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沙场杀场,万箭齐发穿死,大姐为她护清清白白,赔尽一世而她为他纤纤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更加他害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削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被打死。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能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痛疼,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明白何为痛疼,但是她却全身骨头崩裂,皮肉之下,仍由此可见那切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书评(294)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