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姜眠并未再有多纠结。

既然与他们不能成为夫妻,但是成为同住一屋的室友也是可以的吧。

供人睡觉的土炕却是这个屋内最后的排面了。

这个一脸怒容的男子就是沈四郎沈念瑄。

对她来说,这可是个好消息!

姜大花的娘——姜大娘嫌姜大花丢人,替她张罗好婚事就提出了分家,将她赶到了老房子,让她以后自己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回去找她们。

姜大花和张大宝在一起混久了,在大山村里恶名昭著,到了及笄的年纪也没人想嫁给她,她十七岁时,正好隔壁村的沈家兄弟因家中母亲重病急需十两银子,不得不答应姜大娘的提亲。

“妻主,你若是想出气,可以打我,不要怪四哥,他今日不是故意的。”沈念笙低垂着头道。

姜眠在脑海里回忆了一番便知此人是谁。

“姜大花,我们都和王娘子约好了,见到人才能拿到银子!”见姜眠反悔,张大宝怒不可遏地提高了嗓门,“你现在反悔说不卖了,哼,你看我答不答应!”

姜眠只觉头疼,偏偏张大宝还在嗡嗡不停,她也懒得跟她废话,抬手指着大门。

姜眠如此姿态,气得张大宝柳眉倒竖,脸上横肉因怒意几乎皱成一团,她瞪大一双牛眼,不可置信,平时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姜大花竟然变了?!

让她快滚。

现在姜眠活了过来,如果她坚持报官,不仅沈念瑄会被抓到军营里充当军妓,还会连累他的兄弟们也会因此获罪。

怪不得这个沈六郎看她醒过来会如此紧张。

姜眠回忆到这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

经历几年的探寻,国师终于带回了一种参果,男子吃下后便可像女子那般正常怀孕,诞下婴儿。

原主的记忆乱七八糟的,找些有用的消息找的脑子疼。

姜大花对沈家兄弟没什么感情,自然对他们好不到哪去儿,沈家兄弟嫁给姜大花后,便成了她的发泄之处,姜大花只要在外受张大宝的气或是在镇上赌输了,回来二话不说就是狠狠磋磨他们几个。

姜眠相信,只要她现在把沈念笙带走,他势必要冲上来把她活撕掉。

书评(237)

我要评论
  • 原主都&有她强

    姜眠从记忆里得知,原主都是看着张大宝动手的,她对男人貌似没什么兴趣,可脑子里又有她强迫家里夫郎的记忆。

  • 初代国&易于难

    同时,初代国师也上书了一份奏折,在奏折里指出出女子数量本就少,再因生育时易于难产从而殒命,长此以往女子的数量堪忧的事实。

  • 点懵,&他指的

    姜眠有点懵,一下没反应过来,愣了会儿才知道他指的是上午发生的事。

  • &五官结

    秀气的鼻子,绯红的唇,偏女气的五官结合在一起却又更显清秀。

  • &兄弟几

    也因为姜大花滥赌,这个家里的钱几乎都被她输光了,兄弟几人无法,只能偷偷找活干挣钱维持生计,可还是架不住姜大花的暴力,他们赚的钱根本没能攒下。

  • 子倚在&了。

    这个可看出有一定年份的旧屋子,一个破旧的柜子倚在角落,柜门摇摇欲坠,估计再推上两把便可提前完成使命,做柴火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