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姐忙着吃饭, 睡着, 教渣渣如何做人做事!薄先生忙着追沈小姐,追沈小姐, 但是追沈小姐!“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吗?”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 动作轻闲又优雅高贵,“乖,叫老公。 ”薄太太 扶额,望着那张脸——那种偏偏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够缺的样子,真是是逼人犯罪!

书评(202)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