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 晋城沈家大小姐被人设计陷害,遭联婚对象被抛弃,被残酷迫害导致死亡。 沈家少爷赶去医院途中突发车祸被撞成植物人,辉煌的历史多年的沈氏家族至此衰落,将近几年正式宣布宣布破产。 当联盟第一黑莲花女王,成了人们口中的可伶又可悲可叹的沈家大小姐。 沈聆兮则表示,你沈爸爸还没受了这受了委屈,不不怕死的虽然来。 同学A:据说了吗?沈家那个从乡下找回去的大小姐入学考试语数英加出来一百都将近。 同学B:走后门进去的废物罢了 再后来…… 清大京大任其挑选出,靠着一个音乐短片,拿到乐坛四大奖项,原我以为了后惊讶了,却没想起她摇身一变,成了电竞圈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现在却飘着细雨,厚重的云层仿佛要掉下来一般,显得压抑非常空气潮湿闷热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万玲玲的态度嚣张,甚至故意还把火盆往沈聆兮的身上踢,就差那么一点点,那火苗就要烧到她的手了,摆明就是故意的。

“你还要不要脸了?”老村长一副替他臊得慌的表情,“兮丫头在万家的这些年你是怎么对她的?你有出过一分钱没有?动不动的就打骂羞辱,现在你还有脸要钱?”

沈聆兮是万玲玲外公万家宝,在马路边看着可怜捡回来的孩子。

闻言,万玲玲怒了。

淮水村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都不会再回来了。

沈聆兮看着灵堂上老人的照片出神,头顶灯泡的白光落在身上,宛若月光洒下,气质清绝。

尽管知道这两口子是什么样的人,老村长还是被他们的不要脸给气到了。

“既然这样,你们双方就签个协议,富贵荣辱,以后都不相干,彼此不在有任何联系。”

明明她记忆里最亲近的人,他的死亡应该会让她很难过才对,可她却是一点都感觉都没有。

当即那两口子就害怕了,不再提钱的事情,万大鹏赔笑道:“村长这是做什么,陈哥所里忙,就别让他因为这点小事来回跑了,钱我不要了,协议我马上签。”

万玲玲气的眼角通红,上前就要去打她:“小贱人,反了你了。”

既然双方都保持一样的想法,村长自然也就不劝了。

“罢了罢了,你想清楚就好。”村长无奈的摇摇头,“天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老村长听到他这不要脸的话也是气的不轻,在桌子上拍了两下。

来帮忙的堂叔万大强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躲在一旁耍嘴皮子,却不敢上前拉架。

协议在村长当做见证下签完了,沈聆兮也和这家人没有任何干系了。

“我的姑奶奶诶,你们这是在干嘛,都是一家人,别打了!”

村长知道她这些年委屈,想劝她别冲动,不签起码还有个“家”,但想到万家那群人,这话他又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夏季的淮水村,天气喜怒无常。

沈聆兮莞尔:“这些年我也受够了。”

书评(244)

我要评论
  • 眼见沈&愈,就

    眼见沈聆兮病愈,就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为了钱,把她以两千元的价格卖给人贩子。

  • 都感觉&都没有

    明明她记忆里最亲近的人,他的死亡应该会让她很难过才对,可她却是一点都感觉都没有。

  • 雨,厚&层仿佛

    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现在却飘着细雨,厚重的云层仿佛要掉下来一般,显得压抑非常空气潮湿闷热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 老爷子&怕是要

    “赶紧去找村长来,不然万老爷子的灵堂怕是要被他们砸了。”

  • 在如同&费,反

    因为这事,老爷子气的和儿子分了家,独自带着年幼的沈聆兮在如同危房的老宅生活,这十几年来,万大鹏不仅不出一分钱的赡养费,反倒还来找老爷子要钱,闹的相当难看。

  • 漂亮的&几分空

    那是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眸,她的眼底清澈干净,澄澈如正午的天池水,波光潋滟,偏偏眼瞳偏黑,澄澈中多了几分空灵。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