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穿越后因为缺少知识而苦恼。多少人穿越后带着笔记本却面临缺电的窘境。多少人穿越后带着军队却只有19世纪的后勤。无数的前辈死在了穿越的路上……无数的前辈倒在了异界的土地上……无数的前辈功成名就却不能衣锦还乡……还在为没有记住玻璃的配方而后悔吗?还在为火药的成分而疑惑吗?还在为镜子的不完美而苦思冥想吗?今日世界,有无数的大专院校为了一笔赞助奔波劳累;有无数的研究机构在钞票的浪潮中载沉载浮;有无数专家教授的课题因为经费而陷入停顿;一切的问题皆有答案。……时空走私群:群一:19486436(满)群二:6434洛林马上打断了他的幻想,道:“我目前只能将目标传送到随机地点。”。

“我要可以随时去之前的地方。”黄宣流着口水的展望着未来。

洛林马上打断了他的幻想,道:“我目前只能将目标传送到随机地点。”

“目前?那什么时候可以。”口水继续宣泄。

大约半分钟后,洛林方才回答道:“理论上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那好办,那好办。”黄宣哪里知道洛林所谓的“大量”有多大,连连回答,兴奋的嘴角飞斜。

说话间白圈再次变大,黄宣眼前一闪,双腿就落了地。

恰是正午时分,阳光略有些耀眼,周遭建筑物的阴影也显的短小了起来。黄宣跺了跺脚,感受着结识的地面,自觉心里也踏实了起来。

眼前是一个巷尾,虽然周围并没有高大的建筑,但仅仅是外观与70年代也有着巨大的分别,想起两天以来神奇的遭遇,黄宣心里却有着莫名的兴奋。

他边走边道:“这个洛林,把游泳池填了算不算保住你的秘密?”

“可以。”这次洛林回答的很快。

之后无论黄宣再问什么,洛林都静悄悄的不再开口,一来二去,黄宣也觉得没趣,自行寻了辆出租车,打的回家了。

此刻的黄宅可谓是一片鸡飞狗跳,黄母自不必说,不单把公司丢在一边,更是找来了黄宣的大舅,一票警察把黄宅及其周边搜了个底朝天,附近的公路更是设卡堵路,若非其目的是找人,游泳池下早被挖通了。

黄父原本并不太管黄宣,他主持着南京大学的一个实验室,本身事情就多,黄宣的性格又叛逆,与老爹说不了三句就吵架,不过儿子真的丢了,他也顾不得实验统计的,整日里坐在家里打等消息。

这混乱黄宣能猜到一些,却没料到闹的如此之大,一出城,离家足有10公里的地段上,黄宣就见到了路卡,这里正是向别墅区要道上,交警倒也客气,可车速还是立刻降了下来,司机有些不太乐意的换了档,嘴上道:“现在这些警察就是闲着没事干,出了车祸就不见他们来。”

黄宣却不知道这些交警是在找他,抱着手上的纸盒子,心里乐滋滋的想着,时不时的打开看上一看,嘴上也不插话,就听司机絮絮的说,说家里人下岗,说交警天天抓出租,说油价涨的没边……

“先生,请您出示身份证件。”转眼开到了路卡前,交警啪的一敬礼,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高尚住宅区,表面工作必须好。

黄宣还沉浸在幻想中,那交警却僵在那里,半天猛的把车门拉开,指着司机道:“你出来。”

司机吓坏了,以为刚才骂交警被听到了,一边从车里出来一边解释:“我这不是闲着侃会儿。”

这时候哪顾得上搭理他,交警把下发的肖像照又看了两眼,试探的对黄宣道:“您是黄宣?”

“啊?哦,是。”黄宣诧异的抬起头来,那警察正好对着照片又看了两眼,见衣服也与描述的相符,激动的向后一声大喊:“找到了!”

***

黄宅。

黄群盛端着茶水,吸溜吸溜的喝着,黄母则是瞪着眼睛盯着黄宣,只有黄宣的大舅张树端笑容满面的看着他。

这样的情形通常发生在考试或者闯祸之后,久经考验的黄宣立刻找到了暂时的“盟友”,盯着大舅一脸傻笑。

“这两天去哪了?”黄母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茶杯底座。

“去20世纪了。”黄宣倒想实话实说,就怕黄母受不了,只好摸摸头道:“去同学家住了两天。”

黄母绷着脸道:“我给你同学家打遍了电话,你去谁家了?”

这问题可太难回答了,黄宣只好装糊涂,一个劲的直笑。

张馨仪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太皮,又在叛逆期,只是她的工作总是很忙,黄父虽然每天回家,但却不怎么会管教孩子,看着黄宣一天到晚的溜达,今天竟然“离家出走”,她觉得应该予以重视,遂道:“从现在起到开学,不许出门,明白没有?”

