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普普通通三年,对天下放荡子来说是个很难得的好年头。一把解腕尖刀五个制钱,一碗烂肉面三个制钱,去古坟边上大树下睡一觉,不但能碰上赏夜景的狐狸消遥一晚,顺道还能白赚十个制钱。过去的一年淮水爆涨,淹三州十六县。过去的一年有龙陨于云梦,其血落如雨,凝而为玉。 朽木生精、物老成持重怪、老妪孕鬼、幽魅夜行…… 过去的一年,苏彻带着一个木匣途径郭北县,赴职山阴县尉……一把解腕尖刀五个制钱,一碗烂肉面三个制钱,去古坟边上大树下睡一觉,不仅能碰见夜游的狐狸逍遥一晚,顺便还能白赚十个制钱。。

他神色一沉,双手抱拳。

按照大梁的制度,县尉在县令之下,与县丞、主簿等同为参佐,司掌捉奸捕盗,探鬼斩妖。

雾气已然消散。

黑脸汉子一时凛然。

一个仆童背着竹箧,右手捏着灯笼,指着前方说道。他生得唇红齿白,一副俊秀模样,乌油一样的头发抓成两个童子髻。

“公子您会望气术?”

苏彻看着四周的殿宇:“待我上任后交接完毕,便命人将此处拆去吧。”

“小姓苏,侨居雍州杜陵。”

黑脸汉子一时骇然,隐隐约约大概明白发生了何事。

循路而行,一处石灯生满青苔,牌匾朽烂爬满藤蔓的门庭映入眼帘。

苏彻望向前面的火光开口念道。

书童坐在火堆旁边,暖暖的热意不住地烘烤,他本就困乏,一时精神也恍惚了起来。

山阴县是上县,按例有两名县尉,不过都已经缺任很久了。

书童却是想到,自家公子真是张口骗人,明明都已经打探清楚了此地乃是庙宇,还跟自己说是什么随便猜的。

苏彻看了一眼神色略显慌张的小书童。

黑脸汉子由衷地赞叹一句。

说不准哪天就让人旱路行大船了。

谁知道一梦醒来,竟然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三个月了。

感谢

2022-05-14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那木匣&。

    黑脸汉子揉了揉眼,那木匣却是在不停地晃动,而且越发明显。

  • 哪颗山&钻风,

    谁知道哪颗山参旁边会站着巡山的钻风,鬼晓得要采的首乌旁边会不会盘着索命的女虺,遮阴的古树上面没准站满了等着替死的冤魂,解渴的山泉对面没准就站着给妖魔望风的伥鬼。

  • 建于前&距今已

    “枯林禅院始建于前朝大统年间,距今已有二百三十六年了。本朝初年,天下大乱,枯林禅寺不知何故渐渐荒废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