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学历,贾栋梁算严禁“真”栋梁。幸好赶上了了行业红利,贾栋梁的工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论家庭地位,贾栋梁却个“真”栋梁,是全家人的希望。前段时间,贾栋梁轻松搞定了女儿在大城市读书学习的大事!贾栋梁的父母骄傲又激动——那可是全中国最好是的城市啊!儿媳和孙女都要去了,他们老两口享清福的日子还会远吗?就连贾栋梁自己也衣袂飘飘然出来,在他的心里,因为未来比梵高的星空还得美——一直到认识了了焦虑……的技术精英孙瑾敬夫妻和强韧的菜贩曹翔海夫妻,贾栋梁才好不容易活出了保持清醒……今日这顿饭局,是贾大胜和吴菊花组织的——既是庆祝宴,又是欢送宴。。

“他请早了呀!媳妇、孙女都走了,他还能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待几天啊?这顿饭就应该等他也搬走的时候再请。”

伏天正午,酷暑难熬,此时此刻,出来相聚的都是真感情。

贾大胜摆了摆手,回道:“说了你也不懂!赶紧吃吧,这羊汤趁热喝!”

“扯淡!今天我请客,就得让你们吃过瘾!等着,后头还有翘嘴白和马头羊汤!”

“我们盼盼马上就要去大城市念书了,开心吧?高兴吧?欢喜吧?这个家谁最有本事?”

和乐言的对话再也没有了童年时那种无厘头的亲近,乐欢怅然若失。

老字号酒楼的中央空调形同虚设,噪声巨大、冷气稀薄,闷得人满脸浮油,印堂发亮。乐欢把公婆劝进了包厢,独留下来候客,等到服务员催开席,她才收回了紧盯着大门的目光,交代起菜。

“我也记不住,现在什么事情都记不住。大胜,这我得说句话,嫁进门就是一家人,房本上人家欢欢的名字还是要写的。我们家里人都宽厚,可不能干那种不地道的事,你们都说,我讲得在不在理?”

贾大胜心里高兴,他面颊上的肌肉全部失控,笑得再也吐不出一个字。婆婆吴菊花也是一样的。

乐欢的回答瞬间扭转了场面局势,众人纷纷将注意力从贾大胜转向乐欢,七嘴八舌问了起来。

虽有分别,却无伤感,贾大胜和吴菊花的神色只有喜悦。

包厢的门再一次打开。

乐欢瞄了一眼老爷子握在手里的一本油乎乎的印满广告的杂志——地图的那一页被小心地翻了出来,她忍不住发笑,心想:

“没有呀,他没给我买房子。”

“快去催催,蒸盆怎么还没上?”

“小姑奶奶,我爸爸考了120分,他考120分,就能把我带走!”

“那爷爷奶奶去找盼盼啊!爸爸本事大,爸爸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你们都闭嘴吧,都听我说!瞎扯什么?!什么买房子不写欢欢名字,我老贾能干出这种伤德的事吗?!儿子、媳妇的事,我从来都不插手的!他们的日子他们自己过。子女的日子过得好,才是我们的福气。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意思是,你们大城市里有房子了吧?”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高兴吧&?欢喜

    “我们盼盼马上就要去大城市念书了,开心吧?高兴吧?欢喜吧?这个家谁最有本事?”

  • 了一眼&发笑,

    乐欢瞄了一眼老爷子握在手里的一本油乎乎的印满广告的杂志——地图的那一页被小心地翻了出来,她忍不住发笑,心想:

  • 不回来&们就待

    “唉!不回来啦!咱们就待在大城市不回来啦。大城市多好啊,什么都比这里好!”

  • 女贾盼&和儿子

    庆祝的是孙女贾盼盼荣升小学一年级;欢送的是儿媳乐欢和孙女贾盼盼奔赴大都市和儿子贾栋梁小家团圆。

  • 的,后&之路。

    曾经,乐欢是非常依赖乐言的,后来,她依赖的对象就换成了贾栋梁。时光荏苒,经历过悲与喜,乐欢相信:上帝关门必开窗,天无绝人之路。

  • &少有些

    这场饭局,乐欢本人只发出了一个邀请。哥哥乐言未到,她多少有些失望。

  • 读书,&回来啦

    “爸爸能把盼盼弄去大城市读书,爸爸当然本事大。盼盼去了大城市,就不回来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