黄宣张了张嘴,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早在接受“审查”之前,黄宣就借着洗澡的机会将抱了一路的邮票放在了自己房间里,此刻虽然被禁足,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一溜烟就钻进了房间。

小心的用镊子将纸盒中的邮票夹了出来,此刻再看它们,与在邮局中的感觉截然不同,它们不是邮票,是一张张的票子,黄宣开始计算自己要多少年的零花钱外加年前才能顶的上这一笔飞来横财。

用小时候的集邮册把“财神爷”仔细的放了进去,黄宣就开始流着口水想着怎么出手了,他可不是邮票发烧友,留着这些小纸片倒不如搞几十台电脑放在房间里,又或者买几辆摩托玩玩。

“收拾好了的话,你现在应该去把你的游泳池填上了。”好久不说话的洛林打断了黄宣的白日梦。

“知道了。”考虑到洛林有将自己随时丢到70年代的能量,黄宣嘟囔着坐直了身子。

填平游泳池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黄宅内已经有一个室内游泳池,再建一个只是为了夏天晒日光浴方便罢了,何况张馨仪对黄宣一向纵容,既然已经惩罚了,那么也自然就消了气。

所以当黄宣以讨厌在凉亭附近建一个游泳池为由,要求填平后,黄母虽然说了他两句,还是允了,毕竟儿子还在叛逆期……黄母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唯一有些不太乐意的就是挖游泳池的建筑队了,好端端的停工两天,现在还要填平,黄宣可不管这些,拿着鸡毛当令箭,还要他们填结实一点,顺便找花卉公司种了一圈小灌木,至于价钱,那是老妈的事情。

对此洛林感到满意,并对黄宣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承诺感到高兴,当然只是高兴而已,他可不会主动的提出什么,黄宣也浑不在意,他现在满腹精神都在那些邮票身上。

回到家中的黄宣美美地睡了一觉,当然是抱着集邮册睡的。

当第二天的晨曦穿过透亮的窗口,居住在榕树上的鸟儿开始唧唧喳喳地叫了起来,管家装束严谨的站在门口轻轻地敲门,黄宣迷迷糊糊的哼了一声,胳膊有些不适的挪动了一下,脑袋却一下清醒了起来。

“起来的挺早。”黄母已经坐在餐厅里了。

黄宣亲昵的坐在老妈身边,笑道:“这不是陪您吃早餐吗?”

“嘴挺甜的。”黄母笑吟吟地道:“有什么要求?出门不行哦。”

“那我和您一起去公司吧,我都好久没去过了。”

当然是好久没去过了,上次只呆了2个小时,整个办公室就像遭了水灾,张馨仪摆手笑道:“说了不能出门的,你想让你老爸笑话我啊。”

“哪能呢。”黄宣做可怜状道:“您说家里什么都没有,你要真的不带我,我饿死在家里怎么办,最后饿得不行,就要冒着生命危险,突破周大管家的封锁翻墙了。”

张馨仪哑然失笑,道:“你这是威胁我啊,还翻墙。”

“妈……”黄宣拖出长音,两手猛摇老妈的胳膊。此招百试百灵。

果不其然,张馨仪被摇的直晕,恨铁不成钢的用食指点点黄宣的头,笑道:“那你如果一直能保持在我或者周管家的视线内,我就带你去公司。”

“好。”黄宣连连点头,然后道:“周叔也一起去?”

“你都不在家了,他还能不跟上?”说罢,张馨仪也不吃饭了,站起身道:“这就走吧。”

黄宣一下跳起来,道:“我上去拿点东西,等我过来再开车啊。”说着一溜烟就上楼去取集邮册了。

走在路上,黄宣试着叫了叫洛林,这位基地守护却是如他的声音一般消失了。

四方集团的办公区就坐落在钟楼区,48层的主体结构,外加两座8层的附楼,也是刚刚建好的写字楼,周边是成熟的商业圈,集中了市内一半的甲级写字楼,作为崛起不过20年的四方集团能够拥有如此高规格的写字楼,虽然与张黄两家的背景分不开,但作为集团董事的张馨仪还是付出了很多努力。

15岁的黄宣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年纪,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如何把邮票出手掉,哪还顾得上别的。

不过半个小时,黄宣就已经坐在老妈超标准的办公室里了,作为张家大小姐,虽然出来创业了,但从小在家养成的习惯,使她还是建了这个足有300平方米的办公室,若是再加上外边的秘书间,这个办公室也算是南京的头一份了。

至于黄宣,他对于房间里那些青青灰灰的,据说是很有些年代的瓶瓶罐罐没什么兴趣,今天来这里,他就是奔着秘书来的。

张馨仪共有4个秘书,外加两名助理,但身边通常只带助理和一个秘书,其他3人都负责处理信件、会议记录之类的琐碎事情,黄宣趁着老妈去开会,窜到外间找到一个姓楼的秘书,整张脸贴上去笑道:“楼哥,求您帮我办件事。”

楼平大约30岁的样子,胡须剃的干干净净,头发很短,但却契合脸型,他自然认得董事长的小公子,手上正巧没什么活干,于是笑着给黄宣倒了杯水道:“要我帮你干什么?来,坐下说。”

“哎。”黄宣答应了一声,道:“我班上有个同学,以前集邮积攒了些邮票,现在没心玩了,邮票值些钱,就想卖掉,这不是没有门路,就想让我帮他问问。”

