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她信守妇道,谨遵婆母教诲却被负心汉被出卖,被污清清白白再说还落个个一尸两命的结局,娘亲也含恨而终,重返初嫁时,她尽散钱财换来自由的身。和离后她没房没地没钱除了一个小萝卜头,所有人都我以为她要穷的喝西北风,却不知道她撒下的人参种子了也可以卖钱。面对自己忧心忡忡的娘亲,苏楠祯哈哈大笑:我会种地,种花草种药种果树,样样也可以卖钱,娘亲也可以养,崽崽也可以养,是不养想吃白食的。众人迅速便意外发现段家切记的小娘子种什么活什么,价值连城的兰花能种,药材粮食能种,就只种的水果都能抢先一步一步上市。眼瞅着她不但将荒山变为花果山,还把纯素菜作成大荤菜,以破旧的木门被人从外面轻轻一推便倒下,塌上的苏楠祯正又冷又饿,望见来人脸上露出了绝处逢生的喜悦,微微张口,刺骨的寒风夹带着雪花和扬起的灰尘随即灌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痛!”段四郎吃痛,立马抽出自己的手,白皙的手竟红了一片,她的力气奇大,好像要折断他的手似的。

苏楠祯静静地看着她们演戏,孙妙瑛不喜欢自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抢了她的姘头,段娘子不喜欢自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抢了她的儿子,段玉莹不喜欢自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抢了她好姐妹的姻缘。

她还记得,但孙妙瑛忘记了告诉她这些,苏楠祯望着她的背影,说是回去准备准备,用脚指头也能猜得到她是想回去睡个回笼觉。

“你刚刚说什么?”苏楠祯环顾了一遍房间的摆设,廉价的红帐,破损的大红喜字,褪色的红色被子,抽丝的绣着鸳鸯戏水图案的枕头……

知道他惦记着自己的嫁妆,想不到他竟这般迫不及待,可惜上一世的她不设防,他一哭穷,她便恨不得掏心掏肺。

若非她手里有价值不菲的嫁妆,他何必冒险娶罪臣之后,段四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伸出手想要亲自搜查一番。

她所谓的好姐妹是马员外的女儿马珍珠,马珍珠不过是冲着段四郎才对她和颜悦色,她竟以为两人是交心的好姐妹,日后有她好受的。

怎么办?

段家当家作主的是段娘子,对婆婆她不敢有半分不敬,至少不能让人挑出毛病来。

且她醒过来的时候身边人是他啊,怎么可能会是别人?

寒冬,风雪交加。

苏楠祯意味深长地看着孙妙瑛的背影,上一世心寒透了,她想知道多大的火才能让自己感觉到温暖,眼尾余光瞥见段玉莹出来,便不管段娘子,转身去了厨房。

房门被推开,苏楠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婆婆还有寡嫂以及小姑子。

段家表面上是段娘子当家作主,实则除了科举一事外,别的事情最终拍板的人却是段四郎,段玉莹和孙妙瑛或许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随即眼前一红,苏楠祯烦躁地扯下头上的东西,愕然地望着身穿喜服的段四郎,等等,她的孩子哪去了?

定神一瞧,她眼里仍是懵懂天真,于是段四郎试探着开口,“我想明日便去拜访名师,希望他日高中,为你争个诰命夫人,可惜为了娶你如今家里已无多余钱财。”

而苏楠祯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躲在段四郎身后小心翼翼地解释,“我担心娘亲,一时没看好火,火就突然烧起来了。”

“不可能……”苏楠祯喃呢,她自嫁过来后便恪守妇道,谨遵婆母教诲,为了让他安心读书,操持家里大小事务,且不希望他沉湎儿女情长,误了科举功名,那事似乎只有一次。

近在咫尺的水瓢只当没看到,假装找了片刻拿起装猪食的桶毫不犹豫的伸进了水缸里。

“娘,我这就去采摘,你放心。”孙妙瑛想着将功赎罪,瞪了苏楠祯一眼,让她负责准备家人的早点。

第4章 秀儿

2022-07-22

第35章 我懂

2022-07-22

第42章 图谋

2022-07-22

第52章 算账

2022-07-22

第57章 编排

2022-07-22

第68章 私心

2022-07-22

第89章 贵人

2022-07-22

书评(385)

我要评论
  • 抽出自&的手似

    “痛!”段四郎吃痛,立马抽出自己的手,白皙的手竟红了一片,她的力气奇大,好像要折断他的手似的。

  • &了三年

    眼里逐渐有了光,这里是段家,是她嫁给段四郎后生活了三年的地方,苏楠祯用力握住段四郎的手,温热的触感更是让她心头一震。

  • 破旧的&微张口

    破旧的木门被人从外面轻轻一推便倒下,塌上的苏楠祯正又冷又饿,望见来人脸上露出了绝处逢生的喜悦,微微张口,刺骨的寒风夹带着雪花和扬起的灰尘随即灌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 来之后&什么都

    眼前这三个女人自从她嫁过来之后便好像什么都不会了,一日三餐还有家里那三分花田全指望她一人来打理。

  • &望着身

    随即眼前一红,苏楠祯烦躁地扯下头上的东西,愕然地望着身穿喜服的段四郎,等等,她的孩子哪去了?

  • 得极惨&。

    不仅仅是孩子,还有他的样子,自己身上的嫁衣,她明明记得自己死得极惨,上身像傻子,下身像疯子。

  • 死,苏&,迟早

    三天三夜了,想不到你还没死,苏楠祯,你的命真够硬的,不过你的命再硬也还是要死的,迟早都要死就别耽误我去享福了。”

  • 女儿,&难道她

    “怎么会?丈母娘就你一个女儿,难道她没给你准备一丁点嫁妆吗?”段四郎却是不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