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淮:“总裁,夫人发来照片,花园里的花都被她扯完了!”司谨言:“昨天会不开了,我夫人心情好!”纪淮:“总裁,夫人说她到楼下了!”司谨言:“晚上下班,陪夫人回去!”纪淮:“总裁!”话没说着,司谨言了站出来离开了了办公室。公司所有的人都会觉得,司总裁平日看出来矜贵冷冷清清,没什么人能配上再后来总裁结婚了,娶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再再后来他们每日都能看见了这样的场面,总裁夫人嘴巴一抿,眼神一垮,总裁立刻就能蔫下去诺,昨天夫人刚到大厅坐定没两13分钟,总裁的专属电梯就持续运行向下了。所有的人就能看见了平常沉稳她死了,这是她刚刚才意识到的事情,原本今天她也像往常一样上班,但是因为听见了季宇和温亦柔订婚的消息一时震惊忘记了自己的脸吓到客人被提前下班。。

她看见了什么,她出现在了哪里?耳边传来滴嘟,尊敬的旅客。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他见面,刚才在卫生间里胡乱擦了一把脸,现在脸上肯定很难看。

欧清玥看着一溜烟跑掉的牧心吟狠狠的跺了一下脚,季宇脸色一时间很难看,跟在她后面追了出去。

她抬起头看见一张低着头嘴角勾起,敛着眼睑看着她的脸,司,司谨言。

她看见了司谨言身后推着行李箱的纪淮,司谨言侧了一个身挡住她看向纪淮的视线:“刚回来,准备回家!”

苏娜他们几个站在旁边看着眼看事情不受控制连忙上前拉开他们:“算了算了,不要这个样子,大家都是朋友!”

欧清玥:“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要闹的很像是生离死别一样哭哭啼啼的,而不是说你不应该打这个电话!”

欧清玥他们跟在季宇身后跑了出来,欧清玥看着那辆车开走脸色难看极了:“季宇,我就说你不应该对她太好,现在好了吧,就是因为你平常对她太温柔了!”

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一副这样的语气,这么的温柔,就像能包揽她所有的任性和胡闹,想她堂堂牧家大小姐居然还会中这样的招数简直可笑。

牧心吟跟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将她火化却没有下葬,而是把她的骨灰带回了家里。

牧心吟故作诧异的捂住嘴:“可是最近因为我用钱真的是太厉害了,爸爸妈妈打电话告诉了家里所有的亲戚,不许我替任何要求的。”

第二天被人发现报警以后,警察一时之间没有发现她的任何文件只好将她暂时带回去。

牧心吟低头找着班主任的电话,一个没注意跟人撞到了一起。

尸体放了好几天已经有了一点气味,加上她的脸被毁容现在更是惨不忍睹,但是司谨言却珍视的将她抱进了怀里离开了这个地方。

干涸许久的眼眶湿润了,她朝天无声的大吼了一声,如果有机会重来一世,她一定不会在走上这条路,她看着司谨言紧闭的双眼和牢牢抱着她骨灰盒的双手,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怎么,出去过个暑假要花很多钱吗?是朋友一天到晚只看着我,我是提款机吗?”

牧心吟甩开苏娜的手:“大家都是朋友,你们这么心疼季宇怎么不自己凑点路费给他,你们四个人加起来就算一个人拿出一点也能拿出个上十万吧。”

牧心吟再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只想生吞活剥了他,想到上一世的事情下意识躲开了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也是愤恨不已,季宇疑惑的看着她柔声问到:“怎么了心吟,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听见欧清玥的声音牧心吟嗖的扭过头去恶狠狠的看着她,欧清玥被她吓了一跳:“你,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我又没说错!”

她现在才没有什么闲工夫一直在这件事情上纠结,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书评(110)

我要评论
  • 没有发&现她的

    第二天被人发现报警以后,警察一时之间没有发现她的任何文件只好将她暂时带回去。

  • 一直没&碰到他

    一直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她终于在这个时候崩溃了,她想尽了一些办法想触碰到他,可是她碰不到他,碰不到一切。

  • ,牧心&了等在

    哈哈哈,她站在原地笑出了声,经过的人看见她的样子都吓了一跳,纷纷绕开了路,牧心吟扶着洗手台又哭又笑引起了等在外面朋友的注意。

  • 因为听&人被提

    她死了,这是她刚刚才意识到的事情,原本今天她也像往常一样上班,但是因为听见了季宇和温亦柔订婚的消息一时震惊忘记了自己的脸吓到客人被提前下班。

  • 死亡,&灵魂却

    也宣告了她的死亡,她叹了一口气总算是解脱了,可是灵魂却被捆住了。

  • 候,既&!

    她咬紧了牙示意自己放松,现在还不是时候,既然重来一次怎么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呢,绝不!

  • 她在这&谨言,

    她在这个空荡荡白花花的房间里等了好几天迎来了一个意外的人,是她从小长到大的邻居哥哥司谨言,但是他在她二十岁那年就出国了。

  • 混今天&用,嘴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平时视她不见的几个小混混今天也想冒犯她,她苟延残喘的身体终于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嘴中蜿蜒流下的鲜血吓跑了他们几个。

  • 手机,&嗦的打

    她颤抖着手从手边熟悉的包里拿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打开,看着显示的日期她的脑袋嗡的一声蒙在了原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