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医门颜家的大小姐,自小千娇百宠,仁心仁德,谁知天降横祸,家族遭灭门。她被精神折磨导致死亡。一夕复活,她成了了西澜国荣安侯府大小姐。她立誓,要将所有的仇人打进地狱。恨意抹灭理智,她变的偏执狂毫无人性,双手染血……府中媳妇子对她不敬,“埋了吧!”已婚夫背叛自己,“又是想埋了他的晚上!”大太太谋算,“把她儿子埋了吧!”正准备好剃度出家当和尚的某皇帝,还不明白自己的小命了被人记挂上了。多年以后,皇帝很庆幸自己长得除了几分姿色,要不然就没办法活着回宫了。皇帝自问自己了足够多狂躁残暴阴晴没准,谁知那不当心招惹上的小女人,头发丝都带着狠劲儿。自微风轻拂,携幽幽桃花香,令人神清气爽。。

她这话说得底气不足。

慕吟初瞥了她一眼,唇角微扬,眉眼微弯,眼波流转间流露一股让人不安的邪气。

慕吟初脑子彻底清醒,心口猛地一阵收紧,着急地往怀里摸去,时常带在身上的夜明珠竟是没了踪迹。

慕吟初一字一句说着,笑着优雅地转身离开。

男子约摸二十出头,身姿挺拔,五官挺立,剑眉星目,端得是俊朗不凡。

睁眼,入目所及是无边的黑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婆子已失去了踪影。

顾长安揽紧慕雨柔,原本不好看的脸色越发难看,神色间染上几分焦急,“快来人!找大夫!”转头凌厉的眼神盯着慕吟初,“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可是顾长安亲自入府接亲了,还准备了钱吊子,金叶子,金豆子。

顾长安笑得谦和有礼,拿出用红绳串起的几吊铜钱,分给了孩子们。

在他伸手的瞬间,慕吟初侧身避开。

见着慕吟初,他的步伐明显快了,大步流星,很快到了慕吟初跟前,眉眼间明显的喜色。

与他相反的,慕吟初面无表情,冷漠到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过是个妾,左右一顶轿子抬进府就是,又不拜堂,哪讲究什么吉时?我亲自来迎亲,不过是想来见你罢了。”顾长安笑着,伸手准备揽慕吟初入怀。

屋中众人陆续回神。

荣安侯府三小姐慕雨柔,是慕吟初同父异母的妹妹,长房庶出。

圣人也不过如此了。

“少替顾长安说好话!以后不许唤他姑爷!”

“我来得不算迟吧?”

意识模糊间,一个重物压在她身上,脖间附上了一抹温热。

书评(106)

我要评论
  • 母亲,&此。”

    顾长安纵容地笑了笑,只当慕吟初还在闹别扭,“真是气性大,这小性子,在我跟前使使就行了,回头见了我母亲,切莫如此。”

  • 越来越&烦了。

    慕吟初拧眉,以前不觉得,现在是越来越觉得顾长安说话讨人烦了。

  • 绿砚心&,想说

    绿砚心扑通扑通直跳,想说些什么,可一看见自家主子唇角的笑就不敢说话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