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名《不得已定亲后的娇弱娇妻》十年前,她爱他入骨,栉风沐雨披荆斩棘守护着在他身边。人心本就莫测,更何况是帝王之心。二十年的,她心灰意冷,但求乞骸脱籍浪迹天涯,随死即埋……………………………………………………他-是大渊国厉兵秣马砥励前进,阅人无数城府深邃的镇北王。一生风流倜傥放荡不羁,却惟独遇见了她……当青梅竹马碰上命中注定,那一身赤颜诡秘极具诱惑的彼岸花,似血梦幻枕盼芳华。你是我千般似水柔情的心尖宠,我所向披靡全是为了你。………………………………………………一场精心部分设计的假死之局,远离它庙堂一入红尘,以病体残躯最后再护你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白芨无奈,只得再次伸手去阻,没想到手还没碰到凌子岺,也未看清凌子岺如何动作,光影一闪,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随着白芨的一声闷哼,他的手臂就被凌子岺纤细白皙的手指卸了下来。

就在两人虚与委蛇的应付身边的莺莺燕燕,内心实则在盘算着,要不要冒着被首领一掌劈死的风险,给首领找个温柔贴心的男倌时,桌子那头的凌子岺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身为药王谷谷主首席大弟子,凌子岺坐了整整十个年头的暗杀首领,不能算是历经千帆,阅尽人心,但也是不知经历过多少凶险才全须全尾地活到现在,打打杀杀了半辈子,到了今时今日竟也萌生了退出江湖之意。

“小心!”

凌子岺有些啼笑皆非,她摇摇头竟后退半步,这样的求饶方式她平生还是第一次遇见。她才刚刚杀了这个少年的全家,而此刻这个少年却要拜她这个仇人为师。

她想脱离药王谷暗杀组织,轻松自在的为自己活一回,这些年她也看透了这份无望的感情,吃透了孤寂情爱之苦,便决定放过自己,想寻一处无人的地方这辈子谁都不见,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白芨和菘蓝几乎异口同声,白芨的剑更是抖着逼近一步,尤其是听到后面那句君不负我,凌子岺那眼神飘忽的根本就不是同那个跪地的少年讲的,分明,分明……

谁知酒醉的凌子岺完全理智不在线,神志不清地扒拉开架着她手臂的两个男人,下意识的歪歪斜斜地又伸手去够桌上的酒杯。

十年前,南蛮入侵边境,老皇帝突然驾崩未留下传位诏书,京都风起云涌,六子夺帝,朝堂动荡。

凌子岺微微弯下腰去,伸手抚上那少年的发顶,嘴角竟也勾出一个舒心的笑意,“好,蒙君信任,我必将此生所学武功,药理悉数传授于你……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师父,请你教我武功!”魏沐谦又砰砰磕了两个头,这次额头着地有些狠竟磕出淤青鲜血来。

白芨和菘蓝默不作声地站在凌子岺身后,如同这长廊的柱子一般。

这十年间,凌子岺也记不清自己手上沾了多少条人命,这条路鲜血遍地,肮脏龌龊令人不齿,毛骨悚然又见不得光。而她的那个二师弟,当今的皇帝,那个在月夜下青涩拥吻她的少年,娶了皇后,立了贵妃,后宫佳丽无数,独独再没和她提过只言片语。

那少年在白芨手里挣动了一下,瞪着眼睛大声道:“要杀就杀,我魏沐谦死于你手必化成最凶的厉鬼,还魂夜要你的命!”

十几名训练有素的黑衣蒙面人披氅持剑,穿梭其中张弛有度亦悄然无声。

白芨和菘蓝见怪不怪,他们跟随凌子岺多年,比这求饶更刺激的场面都见过不少,此刻绷着全身神经,只等凌子岺一声令下,手起刀落利索地结果了这个漏网之鱼。

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只是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始,顾赫言就被皇叔顾北煦接回了皇宫继承皇位,改国号大赦天下,任用贤臣稳固政权,忙得不可开交。

酒果然是个好东西,怪不得世人唤它叫做“忘忧”。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倔强的&岺。

    白芨低呼一声,拔剑出鞘三两下制住了那个躲在门房中突然冲出来的半大少年。那少年还是有些功夫底子的,在白芨手里走了没十招就气喘吁吁被擒住,偏生倔强的不肯服输,一双湿漉漉的黑眼珠凶狠地瞪着凌子岺。

  • 在白芨&大声道

    那少年在白芨手里挣动了一下,瞪着眼睛大声道:“要杀就杀,我魏沐谦死于你手必化成最凶的厉鬼,还魂夜要你的命!”

  • :“你&们去吧

    凌子岺点点头,摆摆手,道:“你们去吧,留下白芨和菘蓝。”

  • 一日无&子,难

    皇叔顾北煦固然悲痛,面对如此局面却也是无能为力。国不可一日无君,可转头再看那牙牙学语的九皇子,难道堂堂大渊国要拥立一个小儿为帝王?

  • &德行善

    而在江湖武林人士眼中,现任谷主圣手甄懿镜大侠妙手仁心积德行善救死扶伤,是个一等一的大善人。

  • 药王谷&固政权

    自此,药王谷多了一股效忠于皇帝的暗杀组织,监视朝臣,以凌子岺为首的药王谷众弟子组成探子和杀手,替顾赫言监视朝臣,稳固政权,肃清朝野。

  • 全府上&次任务

    锦州节度使魏宗翰一家老小全府上下五十八口人,外加两条看家护院的大狗一夕之间全遭灭口,执行这次任务的就是管杀不管埋的暗杀组织一药王谷。

  • &那半大

    凌子岺抬起手打断他,看向那半大少年:“你今年几岁?”

  • 给身后&去。

    雨势渐渐停了,凌子岺收起纸伞交给身后的菘蓝,深深吸了口气,走出长廊朝府邸大门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