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来说是最就的时候有个胖凤凰为了完成4少年的救世补天石的想法把自己也补了。再后来她变为一颗蛋,重续过去的未完的缘分。“可,它睡了许久都未曾清醒,这可如何办才是好”,司命叹气的捋捋花白的胡子,看向安安静静躺在玉盒里那颗蛋。他有愧于神君,临行时,神君将此物托付于他,他亦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将这颗蛋孵出来。。

萧骁摘下遮布,只见玉里是只小巧玲珑的凤凰。他眼里一瞬闪过压抑的悲伤,笑着把那块玉牌递给瑾渝。

“司命,你说他们在想什么?”,瑾渝后退几步找到藏在云里的司命,故意压低声音同他道。“我如何得知,我不过也在当个吃瓜群众。”司命下意识回答,他一愣,这是知道自己被发现。只得原地捏个诀,出现在月老宫中。他叹气,“姑奶奶,您就别藏着了。”只见司命怀里的方巾轻飘飘浮在半空中,云雾一闪,正是古灵精怪的瑾渝。她语重心长道,“你我已做十几日的仙友,在放在人间也是十几年的情意,为何不能同我这难得的挚友道清来龙去脉。”司命傻眼,收起手里的扇子,正色道,“小仙不过是想去瞧瞧小殿下,熟料发生此种变故。”

“这位姑娘,不知在下可否与您同桌。”望着他那兴奋的面容,瑾渝只好同意他入座。

司命最终还是说不过她,隐去平时的面容,摇身一变换上凡人的装束,出现在酒楼。她嚷着说要剧本里说的冰糖葫芦,司命无奈,只得去买。

镜离走过来,只是轻飘飘望了司命一眼,司命就即起身把位置让给镜离。

“我想去人间看看。”她开口,“我想去看看剧本里说的酒店茶楼,也想去看看人间的爱恨情仇。”

可他按照凡间的方法好生供养着,愣是没有半点变化,也只能吹胡子瞪眼走了。殊不知,那颗蛋偷偷裂开了一条缝,探出个小脑袋好奇的张望。

而一边吃的热火朝天的瑾渝压根没注意到两人间的暗潮涌动。她见司命来了,一边招呼他来动筷。

瑾渝默默啃一口蟠桃压压惊,她先前拆家的事情还好他不计较,能杀完人还不面不改色,这不是她惹得起的大佬。

他道,“姑娘和我有缘分,就当是送姑娘的见面礼。”瑾渝看着手里小巧的玉牌倒也欢喜,高高兴兴的道谢。

她觉得有点自己道不清的难过。司命从袖子里拿出芙蓉糕递给她,感慨道,“只是可惜那位小殿下,临死都未曾见到神君最后一面。”

她其实很想问问为什么他总是一直看着那株莲花,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神像在看故人。

为了不让自己吓到她,他只能控制自己狂喜的心情,就像很久以前。

她装死打算抬手把蛋壳合上,继续装一颗蛋。“看到你了,小钰”。在场的人除了眼前这个男子,就只有蛋里的她,小钰无疑是在喊她。

他走来,递给瑾渝一个九宫锁,丝毫不客气的在她身旁坐下。瑾渝新奇的打量着手中的九宫锁,默默看他一眼。

此时,角落里有个面容俊秀,眉若桃花的男子,他友好的向瑾渝送去眼神。

“慢。”这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瑾渝也看去。果不其然,还真是镜离。

此人正是天帝的小女儿,也是方才在门外说话的那人。“哇,仙女姐姐你好香”,瑾渝向她跑去。她身上的香不似镜离那般清冷孤寂,反而似春闺里的暖香。“灵儿见过帝君”,美人红着脸低头走向石桌行礼。镜离的眉头微不可闻的皱起。这边美人在含情似诉,那边瑾渝从飘来的几多大云里发现来人。瑾渝仔细把手里的蟠桃啃完,发现那边仙女姐姐还没说完,只得把核揣起。

他们初次见面,“你好,我是萧骁。”

她可是她只是问,“今天也会有芙蓉糕吗?”,芙蓉糕是前几日那司命来探望时,特意给她带的。才吃的第一口她就爱上了这种甜甜腻腻的小食。就像是她生来会喷火的本能一样,她对甜食也有同样的渴望。

零一

2022-05-15

零二

2022-05-15

零三

2022-05-15

零四

2022-05-15

零五

2022-05-15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指向&花孕育

    是以,当她看到那株莲花的时候就有想法了。“镜离,那是什么?”,子钰生硬的扯着他的衣裳,指向潭中莲花孕育的珠子。“你想知道什么”,镜离蹲下身,与她平视。

  • 第最后&上一日

    这是神君下凡历劫的第最后一日,按这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的光景来看,不消多时神君便能历劫归来。

  • 籍,抬&翅膀,

    眼前的人伸出了手,她钻出蛋壳爬上他的手。他放下书籍,抬手轻柔的抚上小钰的翅膀,似是怕伤着了她。

  • ,继续&喊她。

    她装死打算抬手把蛋壳合上,继续装一颗蛋。“看到你了,小钰”。在场的人除了眼前这个男子,就只有蛋里的她,小钰无疑是在喊她。

  • 养着,&了。殊

    可他按照凡间的方法好生供养着,愣是没有半点变化,也只能吹胡子瞪眼走了。殊不知,那颗蛋偷偷裂开了一条缝,探出个小脑袋好奇的张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