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寻回秦翡的时候,秦翡正乡下种田,便,京城多了很多传言。传言,秦翡很穷,丑恶粗俗,上严禁台面。秦翡好友争相则表示赞成。旗下无数酒店老板则表示,秦翡很穷,睡完就走。华国第一律师则表示,秦翡很穷,从来没有给过律师费。京城更高级会所的老总则表示,秦翡很穷,玩完不不给钱。京城中心医院院长则表示,秦翡很穷,打人后无论医疗费。秦翡则表示她但是离开了京城几天,回去去才意外发现,自己的房子被人卖了……便,秦翡经常失眠了,经过三天三夜的挣扎,秦翡最终决定——回去。京城人都会觉得秦翡飞上枝头变凤凰。秦翡的好友会觉得秦家我不配。而秦翡却千方百计的想回去。便京城第一中学的门口此时人满为患,一群年纪不大的女生们带着口罩拉着横幅围在一中门口,让来来往往的学生忍不住停驻观望,学校的保安几次上前驱逐都没用。。

郭子阳扭头看过去,随即一惊:“卧槽。”

郭子阳拉住齐邵迟站在门口也是一脸懵逼的模样,忍不住道:“这来的也太及时了。”

“秦翡?”郭子阳眼底带着趣味,吐出两个字,稍顿,开口道:“不是说秦家人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乡下地里种地吗?这是种地的人?”

秦翡声音一顿,好笑的看着秦晗:“秦晗,别这样看着我,让人觉得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分明我什么也没做,只不过是在我受到了危害的时候报了警,并用合法的手段维护我的合法利益,法律的存在不就是为了让人和猴有明显的区别吗?而我现在的做法就是证明人畜有别。”

……

京城第一中学的门口此时人满为患,一群年纪不大的女生们带着口罩拉着横幅围在一中门口,让来来往往的学生忍不住停驻观望,学校的保安几次上前驱逐都没用。

正值秋季,清晨的风带着微微凉意。

齐邵迟不动声色的往旁边靠了两步,拉开了和郭子阳的距离,目光看向秦翡,其实也不怪郭子阳,实在是秦翡骂人的话太过清新脱俗。

“既然没拦住,就走一趟吧,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秦翡漫不经心的道。

秦晗无奈,可怜楚楚的说道:“小翡,非要这样吗?姐姐求求你了,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就算了吧,咱们私底下不管是道歉还是赔偿我都负责好不好?”

秦翡说完,不管秦晗脸色有多难看,退了一步,扫过说话的人,突然嗤笑一声,满脸讽刺:“因为我没事,所以就能抹去他们对我的伤害吗?那对我不公平,对我的伞也不公平。”

“恶毒,阴损,粗鄙,无耻,无德……啧啧啧,真是难听,这秦翡自从被秦家找回来才两天,网上已经骂声一片了,现在竟然直接找到一中来了,不过,他们怎么知道秦翡今天来?”

就在他们看着那个女生快要被围起来的时候,突然一阵警笛声传来,只见警车飞快的开了过来,稳稳的停在了他们面前,立刻下来了几个警察,混乱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声:“警察来了。”

这分明就是早有准备。

……

只见原本站在一旁的一群女生们突然朝着走过来的女生冲了过去,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的鸡蛋菜叶还有红油漆,全都朝着女生扔了过去,一边扔一边大骂着。

秦翡嗤笑一声:“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做什么?”

只见女生周围一片狼藉,就连刚刚有些靠近的学生的身上都有些波及,可是作为风波中心的女生却一点事也没有,倒是女生手里的拿把伞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书评(231)

我要评论
  • “这是&怎么回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谁报的警?”警察厉声问道。

  • 京城一&何在?

    “众目睽睽之下,推秦晗下游泳池,乡下种地之人,进京城一中名校,天理何在?”

  • &在门卫

    一中门口,靠在门卫室的男生挑眉颇为悠闲的一条条念出了声。

  • 肆无忌&惮的,

    “为什么要去警局,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这群女生们原本是肆无忌惮的,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闹到去警察的地步,一下子全都慌了。

  • 吓坏了&,赶紧

    这样的架势让周围的学生都吓坏了,赶紧朝着学校里面跑去,没有进学校的,也都远远的停住了脚步,不敢上前,生怕殃及鱼池。

  • 太坏了&我们没

    “是啊,这个秦翡太恶毒,太坏了,但是我们没有打人。”

  • 一点教&们没想

    “怎么会这样?我们只是想要给她一点教训,我们没想怎么样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