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冷内暖的闷骚大尾巴狼嘉王VS撩人不自认的元气王妃】前生,她是相门之女,一夕沦为家破人亡,悲剧草草收场!今世,复活成叶府嫡女,为复仇而来!名副其实三无嫡女的叶思雨,一觉醒过来被渣男几道圣旨许给给了嘉王,成了王妃,誓要报仇雪恨,将他们一个个拖进地狱!可对方竟然是个智商仅有八岁,除了王爷身份一无所有的傻子?!!!一夕之间,京城各大小巷谣言满地,口口声声地说着“傻子嘉王和三无嫡女天生一对”等等.......这条大腿倒是不对劲儿,随后当年死也不娶嘉王的贵女们,此刻争相对着嘉王投怀送抱,各个芳心暗许,哭着喊着要做嘉王的女人入夜,宫中便传出皇后薨了的消息,一时之间,宫中钟声长鸣,满城皆悲。。

哈哈哈,你真是瞎了,才会次次被人蒙骗,墨晋源,你且好好过吧,总有一天你会不得好死的,就算老天爷放了你,我李楠楠也不会放了你!

“怎么会?程王可是陛下的亲兄弟,他怎么敢,怎么敢弑弟?”李楠楠喃喃道,突然仰头大笑,“他怎么敢如此做,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他吗?”

半年不见,他已成为一代暴君,生性多疑,嗜血残暴。

她以为她的血已经流干了,苦涩的唇里蔓延着一股腥味,她错愕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眼里竟是不可置信!

只是美人竟没手没脚,也没耳朵头发,本该光秃秃的头上长满疮,流着赤黄的浓水,一双美眸可怕地瞪着乱葬岗唯一的小径,嘴里时不时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这...是?”

“不,不会的,臣妾没有,没有,陛下明察啊。”李楠楠摇头,满目苍夷地看着眼前的墨晋源,声嘶力竭道:

“你明明发誓说你会爱我宠我的,怎么今日就要违背诺言了嘛?”李楠楠厉声道:“你就不怕报应,当日你曾说过的,你要是敢负我,你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隐约地,死尸堆里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不清是什么,但时不时抽搐一下。

”哈哈哈,我强词夺理?”李楠楠突然仰天长笑,连日来,她身子的痛已经麻木了,可如今她才知道,真正的痛是心爱之人给你致命一击,痛彻心扉,那贯彻骨髓的痛意似是要将她吞了,一波高过一波,从不间断。

“有什么不敢!”

美人冷斥道:“李糖糖,你不过一介庶女也配坐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本宫曾说过,总有一天,陛下会知道你有多虚伪,多心狠手辣,多处心积虑,总有一天,你会不得好死!”

霎时,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就这样出现在李楠楠的美眸里。

大墨朝第四十一年,成群的枭盘旋在冷宫的上空,发出咯咯声,偌大的皇宫中透着股死寂感。

她从来都没想到再见他时,她是以如此狼狈之姿,丑陋不堪的面目面对他,她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乱葬岗来看她。

看到死尸堆里的那个废人,艳丽的红唇勾起一抹嘲讽,风姿绰约地朝美人走去。

“不是朕还会有谁?莫不是你个贱人如今还在记挂着朕的三弟,逼宫造反的千古罪人!”他冷冷地道,猩红的眸子里满是嗜血之意!

“程王不会逼宫造反的,这其中定然有误会,陛下,真的,程王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敬你爱你,断然不会这样做的,请不要相信奸臣的谗言!”

我会化为厉鬼,夜夜找你索命,你且好生等着吧!”

说这话的男人嘴里满是不屑,眼里却是厌恶至极。

书评(174)

我要评论
  • &隐约地

    隐约地,死尸堆里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不清是什么,但时不时抽搐一下。

  • 一顶华&的轿子

    半晌,一顶华丽无比的轿子从小径慢慢驶来,停在不远处。

  • 北风刺&骨,刮

    连日下来,天终日阴沉沉的,大雪纷飞,北风刺骨,刮在人的脸上生疼,整个宫闱都仿佛静了声,肃穆寂静。

  • 王可是&就不怕

    “怎么会?程王可是陛下的亲兄弟,他怎么敢,怎么敢弑弟?”李楠楠喃喃道,突然仰头大笑,“他怎么敢如此做,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他吗?”

  • 颤,瞪&凹陷的

    李楠楠的心头猛地一颤,瞪大一双凹陷的眼珠,看向李糖糖,眼里尽是不可置信!

  • 娇弱无&音里透

    娇弱无比的声音里透着得意,待走近时,笑意盈盈地对着美人道:

  • &妹妹我

    “姐姐,今日可是本宫入住椒房殿的大喜之日,知道姐姐定然拿不出礼物恭贺我,这不,妹妹我啊,可是给姐姐寻了一份好礼。”

  • ,身后&前来,

    “下贱的东西,还愣着作甚,还不快将本宫给姐姐备的好礼递上来。”李糖糖喝斥了一声,身后的太监忙不迭地走上前来,哆嗦着身子将黑匣子打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