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殿上欢》,书号1709869,一个心机女术师与倒霉透顶皇帝的天雷地火故事。一滴金枝血,刺穿真相,二十年倾恋的人中龙凤反目成仇。她沦为贱役,蒙半面黥纹,却引得少年王侯的钟情爱恋。她微微笑着,静坐仰天而望,任由雪衣飞扬,鲜血横流。。

仿佛是无意,她刻意在“两年前”这字眼上加重,眼波流转间,只见纯净笑意,却别无其他。

瑗夫人目光一凝,心下已是大怒,微微咬唇,却是隐而不发,笑容丝毫不减,竟是亲热地挽了燕姬,一起向前漫行。

“原来,西北的天空,却有这么多星星……”

那是服侍守军的苦奴和营妓吧……他们还真是幸运,捡了一条命。

妮子好生可恶……竟是在讥讽我是旧日黄花么?!

两个月后回夜宫中

“我本就是蒲柳之姿,年岁即长,和妹妹站在一起,倒越发显得可笑可叹了……”

燕姬看着对方意味深长的眼神,心中却有所明悟,她扯了扯唇角,悄声道:“原来你和我也是一路,只是主人不同……”

那雪雾忒是奇特,团团缕缕,却是弥漫深广,四周寂静无声,仿佛鬼蜮一般。

难道是伏兵?!

“这、这是居延……?!”

黑衣人的头领不屑道,却是根据在场情景,自行推测而出。

此时众人耳边忽然传来微弱的声响,抬眼看去,却是处于东北处的一角,几顶破烂帐篷露出个顶尖,其中尤有人声竭力敲挖。

“除了这些人,守军们全数毙命……”

雪一般皎洁,触手却是薄软,薄的几乎可以撕破——在这样的寒苦之地,是谁犯了疯癫,敢穿这样的衣裳?!

朱闻稍稍用力,却几乎要将衣料扯破,那重量,让他感觉到底下还有人!

对着燕姬不解的目光,她道:“先前君侯从外面掠回了一批苦奴,奴婢听说其中有个女子,一手绣工甚好,说不定,可以让她以绣纹补救。”

比起先前,他们可算是肆无忌惮,随意将人的躯体挖出挖断,一阵乱刨后,终于有人如获至宝,惊呼道:“在这里了!”

轰然巨响之后,大地白茫茫一片,了无痕迹。

翻过山峦,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不可置信的一幕!

分封制

2022-05-15

书评(354)

我要评论
  • &挖断,

    比起先前,他们可算是肆无忌惮,随意将人的躯体挖出挖断,一阵乱刨后,终于有人如获至宝,惊呼道:“在这里了!”

  • 特,团&仿佛鬼

    那雪雾忒是奇特,团团缕缕,却是弥漫深广,四周寂静无声,仿佛鬼蜮一般。

  • 却听朱&闻低喝

    卫羽深忿,正要反唇相讥,却听朱闻低喝道:“噤声……情况好似不对!”

  • 真是幸&命。

    那是服侍守军的苦奴和营妓吧……他们还真是幸运,捡了一条命。

  • 见他目&:“君

    见他目光所及,侍从有些不安地上前问道:“君侯,是否要收起旗号?”

  • 朱闻的&就是。

    朱闻的目光冷然,笑容却越发加深,“是人是鬼,去看个清楚就是。”

  • 是大手&…”

    周围闷笑声四起,有胆大的凑前道:“军师你真是大手笔,什么时候分我们几个……”

  • 他垂目&脚下雪

    他垂目,眼中光芒流转,却忽然,仿佛在脚下雪地里发现了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