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古医家族最神秘的的不存在,却殒命在最亲的人的人手中。一夕复活,她成了生活在食物链最底层的楚千棠。情不知道所起,一往而深。身娇身体虚弱的贵公子沐宸,怎么也没想起,他本只想逗一逗那小子,却不想竟让自己一步步的走入断袖之癖之路……当他了最终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时,却意外发现他竟她……文中片段: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神色淡淡,步伐从容不迫,白衣飘逸灵动,墨发飞扬的,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着一股仙风贵气,让她恍惚间间有种错觉,他也不是走在山坡下的杂草树木中,不是从九重天乘风而下,一起漫步在云端之中。而已,男子这不沾人间烟火的谪仙形象,下一刻却在她眼中荡然无在没有修仙之人的这片土地上,修炼内劲的武者因强悍的武力被视为尊,当今云洲大陆,四方为鼎,君主各据一方,世家贵族阶级分明,备受尊崇。。

身后厮杀声不断,刀剑相碰的声音隐隐传来,楚千棠牵着自家的奶羊,头也不回的快步往家中跑去……

只是除了楚千棠的娘亲李云娘之外,没人知道,其实楚千棠不是男孩,而是女孩。

一名约莫十二三岁的小少年躺在山坡草地上,身上虽然穿着洗得发白的旧衣服,却丝毫无损他那张精致灵动的出色容颜。

楚千棠看了一下男子身后,见除了不远处的黑衣男子,山坡下的路边还停着一辆马车和八名护卫,她暗自衡量了一下,觉得她若是转身就跑的话,估计会死得更快,于是磨磨蹭蹭的爬了起来。

傍晚时分,石头镇,野外山坡处。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楚千棠看着那双半敛着的凤眸抬眼看来时,清冽的寒光在黑瞳中一闪而过,那一瞬间,她有些头皮发麻,不知她现在移开眼睛还来不来得及?

当目光落在那白衣男子脸上时,她心下诧异。

沐宸一手撩着衣摆,一手按着裤头,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放松的姿态在小解着,可谁知这解到一半,不经意的一个抬头,他的脸色顿时就僵了。

慵懒而轻缓的声音隐隐传入耳中,楚千棠睁开眼睛,只觉那声音听得她耳朵酥酥痒痒,忍不住翻了个身,有些好奇的往前再挪动了一些,便看到山坡下一名白衣男子缓步往树木处走去,在他的后面不远处,一名黑衣男子停步留守着。

“是。”青墨应着,想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心情有些沉重。

楚千棠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傻眼,她是没想到这人竟是跑这里小解来了……

相传千年前的一场仙人大战之后,云洲大陆四处生灵涂炭,灵气山脉尽被斩断,被修仙者所弃,被视为毁灭之地,再无修仙者踏足这片土地。

在没有修仙之人的这片土地上,修炼内劲的武者因强悍的武力被视为尊,当今云洲大陆,四方为鼎,君主各据一方,世家贵族阶级分明,备受尊崇。

“墨一,一个不留!”

只是,男子这不沾人间烟火的谪仙形象,下一刻却在她眼中荡然无存。

还没到家,就有人喊着:“小棠啊!你娘正找你呢!快回家去看看,你家好像来大人物了。”

他长得精致好看,几乎整个石头镇也找不出一个比他好看的小孩,有时乖巧懂事让人喜爱,又有时调皮捣蛋让人头疼。

她家,就在贫民窟,家中除了她娘亲之外,还有一个五年前被她捡回家的老者,福伯。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吹,时

    男子墨发以银色丝带束起,余下的自然披散在身后,几缕墨发垂落在那宛若谪仙的容颜上,随着清风一吹,时而拂过那仙人般的脸颊,时而又划过他那性感的薄唇。

  • 乎整个&,又有

    他长得精致好看,几乎整个石头镇也找不出一个比他好看的小孩,有时乖巧懂事让人喜爱,又有时调皮捣蛋让人头疼。

  • &,漫步

    他神色淡淡,步伐从容,白衣飘飘,墨发飞扬,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仙风贵气,让她恍惚间有种错觉,他不是走在山坡下的杂草树木中,而是从九天乘风而下,漫步在云端之中。

  • 下至三&棠。

    他不是别人,正是让石头镇上至九十岁老太太,下至三岁小奶娃又爱又恨的小刺头,楚千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