年过三十,可是依旧是个鳏夫。

这是荒郊野外,天都已经黑了。车子此刻出现故障,恐怕……。

“嗤啦。”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柳眉轻&缓缓询

    坐在车上的叶凝绾晃了晃,秀丽的柳眉轻蹙,声音清雅空灵,缓缓询问:“出什么事了?”

  • 不清楚&,眼波

    叶凝绾面带薄纱,看不清楚模样。不过一双柳眉如远山一样青翠,柳眉下是一双秋水一般地双眸,眼波流动,盈盈望去,如明净的水波一般令人沉醉。

  • 有谁家&女子?

    “未婚失身,我们叶家丢不起这个人。”叶老爷子打断林太太说:“除了战家,还有谁家愿意娶这样的女子?”

  • 她母亲&娃亲。

    她母亲和林太太情同姐妹,在她还未出生之时便定下娃娃亲。

  • 接她回&林家的

    六岁那年父母双亡,她便被叶家丢在乡下。今天之所以接她回来,是因为要履行跟林家的婚约。

  • 才是婚&们过来

    “明天才是婚礼,为什么今天请我们过来?”林太太不解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