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说,他是星海里的一叶孤舟,总是会漫无目的的徘徊,也没前行的方向,也没无限向往的光,仅有无尽孤寂的长河不断地吞没自己。而你,是星海里的一粒沙子,总是会不知道所疲地随着那叶孤舟。 他不不喜欢,所以星海中的沙粒无时无刻都会威胁着孤舟的安全。面对自己余楠至,季寥难过摇了摇头:你对我好的时候,我对你的爱是也没期限的。当你不去理解我不信我那刻,爱会所以你的极端化行为而消失了怠尽,你的不好好珍惜会让我遇上更好的良人。“寥寥,你想要去哪里。”陆承诺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良久才吐出一句话。。

越是在意季寥的话,余楠至胸口就越像燃烧着最为猛烈的憎恨,愤怒达到了顶点,如疯如狂。

那是下着雨的天,阴沉得像魔鬼。

陆承诺咬牙切齿,“全世界都知道你们已经离婚了,她和你再也没有关系!”

余楠至不屑,拽着快要缩成一团的季寥得意洋洋的睨着陆承诺冷笑,“她是我余楠至的妻子,我凭什么听你的话放开她?”

陆承诺被几人按住,被迫跪在余楠至面前,虽然狼狈,但气势不减,给人一种孤傲倔强的感觉。

嗤——

“小乡镇好,民风淳朴,物价也不高,去那里读书或许能交几个知心朋友。”

打小父母不在,陆澄清就养成了自立坚强的性格,别人对她一分好,她就拿十分来相报,可如果对她不好或者找茬,她这只小刺猬就会竖起全身的刺咋咋呼呼了。

妻子!

季寥目光呆滞,片刻后就露出讽刺的微笑,像她这样的瞎子能去哪里,天大地大,没有一寸土地是能让自己扎根的。

嗤——

余楠至似要把他们兄妹打死才消气。然而下一刻,又一个纤细的身影扑在陆承诺身上,余楠至踹出去的脚收不回来,就这么毫不留情的踹在季寥的后腰上。

陆承诺被控制不能还手,被打得头破血流。陆澄清哭喊着扑在他身上抵挡一部分的拳头。

“放开她!”陆承诺激动的朝余楠至吼道。

后边的人追赶上来,二话不说就是打砸白色大众。

一场荒唐的生日宴破碎了谁的梦,泪湿了谁的心?

程双双……白月光……

“清儿……”季寥惊恐绝望的看着车厢内,试图要进去车里看看陆澄清,可是身后的恶魔不给她机会,拽着她不让行动。

余楠至!

季寥语气不好的话噌的点燃了他,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声调拔高:“你以为我真的愿意娶你吗?季寥,真正该觉得委屈的人是我才对吧,如果不是你趁机使计爬上我的床,又引来双方父母,你以为我和你能步入婚姻的殿堂?”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的睨着&我余楠

    余楠至不屑,拽着快要缩成一团的季寥得意洋洋的睨着陆承诺冷笑,“她是我余楠至的妻子,我凭什么听你的话放开她?”

  • &。

    下一秒,两人视线似乎对上了,陆澄清猛的坐好,面色很不安。

  • 不!我&!余楠

    季寥被迫靠着他,拼命地摇头,“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妻子!余楠至,你为什么要纠缠我?”

  • 清,可&不给她

    “清儿……”季寥惊恐绝望的看着车厢内,试图要进去车里看看陆澄清,可是身后的恶魔不给她机会,拽着她不让行动。

  • &是眼前

    季寥震惊的睁大了瞳孔,非常惊讶地抬头,目光投向他,想要洞穿他的真面目,可是眼前一片黑暗。

  • 时间赶&能把护

    陆澄清说:“我没有护照,寥寥姐也没有,就算时间赶得再快,依照办理护照的流程少说也得要一个多星期才能把护照拿到手。”

  • 嫌弃小&小山村

    以为陆承诺兄妹两会嫌弃小乡镇和小山村各种不方便,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