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不问成绩,只问本心,这一次只想好好的写一回书,这一次写的是希望能,写的是我心中很深的梦想,我真的好想认认真是的再次穿越一次,真是切切的在梦里活一次。我本平凡普通,庸庸碌碌,但是,我的梦却一点儿都不庸庸碌碌,每日睡着了之后,我都要步入我的梦想的空间,在那个空间里一点儿一滴的活,一寸一寸的走,从光屁股就,打造出一个都属于我,也都属于所有人的梦幻空间。而已,这个空间比往年任何一个我小说里的空间都看起来更为的真实的,更为的具有独特可操作方式性。这本来也不是这本书的简介,准备好的简介比这牛b多了,而已不明白书房外边哪个夜归的酒鬼在唱《牧马城市》,不明白雪雕高傲的飞翔在蓝天与雪山间,时时刻刻的监视着那些正在悬崖上吃草的岩羊。。

于是,它就迅速的跳到云川身边,把自己庞大的身体藏在云川的背后。

被乌云笼罩的天空中赫然有一个巨大的洞,透过这个洞,云川能看见湛蓝的天空。

冬毛就不会这样,厚重干燥不但能抵御雨水,还能抵御冰雪。

一阵酥麻的感觉才传导到了大脑,他的身体就爆炸成了一团更大的血雾。

云川蜷缩着身体坐在草地上,一只粪甲虫推着一个足足有兵乓球大小的粪球从他脚边艰难的走过,还有一只他从未见过的巨大粉彩蝴蝶离开了避雨地,在他的眼前翩翩起舞。

第一章我来时春色满天

牛群也迅速的动了起来,强壮的公牛们统统学着野牛王的模样,将自己的弯角朝外,迅速的形成了一个圆圈,将母牛,小牛包围在这个圆圈中。

青狼凶暴的目光分别在云川跟小野牛身上巡梭一下,纵身一跃就去追小野牛了。

兀鹫这东西不是它们野牛群的敌人。

它的毛色如同阳光下的锦缎一般,随着老虎迈步就荡起一圈涟漪。

四只爪子弹出十几根两寸钢钩一般的尖刺,看似只在狼头上轻轻划过,那头狼就重重的掉在云川身边,脑袋稀碎稀碎的。

身体兴奋不起来,干起活来就非常的累,尤其是在昆仑山脚下这种半高海拔地区干活更是如此。

光球看似下降的很慢,其实很快,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光球就落在了牛群中间,旋即,光球炸裂,一圈白色的光波四散开来,光波如同一柄锋利的刀子,毫无阻碍的切开了野牛的身体。

父母的G点在于只要儿子结婚,他们就完成了自己身为父母的职责。

原本灰蒙蒙的天空,似乎如同小野牛刚刚踩碎的那个水洼一样,泛起了巨大的波澜,只是这些波澜推开了云雾,露出了云雾后边湛蓝的天空。

小野牛身上的毛很密,这是一身新毛,油脂很丰富,雨水落在上面就滑落了,只有很少的一点水汽会钻进毛皮,冰冰的,凉凉的。

不论是云川,还是小野牛,他们的目光中都充满了疑惑与无知。

“咚——”

可是,害怕的快要抽搐的小野牛,蹭着身体靠近云川,将脑袋贴在地上,承认云川是它新的王……别的野牛来争夺王位……只杀野牛王,或者再杀一两头强壮的公牛,最多再踩死几头小牛,而这个浑身光溜溜的小小的奇怪生物,把除过它之外的野牛全部杀死了。

前言

2022-06-24

上架感言

2022-06-24

上架感言

2022-06-24

书评(463)

我要评论
  • 或是雪&雕,岩

    不论是白雪,还是青草,清风,亦或是雪雕,岩羊,对于正在卖力挖地质探槽的云川来说都不怎么重要。

  • 这种半&活更是

    身体兴奋不起来,干起活来就非常的累,尤其是在昆仑山脚下这种半高海拔地区干活更是如此。

  • &不起的

    一条探槽三千块这个含义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即便是破坏了这里仙境一般的环境,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 镐头破&块亘古

    镐头破开的是处女地,他这个地质队员现在要做的就是破开这块亘古以来的处女地,看看地下有没有宝藏。

  • 槽能有&意义,

    挖探槽就是这个样子的,一百个探槽能有一个有意义,就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 口八十&加重要

    挖一条二十米长,上口八十公分宽,底部五十公分宽,深八十公分的地质探槽对他来说更加重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