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载:湟水一战,伊达太子受俘,被东临皇帝封赏给二公主做面首。太子顾九宸卧薪尝胆,受尽屈辱屈辱,最后回伊达国,能治愈残疾,杀回东临,斩了东临帝头颅,将公主和她的其他面首通通刨除。到此,天下统一。——宋南伊意外再次穿越到野史里成了女主角,第三天就跟书中砍了她脑袋的男人成了亲。四下张灯结彩,下人来报,太子顾九宸了被送进洞房。为了半年后脑袋还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她的脖子上,求生本能欲旺的宋南伊果断抱大腿。朝臣明枪暗箭,后宫众人万般故意刁难,她都轻轻一笑而过。非常好吃好喝供着,好言好语说着。但求这位太子殿下在一年后,也可以留她一颗脑袋。浔芜急匆匆地,小跑着从外头进来,将屋外的寒气也带进了大半。。

她刚合上书,玉隐庭的门被下人打开,四个人合力抬上来了位穿喜服、戴红盖的男子。

为首的小太监腆笑着,朝宋南伊拜了拜,准备退出房门。

在他脖颈上,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血管前,抵着一片尖锐的,染满鲜血的木片。

血腥味与腐臭味瞬间熏了一室,坐在一旁的宋南伊蹙了起眉头,注视着他们。

这雪一下,月华府上的白梅愈发的孤傲了,轻飘的雪飘落在枝头,静静的、轻轻的,一片静谧。

他上身的衣袍除去,入目是浑身纵横的鞭伤:地牢里用刑之重,已是皮开肉绽,新伤叠着旧伤,伤口不仅没有结痂,还有溃烂的趋势。

浔芜带了府上侍卫进来,将这一众无礼的太监一一带走、处死,毫不留情。

但东临帝是个蠢货,二公主却不是。

顾九宸凉凉地上下扫了他一遭,此人不似作伪。

府医跪地替顾九宸诊脉,腰背笔直,额间渐渐沁出细细一层冷汗,他瞪着眼睛,说道:“公主……这,实在是,”

顾九宸眼底划过一抹迟疑,将自己藏在衣袖下的手又捏紧了几分。

宋南伊将手中书本一丢,起身走下坐塌,勾着唇,轻蔑不屑的眼神叫这些个小太监一下子慌了心,他们怎么敢伺候公主。

“是是是。”

“张嘴。”

“浔芜。”

府医整个人抖得跟个筛子似的,但操起刀来倒也不含糊。

“顾夫人,生得果然极美……来人,请府医。”

宋南伊低头,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兵书,和一身的大红嫁衣,她确定,这次是真穿越。

他的头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凭着一股劲倚靠在床榻上的顾九宸,他坐在那,俯下了身,被挑开了经脉的手滴着血,死死地抵住了府医的喉咙。

……

001穿越

2022-07-22

005朝堂之上

2022-07-22

006三朝回门

2022-07-22

011一时明了

2022-07-22

023这是心病

2022-07-22

026神秘书信

2022-07-22

027痒

2022-07-22

028皇后刁难

2022-07-22

030吃醋了

2022-07-22

032找刺客

2022-07-22

034我心悦他

2022-07-22

036太尉邀约

2022-07-22

038刺客被抓

2022-07-22

040替罪羔羊

2022-07-22

043抬进去

2022-07-22

045没解药?

2022-07-22

046只能暂缓

2022-07-22

047区别对待

2022-07-22

053一起用膳

2022-07-22

055两天两夜

2022-07-22

061去青楼

2022-07-22

063醋意满满

2022-07-22

065赴宴选衣

2022-07-22

067亲手制玉

2022-07-22

069国宴·上

2022-07-22

070国宴·下

2022-07-22

071赐药

2022-07-22

072你好可怜

2022-07-22

073请你喝酒

2022-07-22

075吻

2022-07-22

076计划乱了

2022-07-22

077跪着

2022-07-22

078喝断片了

2022-07-22

079丹药被换

2022-07-22

080密旨到

2022-07-22

081太后病重

2022-07-22

082味道不对

2022-07-22

084留在宫里

2022-07-22

085淑妃忌日

2022-07-22

087婚事

2022-07-22

089挑唆

2022-07-22

093叫她纳妾

2022-07-22

095她喜欢他

2022-07-22

书评(414)

我要评论
  • 地替顾&睛,说

    府医跪地替顾九宸诊脉,腰背笔直,额间渐渐沁出细细一层冷汗,他瞪着眼睛,说道:“公主……这,实在是,”

  • 开,四&盖的男

    她刚合上书,玉隐庭的门被下人打开,四个人合力抬上来了位穿喜服、戴红盖的男子。

  • 蓄锐,&自己的

    顾九宸在公主府上忍辱负重了一年,回到西泽国后,治愈残疾,养兵蓄锐,起兵灭了东临国,将二公主的头颅喂给了自己的白狼,尸身悬挂于公主府整整三年。

  • 对上了&子,虽

    宋南伊转过头对上了喜服男子,虽是浑身伤痕,倒是坐得端正,不失风骨。

  • 进了大&半。

    浔芜急匆匆地,小跑着从外头进来,将屋外的寒气也带进了大半。

  • 朝的前&东临国

    东临国——周朝的前身,一个女子也可把持政局的国家,只可惜,虽有如此先进的思想,东临国的皇帝却淫乱不理国政。

  • &、处死

    浔芜带了府上侍卫进来,将这一众无礼的太监一一带走、处死,毫不留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