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少男少女在一桩桩案件里再次相遇,并共同组成了这个六叶团,他们各有各的长处和性格,无论是在断案但是平时里都是和乐融融的,平时里一个个笑哈哈,断案时一个个专心致志。他们处理方式了许许多多的案件,最后成了全国尽人皆知的侦探团。早上六点到接近八点的时候是这里的学生高峰期,什么样的学生都能看见,有读小学的,有读初中的,也有读高中的;有的在嬉戏玩闹,有的在聊天八卦,也有的一人无聊地踢着路边小石。。

刚刚来的人让思如茵有点还没缓过来:“好……孟霸刚刚托人来说……”面前的两人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刻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果不其然,孟佑平是要杜慧莲帮他做中文作业来了。

楚生俊不满地撇撇嘴,但他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哎,好吧。”杜慧莲立刻眉笑颜开,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大大的赞。“下不为例啊!”她乐呵呵地提醒道,楚生俊无语,这算是哪门子提醒,这人肯定在默默地祈祷下次自己再次发生这样的错误好让自己再赚一把呢!

女生不得而知。

这位男生叫楚生俊,是跟杜慧莲从小认识的发小,他的脸上总是挂着自信的笑容。当然,在他的好损友杜慧莲的眼中,这是妥妥的迷之自信。楚生俊跟杜慧莲住的也***时都是一起上学的,只不过今天他睡晚了,杜慧莲就自己回来了。

这时,学校的铃声响起,杜慧莲和思如茵赶紧跑回课室。

杜慧莲听了便起了坏心思,她就这样静静地望着他,一副“所以呢?”的样子,楚生俊看出来她的心思了:“你懂我意思的,老朋友。”他特意用杜慧莲刚刚的话噎她,看看她如何应对,但没想到杜慧莲直接当机立断,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过了一会儿,杜慧莲和楚生俊回来了,杜慧莲一下子就发现思如茵有点不对劲:“怎么了?”“这个……我……”思如茵支支吾吾地,老半天都没说出一个字。楚生俊先是不耐烦掀桌了:“有啥快说吧,别耽误时间。”

楚生俊摇摇头,才说:“跟你说啊,孟霸他死了。”杜慧莲一听,便瞪大了双眼:“怎么死的?”像孟霸那种人照道理应该不会自杀吧,那是谁杀的?“听说是在他自己房间里死的,详细的我并不知道。”

男人回过神来,那个人是他多年心里都过不去的坎儿,但当初的大局已定,他想挽回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没时间啊大哥!”楚生俊理直气壮地回应,杜慧莲有点怒了,叫什么大哥,她难道不是个女生吗?“叫姐!”望着杜慧莲满脸写着“我没生气”的模样,思如茵忍不住打趣道:“诶?你什么时候成女生了?”楚生俊连忙附和,不管杜慧莲黑着的脸,他便打算跟思如茵讲讲杜慧莲幼稚园时学校里打架第一名的光荣历史。

然而,坐在一旁目睹着这一切的学生们却一个个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一言不发,低着头,不是在看书就是在补作业。一个属于这群人的女生放下了手中的书,望着面前的场面,她不禁低低叹了口气。

思如茵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她的眉头微微皱起,摇了摇头,身后两条马尾也晃了两晃。

“你看我像是会天天看新闻的人吗?”杜慧莲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望着楚生俊,楚生俊成功被噎住,杜慧莲平日里都不会看新闻的,通常她都是以网上冲浪或者靠他来得知各种消息,昨天她努力地做功课,固然不会上网。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这群学生就围在她身边,他们不但没有上前帮忙,相反地,他们还在用一副正在看一场笑剧的眼神望着她,讥讽之意毫不隐瞒。这时,人群里走出了一个男生,看起来像是这群人里的头儿,中间的女学生一留意到他向前来,立刻望着他,一脸警惕。

还把自己当几岁小孩呢!女生的生气含了几分怒色:“我才没有觉得孤独。”但男人听了却没有气,而是取笑道:“女儿长大喽,要面子了!”想当年,她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就跟那个人一样天真烂漫......

在一旁看热闹的某人这时看到楚生俊的目光,连忙反应过来:“我没有带!别问我!”楚生俊只好把目光从一脸无能为力的思如茵转移道杜慧莲的身上。“老朋友……”

“爸爸先出门了!厨房有泡面,自己住来吃哈!”

中午,励川小学的食堂里坐满了学生。杜慧莲和思如茵一边吃东西,一边叽叽喳喳地聊着天。这时,一个男生托着装着饭盒和牛奶的盘子,笑嘻嘻地打趣两位女生:“都说两个老婆子聊天能聊上个猴年马月,看起来没错啊!”杜慧莲白了他一眼:“说谁呢?”

杜慧莲打算把手机给楚生俊到食堂的厕所那边偷看,而自己就在外面等着。“如如,你先吃着,我们去去就回。”杜慧莲还特意压低至只有她跟思如茵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话:“牛奶糖分你一半!”

杜慧莲吃惊了片刻,随之便是满腔的怒火,今天的中文作业特别多,她自己也得用不少时间完成,更别说做双倍的了,她能不生气吗?思如茵见状,连忙用眼神提醒她千万别说些不好听的话,然后安慰道:“姐,要坚强。”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回到课&,他奇

    他指的是曲燕秋,今天他一回到课室就见孟霸带人“会”她了,他奇怪曲燕秋昨天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孟霸的事情啊?杜慧莲扬扬眉,他没看班群里的消息吗?

  • 光,连&忙反应

    在一旁看热闹的某人这时看到楚生俊的目光,连忙反应过来:“我没有带!别问我!”楚生俊只好把目光从一脸无能为力的思如茵转移道杜慧莲的身上。“老朋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