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观音大菩萨的羊脂玉净瓶里面,也可以装一海的水!传说,羊脂玉净瓶里面的水,撒落人间,大地绿野,枯木春回!一份神秘的的邮件,一只劣质品的玉净瓶,带来了即墨血莲别样人生!传说,从这里就……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回到自己的宿舍,即墨青莲关上门,她对那个陈旧的硬纸盒充满兴趣,忙着找来剪刀,把外面的硬纸盒剪破,一层层的撕开,硬纸盒的里面,塞着一些白色的泡沫纸。

“明天吧,今天天晚了,就不打扰沈先生了!”即墨青莲忙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隐约有几分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而且,这中年男子的声音很好听。

在她十八岁之前,即墨青莲从来都没有操心过钱的事情,原因很简单,她的父亲即墨明镜,乃是资深的老中医,一手针灸之术出神入化,活人无数,收入不菲,而即墨明镜又是极宠她的,零花钱从来没有少给过。

不管高考的成绩是好是坏,他们终于熬过了人生艰难困苦的第一关,让绷得紧梆梆的一根弦松弛了一下子,甚至有些同学,已经张扬着把课本撕成了碎片,散在空中,看着纷纷扬扬的碎片宛如雪花一样的飘散。

“有空,事实上现在也有空!”中年男子似乎是轻轻的笑了一声。

听的说,英语和数理化比较抢手,但那都是她的弱项,自己还学不好的东西,哪里能够给人家补习?但愿,这次英语别考得太过蹩脚。

即墨青莲冷笑,虽然不甘心父亲的一切就这么落在梅雅华手中,也不甘心那些和她不相关的人,在她家穷折腾,但是,她实在没法子,回去哭闹,自己徒增烦恼,还丢了脸面,别人笑话奚落。

“嗯,好的,那明天见!”电话那头,中年男子礼貌的挂断了电话。

今年的考高是六月七、八、九三天,校方规定,二十八号到学校填写志愿表,一般应该是二十号左右就出成绩了,然后,各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也会相应出来。

拿了快件,她也不忙着回宿舍去看,先向着外面走去,她知道,学校门口常常有着各种的租房信息,乱七八糟,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当然,这其中也是良莠不齐。

即墨青莲抄下了电话号码,准备等下回宿舍后,就打个电话去问问。至于招聘信息,她却没有看到什么满意的,大概是低年级还没有放假?

“这瓶子用来插花倒不错!”即墨青莲自言自语的叨咕着,然后,索性拿着瓶子,走到卫生间,把瓶子放在水池里面,打开水龙头蓄水,琢磨着等下去学校花园里面,偷两朵花过来,或者,折个杨柳枝也不错,可以学学观音大士。

“哦……”电话里面,年轻男子低声叨咕了一句,即墨青莲没听懂,然后,她就听得对方说道,“你稍等!”

现在,快递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你付钱,就会给你送信送东西。

拿着那个陈旧的硬纸盒,她转身向宿舍走去,心中越发好奇了,这硬纸盒里面的东西,似乎很轻,不像是炸弹,虽然她对炸弹没有研究,但电视里面看起来,炸弹都是金属火药,想来多少有些重量的,而这纸盒里面的东西,实在太轻了。

即墨青莲把那玉净瓶反复看了几遍,没有找到厂家的落款,想来不是名窑出品,现在的商品都讲究品牌效应,若是有名的,比如说,景德镇的瓷器,那么绝对会在瓶子底下印上“景德镇”三个字。

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而父亲银行的存款,同样也在梅雅华的名字下——这让她实在有些意外,难道说,她老早就知道父亲会车祸而死了,老早就预谋了?或者说,父亲太过信任她了?

“哦?”中年男子答应了一声,这才说道,“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看就是!具体地点就在杭城西湖景云路二零七号。”

即墨青莲双手抱着膝盖,坐在自己的床位上,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阳光灿烂——如同这六月的天气,就算有风雨,也是刹那间的事情,过后,就是璀璨的阳光了。

第四十章

2022-05-12

特别通知

2022-05-12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下来,&走啊?

    另外也有一些招聘信息,这都是她需要的,她要用这个暑假,赚一点钱以备上大学所需,还要找一个房子,暂时租住下来,否则,等着低年级考完试,最迟七月初,学校宿舍就要清人了,她总不能够赖着不走啊?

  • 莲心中&快件了

    “你好,我现在就在学校,这就过来!”即墨青莲心中有些好奇,谁给她邮快件了?

  • 有回去&莲心中

    “还没有回去呢!”即墨青莲心中无声的苦笑,酸涩异常,就算装着一脸的无所谓,她还是会在无人的时候,偷偷流泪。

  • &把她扫

    即墨青莲虽然才十九岁,但却是一点都不笨,梅雅华的话刚刚出口,她就明白了一切——这是要把她扫地出门,赶她走了。

  • &爷好奇

    “哦?你不是高三的吗,考完试没回家啊?”门卫老爷爷好奇的问道。

  • 为婚房&没有她

    她原本的房间,要作为婚房——换句话说,家里没有她住的地方了。

  • 们的脸&青春的

    即墨青莲双手抱着膝盖,坐在自己的床位上,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阳光灿烂——如同这六月的天气,就算有风雨,也是刹那间的事情,过后,就是璀璨的阳光了。

  • ,五花&然,这

    拿了快件,她也不忙着回宿舍去看,先向着外面走去,她知道,学校门口常常有着各种的租房信息,乱七八糟,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当然,这其中也是良莠不齐。

  • 些害怕&了,但

    这么一想,即墨青莲还真有些害怕了,但在转念想想,要是炸弹这么容易弄到,只怕这世界,炸弹老早就漫天乱飞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