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看官,今儿个听我给大伙讲一讲这伏灵院的事! 要说这乱世风云,各自为政,竟也孕育出了楚鳞这号人物! 那楚鳞何许人也?本是辰州一霸,那是响当当的纨绔头头! 那看官不由得会问,她岂非是天就怕,地就怕? 哪能呀,怕!她也怕。这不谢君修要来商定亲事的消息如此一来,她就赶赴卷款了! 那这谢君修又是何方圣洁? 梓州谢家的二公子,风光霁月朗朗公子! 嘿,是这样一位人间翩翩佳公子让楚鳞一朋友见面就给打了哟! 啥?您说这后事如何啊? 嗐!这后事呀,还得您自个儿去书里瞅瞅才真真切切嘞! 小老儿我还得拾掇拾掇回家去写文去哩……“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我同谢家那小子也就小时候见过几面,现在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要我嫁过去,那怎么可能,我得好好找爹说说这事,得让他赶紧给回绝了。”楚鳞慌忙地擦着刚刚打湿的衣服,提起裙摆就要朝大厅跑去,险些踩到瓷盏的碎片,摔上一跤。。

“是这样,你谢伯伯差人送了话来,说是想将你同修儿的婚事给定下来。小时候你母亲还在时,两家虽说有了两家结亲的约定,但是一直也没正式定下来。现在你谢伯伯提出来,也就正好可以将此事正式定下来了。”楚宪呷了一口茶,不徐不缓地说,指了指桌上的盒子,“这些是你谢伯伯准备的见面礼,因为只是知会商议此事,所以备礼也不是太过正式。”

铃兰点点头,“小姐,您可千万不要冲动。”

“掌柜的,鳞小姐来了。”楚鳞刚踏入店门,便有伙计通报了掌柜。

“你想逃婚啊?”亓官澈毫不意外,这样做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就为了这事?那你随便找家裁缝铺做了不就行了,还非得来找我?”

“那恭喜啊,你终于有人收了,早该有人管管你了。到时候来我店里做婚服,给你打折。”亓官澈饶有兴趣地盯着楚鳞,得了这样一件好笑的事情,当然不肯错过她脸上的一丝一毫难堪表情。

铃兰刚出声便被楚鳞递过来的糕点塞住了嘴,等咀嚼完后,一杯茶水又递到了自己面前,而楚鳞还是保持着瘫在秋千上的样子。

楚鳞讪讪一笑,“我开玩笑呢,走,醉乡居,我请客。”

“是。”

楚鳞拽着亓官澈就往楼上走去,却发现怎么也拽不动,看着亓官澈似笑非笑的脸,只好挤出个真诚的笑脸,推着亓官澈上去。

最终选定了两根金钗、两根金簪、臂钏一副、手镯一副、项链一根、步摇一对、插梳两把、耳坠一副、戒指三个,皆是厚金打造,用金足而紧凑,样式普通造型敦实。换言之,同一堆黄金没什么区别。

“铃兰,我哪里不冷静了?我冷静得很,我做事哪次出过问题,你放心一点事都没有。”

楚鳞打量着铃兰,不过是二八芳华的小姑娘,但做事沉稳,总是一副长辈的关切模样。对自己好确实是好,就是有些迂腐古板,想着要瞒着她,还真有些良心不安。

话音刚落,只见楚鳞一个腾空翻越而出,自墙头飞往大厅去了。

“恭喜个鬼啊!”楚鳞毫不吝啬地翻了个白眼,“爷像是在准备婚事的样子吗?”

亓官家中世代为商,经营着丝帛布匹。如今家业基本上是亓官澈的大哥在打理,自己对于设计衣帽到有兴趣,索性就开了这间月华阁。一开始家中人自然是不赞同的,谁料到他经营得还是红红火火,时间久了也就随他去了。

“好吧,那我再问最后一句,这婚事是不是非定不可?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我的好鳞儿呀,这是你母亲定下的,我也无权废止呀。再说论做夫婿,修儿是一个再好不过的选择了。爹知道你爱玩,同谢家那边也讲得清楚,等过几年你玩够了,咱们再嫁过去也行。”

“这怎么能算卖呢?你们这属于娃娃亲,娃娃亲的!早有婚约,只是现在人家来商量具体事宜了。而且咱们这是在商量,商量啊,我的小祖宗,你可别那样看着我,怪瘆人的!”楚宪伸手想挡住楚鳞的目光,看得他浑身直发毛。

“欸,你先坐下。”楚宪护好自己的胡子,生怕他宝贝女儿一生气就将它们全部薅秃了去,“坐下坐下,等爹好好跟你讲讲。”

第七章

2021-09-12

第八章

2021-09-12

第九章

2021-09-12

第十章

2021-09-12

第十一章

2021-09-12

第十二章

2021-09-12

第十三章

2021-09-12

第十四章

2021-09-12

第十五章

2021-09-12

第十六章

2021-09-12

第十七章

2021-09-12

第十八章

2021-09-12

第十九章

2021-09-12

第二十章

2021-09-12

书评(99)

我要评论
  • 脸坦诚&女儿的

    铃兰瞧得楚鳞说得一脸坦诚,不时还带上了些小女儿的娇羞情态,也觉得她是真的想通了,也就放心了。

  • 的千万&有些担

    “小姐您可真的千万要冷静啊,不然待会说错了话,老爷又该罚您了。”铃兰见着楚鳞咬牙切齿的模样,不免有些担心,待会儿定要拦住小姐。

  • 时就晚&,一点

    “订了婚,这成婚还不是迟早的事?等那时就晚了,我一定得把这件事扼杀到摇篮当中。你放心,我冷静,冷静得很,一点也不冲动!”楚鳞加快了步子,片刻也不想多等。

  • 做了个&,这些

    “好了!打住打住!”楚鳞突然停住,对着铃兰做了个止语的手势,“我的好铃兰,这些事情大可不必记得那么清楚的。我先走一步,你自己跟上来啊!”

  • 想听完&自己一

    楚鳞没有半点想听完的意思,从他手中夺过茶杯自己一口饮尽,留下空杯和一句“知道了”就出了大厅,这次是直接飞墙而出,没有半点掩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