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的新书《农家娇女》了传上,请亲们多加需要支持!】在现代医生成了冲喜媳妇,与娶她的庶子夫君两看相厌。陆漫:手上的牌烂,可姐的医术高啊。你也不需受了委屈,还你自由的,我也自由的。受了委屈的庶子:娘子,那个契约,就不不作数了吧。长亭长公主府的后花园里,湖柳绕堤,金波闪耀。风一过,细细的柳丝随风摇曳,白色的梨花、粉嫩嫩的桃花、艳丽的海棠花如雨般纷纷飘落……。

小男孩老道地说,“他不喜欢,当然不高兴了。”

姜侯爷惊道,“展唯已经定下了舒家女,再过两个月就要成亲了。这是给爹冲喜,总不能让陆家女作妾吧。”

三老爷道,“那舒家女马上要嫁过来了,这时候退亲,他们能愿意?舒大人性子执拗,软硬不吃,弄不好会去朝上弹劾母亲和我们。”

长亭长公主本就心疼嫡孙姜展玉比庶孙姜展唯多些,见当爹的都这样,也就同意了。祖母亲爹都同意了,姜侯爷和三老爷也就不好多说了。

长亭长公主赶紧让三个儿子去秘密打听。两天的功夫便打听出来了,京城西南边还真有个属虎,又出生于巳正三刻的未婚女子,是陆家的二姑娘,闺名陆漫,今年刚刚一十五岁。

长亭长公主和老驸马姜平有三子,长子姜侯爷姜元宏,次子姜元照,三子姜元崇。

大长公主无奈,只得用药汤、参汤和肉汤把老驸马的命吊着,又求到广济寺高僧星海大师那里。大师难得买了长公主一个面子,捏指一算,同样说姜老驸马已经药石无医。

姜展唯知道自己被退了亲又定了亲,咬碎一口钢牙没说一句话,说也没用。他这个庶子,只值那个价。生母死前对他说,要忍耐,要把弟妹照看好,等将来分了府,好日子就来了。可是……

姜侯爷说道,“娘,为了爹,不管那陆家女如何,都得娶进门。若爹的病没好,说明陆氏没起到冲喜的作用,给她一笔银子,合离出府,让她后半生衣食无忧。若爹的病好了,那陆氏又改邪归正了,咱们府里也容得下她。若她实在不堪,就让她去别院里过活,再给娶她的儿郎娶个平妻就是了。”

桃林里,两个孩子正蹲在树下说着悄悄话,他们身边还坐着一只黄色大狗。隐约传来的丝乐声和爆竹声,让他们和大狗不时望向远处那片密集的飞檐翘角。

两人又交头结耳一阵,便手牵手出了桃林,过了湖上的那座石桥。他们远远望了一眼离镜湖最近的那座院子,院子掩映在红花绿树中,一条从湖里引出的小溪蜿蜒着流入进去,又从另一端流出去。那是兰汀洲,新娘子就在那里。

大楚朝贞康二十五年春,上京城里春阳明媚,春风和煦。

大长公主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去,去把那个贱人退回去,死也要死回娘家。本宫倒要看看,她不愿意嫁进咱们府,陆家还会不会留她!”话刚说完,又想到还剩一口气的老驸马,又赶紧说,“那个贱人不想嫁给展唯,本宫偏不如她的愿。把她留下,驸马爷的病即使好了,也不许她走,死也要死在这儿……”

长亭长公主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那个孙子,虽然是庶孙,也是她的骨血。便非常大方地把去花园和镜湖游玩的歇脚地——兰汀洲给了他,又私下给了他五千两银子。

小女孩翘着粉嘟嘟的小嘴说,“八哥怎么不让我去看新娘子呢,你就不好奇咱们的新嫂子吗?”

不过,即使姜展唯是庶孙,做为没有任何根基的从五品武官的女儿也是高攀了。即使是冲喜,也让许多人家眼红陆家攀上了这样一门好亲。

PS:清泉开新文了,求亲们的支持。

这天是三月二十,长亭长公主的庶孙姜展唯迎娶陆家二姑娘陆漫。从上门说亲,到今天娶亲,只用了短短五天时间。

新娘子虽然被救过来,大长公主府的人却被气坏了。特别是大长公主,当时就气得晕了过去。

退亲之后,姜侯爷又请媒人去陆家提亲。陆家老太太听说二孙女攀上了长亭长公主府,都喜疯了。暗道,那个丧门星的外祖父坏了两个儿子的大好前程,这下终于能够弥补了,便毫不犹豫地应下了这门亲事。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行走于&长亭长

    何晃是曾经的太医院院判,精妇科,活着时经常行走于后宫,这个人长亭长公主也认识。

  • 荣的长&女。

    陆家大儿子陆放明是通政使司知事,从七品的小官。二儿子陆放荣,在辽省乌州任从五品的千总。而陆漫,正是陆放荣的长女。

  • 只低,&主和三

    陆漫的出生不只低,是罪臣女的女儿,她外祖得罪的还是现任皇后。这样的人,长亭长公主和三个儿子都是不喜的。更何况,她的名声和人品还如此糟糕。

  • 看着兰&始喜欢

    小女孩呆呆地看着兰汀洲,嘴角有了一丝笑意,说道,“兰汀洲比咱们住的清风院大多了,景致也好。祖母把它给了三哥和新嫂子,说明祖母开始喜欢三哥了。”

  • 主无奈&驸马已

    大长公主无奈,只得用药汤、参汤和肉汤把老驸马的命吊着,又求到广济寺高僧星海大师那里。大师难得买了长公主一个面子,捏指一算,同样说姜老驸马已经药石无医。

  • &波闪耀

    长亭长公主府的后花园里,湖柳绕堤,金波闪耀。风一过,细细的柳丝随风摇曳,白色的梨花、粉嫩嫩的桃花、艳丽的海棠花如雨般纷纷飘落……

  • ,只知&道三哥

    小男孩纠结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干,只知道三哥娶她非常不高兴。”

  • 了,问&道,“

    小女孩又不懂了,问道,“娶新媳妇不是喜事吗,为什么三哥不高兴呢?”

  • ,“新&救回来

    小女孩又说道,“新娘子能把爷爷救回来,三哥怎么会不喜欢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