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出乎意料,人穷还奶凶的快乐宝贝引发了周厉衍特别注意。“臭丫头,是你先惹上我的,因为不准出尔反尔。”周厉衍把她逐步逼近墙角,摇弋冷锐的盯着。快乐宝贝柔嫩白皙的小手不安份的抚摩他的心脏:“大叔,你要不然敢回去再惹上其他小仙女,我肯定会……”咔嚓!奶凶小仙女人盯着周少俊美的脸露着大大地的笑容。再后来,所有人都明白周少家里有只小老虎,惹严禁,受宠着。童梦撑着撕裂般疼痛的身体,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

望着床上片凌乱,他眯紧了眸子。

童梦见童丽君没有出来的迹象,偷偷溜到院子里打电话。

忽然,她看见一张纸条轻飘飘的贴在床头。

秘书过来,小心翼翼询问,“需要我去查下这丫头,动点动手脚吗?”

十点了,今天是她妈妈生日,她得赶紧回去给妈妈过生日。

“能把你的律师团队借给我吗?”

良久,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我可以给你钱。”

当即没忍住,满腔怒火打电话过去,“周厉衍是吗?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狗男人!大晚上跑我房间非礼老娘,你经过我允许了吗?”

不过,念在她帮了他,也不是不能出手。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童安可气的胸前起伏,这个该死的小丫头!

解决了童安可的事情,童梦觉得应该给周厉衍打个电话表示感谢。

电话里传来下属担忧的声音,周厉衍锐利的眸子闪过错愕。

童梦撑着撕裂般疼痛的身体,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

可不是没有靠山。

可惜,是个禽兽!

周厉衍皱了皱眉头,努力回想,昨晚好像确实是个脸蛋儿肉嘟嘟的小丫头。

不怕死的女人,胆敢爬上他的床!

“你!连你也这么说我……”

童安可眼底闪过恨意:“留着给我赔偿吧。”

“当然,童梦是吧,到底是小丫头,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手眼通天。出去吧,我要休息了。”童安可躺下,闭上眼睛,不再看她们。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为是他&小三,

    “就因为是他的孩子,我才恨不能她去死!小三的孩子以后也只会是小三,留着要是破坏别人家庭,死了干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