“这样啊。”楼平沉吟了一下,道:“如果价值一般,夫子庙邮市卖掉就可以了,如果价值比较高,拍卖会或者私人买主都比较方便。”作为董事长的秘书,楼平经常处理此类事情,诸如购买装饰品,又或者帮董事长打理个人收藏都算是琐事的范围,也是比较熟悉了。

黄宣听到有戏,急忙问道:“听说是要值不少钱的,您说怎么着卖的快一点,给我出出主意。”

“我帮你问一下吧。”楼平也不敢霍然回答,谁知道这些公子哥的收藏值多少钱。

“好,我就在里间等着。”

半晌,楼平敲门进来,找见正在玩电脑游戏的黄宣,道:“我有个朋友是拍卖公司的人,他说这个月底北京就有个邮品钱币的专场拍卖会,收12%的佣金,按说如果邮票不错呢,一般都是有买家的。”

“月底啊。”黄宣丢下鼠标想了想,看了眼远远的坐在门边沙发上的周管家,道:“现在还是月初,月末晚了点,再说去北京也不方便,那有没有别的公司的?”

“最近一个月就没有邮品的拍卖会了。”楼平无奈地耸耸间,道:“要不您把邮票的品种和数量给我说一下,我让他帮您问一下私人收藏家,这样价格恐怕要低一些。”作为职业文秘,楼平对于黄宣的朋友为何着急出售邮票一点兴趣都没有,就算是贼赃,那也是董事长和自己儿子的事情。

整版50枚的《全国山河一片红》只出现过一次,被誉为“国宝”,那还是1997年10月1日,在广州的全国邮票博览会,当时的估价也在1000万以上,而在其他拍卖会上出现的双直连或四方连的价格则在15—35万每枚之间。黄宣想了想昨晚查过的资料,觉得对于自己而言,1000万或者更多并无区别,就道:“你的朋友是拍卖师?可靠吗?”

“绝对的职业水准,经常签保密协议的那种。”楼平答应的很硬气,作为集团秘书,完成董事长公子的任务就是完成董事长的任务。

“那成,麻烦楼哥了,这事如果我妈不问,您就别说了,咱可要说好了。”这才是黄宣不找管家找秘书的原因,若是在家里,周大管家可没那么好说话。

见楼平答应了,黄宣这才边想边道:“楼哥您这位朋友姓什么?”

“姓刘,刘子青。”

“那你看这么着成不?”黄宣哦了一声继续道:“我朋友的邮票不方便直接拿出来,能不能麻烦您朋友直接过来一趟,如果可以的话,再麻烦他带一名鉴定师,价格就按市价的算,如果他能找到人帮忙卖掉呢,我就分他5%的佣金,但要签保密协议,您看成不?”

黄宣说的慢条斯理,语气像极了张馨仪发号施令,把楼平听的呆了半天,连忙答应了下来。

第三章

2022-06-23

第四章

2022-06-23

第五章

2022-06-23

第六章

2022-06-23

第七章

2022-06-23

第八章

2022-06-23

第十章

2022-06-23

第十一章

2022-06-23

第十二章

2022-06-23

第十三章

2022-06-23

第十四章

2022-06-23

第十五章

2022-06-23

第十六章

2022-06-23

第十七章

2022-06-23

第十八章

2022-06-23

第十九章

2022-06-23

第二十章

2022-06-23

第二十一章

2022-06-23

第二十二章

2022-06-23

第二十三章

2022-06-23

第二十四章

2022-06-23

第二十五章

2022-06-23

第二十六章

2022-06-23

第二十七章

2022-06-23

上架了

2022-06-23

书评(260)

我要评论
  • 像照又&看了两

    这时候哪顾得上搭理他,交警把下发的肖像照又看了两眼,试探的对黄宣道:“您是黄宣?”

  • 洛林,&池填了

    他边走边道:“这个洛林,把游泳池填了算不算保住你的秘密?”

  • 情形通&考验的

    这样的情形通常发生在考试或者闯祸之后,久经考验的黄宣立刻找到了暂时的“盟友”,盯着大舅一脸傻笑。

  • 尾,虽&年代也

    眼前是一个巷尾,虽然周围并没有高大的建筑,但仅仅是外观与70年代也有着巨大的分别,想起两天以来神奇的遭遇,黄宣心里却有着莫名的兴奋。

  • &沉浸在

    黄宣还沉浸在幻想中,那交警却僵在那里,半天猛的把车门拉开,指着司机道:“你出来。”

  • 时间内&完成承

    对此洛林感到满意,并对黄宣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承诺感到高兴,当然只是高兴而已,他可不会主动的提出什么,黄宣也浑不在意,他现在满腹精神都在那些邮票身上。

  • 黄宣以&填平后

    所以当黄宣以讨厌在凉亭附近建一个游泳池为由,要求填平后,黄母虽然说了他两句,还是允了,毕竟儿子还在叛逆期……黄母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 主持着&个实验

    黄父原本并不太管黄宣,他主持着南京大学的一个实验室,本身事情就多,黄宣的性格又叛逆,与老爹说不了三句就吵架,不过儿子真的丢了,他也顾不得实验统计的,整日里坐在家里打等消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