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后,田幼薇始终在想一个问题。 的话前生她不嫁,邵璟是也不是会死!的话她不做温室的花朵,是也不是父亲兄长也会死! 睁睁望着亲人一个个死在面前,利刃穿腹,烈火焚身,那种滋味真的撕心裂肺!再活一世,田幼薇这辈子不想再做婉约小女人,她要全家全家团圆做富豪,有钱的人又无权,有冤报冤,有仇报仇雪恨!至于邵璟,她也可以默默的守护着助他上青云,是别再做夫妻! 邵璟黑脸:复活个锤子哟,田幼薇你胆儿肥了,好大的胆子始乱终弃!!!便,这辈子,当邵璟长到绝世美男,时尚达人,文武双全,通晓多国语言,日进斗金,御前红人的探花郎后,田幼薇仍田幼薇一觉醒来,身边空空荡荡,伸手一摸,被子早就冷了,邵璟不知去了哪里。。

族妹幼兰曾开玩笑地说:“阿姐真是有福,只需貌美如花,将调制瓷釉的配方牢牢握着,孩子都不必生养,姐夫照样乖乖听话,果然是从小养大的最贴心……”

周围有朝廷的水师巡逻,看到红灯就会过来救援,她不能上阵拼杀,至少能做好这个事。

这是在做梦吧?她愣愣地看着田父,没有任何动作。

田幼薇心里想着,飞快地回答:“舱里有些气闷,我透透气,你不用管我,只管去忙,忙完了早些休息。”

“噗”的一声轻响,肚腹微凉,她垂下眸子,看到刀尖穿透她的肚腹,倒映着月光,雪亮中透着血色。

“各位好汉好商量,船上所有资财尽归诸位,只求饶我等一命……”

见田幼薇没有反对不喜,他就大声喊道:“阿姐!谢谢阿姐!我会听话的!”

是邵璟。

“我只要家里的田产窑场,其余财产都归你,都是你在外奔波辛苦挣来的,只是要顾及族人的口舌是非,得暗里操作才行。你觉得如何?”

“这算啥?还有好些人听闻姑爷和主母还没孩子,就想送姑爷美人小妾红袖添香、传宗接代,这么好的艳福,姑爷也推了!咱主母命真好,遇着这么好的夫婿。”

“梦是反的,不必在意,阿爹还给你买了糖呢。”

因为她知道,邵璟并不爱她,只是为报恩才做了她的童养夫,又因为一句承诺,竭力守护她到如今,撑起行将崩溃的田家,一直做到今天的越州首富。

她其实不是这么无用,她有她的长处,只不过邵璟太出色,就显得她平庸了。

或许,他并不想要生养姓田的孩子,毕竟对于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来说,“童养夫”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

舱门被大力打开又关上,海风吹入舱内,带来几分凉意。

今年以来,他更是鲜少碰她——人躺在她身边,她知道他醒着,可他一直假装睡着了。

田幼薇看看自己的手,再悄悄去摸自己的肚腹,手是孩童的手,肚腹也完好无损。

邵璟突然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大力将她拽了过去。

一个青乎乎的小圆脑袋从门口探了一半进来,小心翼翼地露出一只亮晶晶的眼睛。

田幼薇推开舱门跑出去,扶着船舷往后看。

第3章 继母

2021-09-11

第7章 本事

2021-09-11

第10章 赔罪

2021-09-11

第14章 争吵

2021-09-11

第19章 证明

2021-09-11

第29章 挨罚

2021-09-11

第30章 爬墙

2021-09-11

第53章 迷惑

2021-09-11

第98章 铺子

2021-09-11

书评(459)

我要评论
  • 完,就&,见人

    船老大话未说完,就被一枝冷箭当胸射死,紧接着,许多钩子钩住船舷,一大群蒙着面的彪形大汉拿着朴刀凶悍地冲了上来,见人就杀,十分凶残。

  • 拿开他&和你说

    她有些不安,试探着拿开他的手,轻声道:“阿璟,其实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 滚了一&。

    紧接着,她被人抱着往地上滚了一圈,手中的绳索跟着断了,灯也跌落下来。

  • 膝一软&衣角。

    “阿璟……”田幼薇肝胆欲裂,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手只抓到他一片衣角。

  • 有良心&,可惜

    “咱姑爷是真有良心,可惜命不好给人做了童养夫,不然公主也是尚得的,只怕前途无量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