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年,天下大凶!“苦难,腐败,欺辱!”“我等小民饱经沧桑苦难,官吏腐败横行无忌,肆无忌惮欺辱我等,我等但是是贩夫走卒,农人兵丁,家无立锥,不为大汉天子所知,对于高高在上的大汉天子,但是蝼蚁!”“官兵称我等为蛾贼!!!”“天下大旱,颗粒无收,而赋税益重,只因宦戚权贵骄奢淫欲,沉迷于追求享乐!”“我等家无立锥之地,手无寸铁,惟有人多势众。今我等裹黄巾啸聚而起,定当革天命于世间,匡扶汉室气数已尽,我等必将会取而代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年,天下大凶!!!”许安躺在帐中,看过三国的他自然知道,张角病逝后,汉将皇甫嵩整合军力再度围攻广宗,连胜七阵,然后夜袭广宗,阵斩人公将军张梁,俘虏了黄巾军留在广宗城中的家眷,擒杀黄巾军三万余人,五万余名黄巾赴河而亡。。

但每部又增了数十名黄巾术士,在战前施法布道,鼓舞士气,平时教导士卒太平道的经义。

张角沉默了一会,继而又长叹一口气。

哭声愈演愈烈,这一天,广宗城内满城披麻。

高悬于天的太阳放出的光芒,让张角几乎睁不开双眼。

在震天的呼喊声声中,许安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处境,他已经离开了自己所熟悉的世界,他穿越了千百年的时光,来到了东汉末年那段纷争了百年的乱世之中。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但每部又增了数十名黄巾术士,在战前施法布道,鼓舞士气,平时教导士卒太平道的经义。

广宗城内外的黄巾营寨之中,凄厉的哭声连成了一片。

在那座无名的聚落之中,张角带着弟子走入一处宅院,院内是满地的尸体,空气中微微有些臭味。

大汉立国数百年来,曾经有无数强敌在侧虎视眈眈,但是这些强敌无一例外,全都倒在他们的刀剑之下,他们坚信,这一次的黄巾暴民,也不例外。

不等张角走到近前,眼前女子的左手已经无力落了下去,头也向一旁垂去,她满身的尘土,唯有怀中的襁褓略微干净。张角伸出双手将她怀中襁褓抱起,襁褓内的婴儿紧闭着双目,好似熟睡一般。

大风再度呼啸而来,也将张角的思绪卷了回来。

现在已经是大战在即,许安知道不久皇甫嵩便会带着汉军围攻广宗,两月之后,城破人亡。三万人被擒杀,五万余人赴河而亡,他许安也即将成为这些人中的一员,只是不知道是死在广宗城的搏杀之中,还是被汉军围困,逼迫着跳入冰凉刺骨的河水之中。

光和七年,天下大旱,颗粒无收,官府竟然赋税一分不减,一时间无数穷苦百姓流离失所,尸横遍野,瘟疫四起。

黄巾军在张角的带领下,连战连捷,部队飞速扩大。

许安躺坐在军帐中,看着几乎崩溃的同袍,只感到一阵无力。

广宗城内外的黄巾营寨之中,凄厉的哭声连成了一片。

但并不是所有黄巾军都是如此行事,起码张角率领的黄巾军一直是那个满怀希望,想建立起一个不愁衣食,能够安居乐业的黄天之世的黄巾军,而非是黄巾贼。

但并不是所有黄巾军都是如此行事,起码张角率领的黄巾军一直是那个满怀希望,想建立起一个不愁衣食,能够安居乐业的黄天之世的黄巾军,而非是黄巾贼。

……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出过远&自然也

    军中那些普通的黄巾军军卒,不仅多是大字不识,而且几乎都是从未出过远门,没有什么见识和,许安自然也显得要出众一些。

  • 他自然&张角病

    许安躺在帐中,看过三国的他自然知道,张角病逝后,汉将皇甫嵩整合军力再度围攻广宗,连胜七阵,然后夜袭广宗,阵斩人公将军张梁,俘虏了黄巾军留在广宗城中的家眷,擒杀黄巾军三万余人,五万余名黄巾赴河而亡。

  • 示警,&然来到

    就算是想提前示警,黄巾军也不允许擅离军营,只怕许安连张梁的面都见不到,许安心中再次涌出一股无力的感觉,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无力感,一如突然来到这个噩梦般世界一样。

  • 觉如同&前的一

    许安感觉如同拨开眼前的一层迷雾一样,他开始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曾经在书中被称之为蛾贼的黄巾军,其实只不过是一群想苟活下去的小民。

  • 平经》&梁,“

    张角将张梁拉到近前,郑重其事的将怀中的《太平经》递给张梁,“若有那一天,一定要记得告诉我,被黄天所照耀的世界,到底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 &广宗城

    广宗城中高楼之上,张角病卧在草榻上,他很清楚自己已经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病魔已经折磨了他太久时间了。

  • 些气力&着身前

    突如其来的阳光彷佛让张角重新恢复了一些气力,张角直起身子,半靠在墙上,看着身前阳光和阴影的交界处,双目微微有些失神,缓缓开口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