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命亲弟弟和丈夫一碗牵机药的赵盈,复活回了十七岁过去的一年……过去的一年弟弟还在努力角色人畜安全无害小绵羊,渣男还在拼命地凹深情人设想要做驸马,仅有大公主不像了——她想当皇帝!上阳宫灯火通明,长信宫灯掌起了数十盏。。

那一个字,音调短促的才从喉咙里挤出来,赵盈冷笑着:“问你两件事,你如实说,我给你留个体面,你再有一个字扯谎——”

刘淑仪表情一僵:“我知道,我知道从前我多骄着他,你昨夜里说的也对,平日里我是该约束管教,否则他昨夜也不会冲撞了……”

昏睡的久了,是这样的。

她翻身要下床,可伤在头上,眼前一晕。

象牙箸碰着白玉碗,发出一声脆响来。

“至于你,赵澈。”

她才刚来!

有眼色的小太监抬了张鸡翅木官帽椅出来,她坐下去,才正眼看“瑟瑟发抖”的赵澈。

留雁叫打懵了,愣怔须臾,眼泪簌簌往下掉:“大公主,大公主奴婢冤枉的呀!奴婢在上阳宫伺候了您六年,从来尽心尽力,是忠心耿耿的呀!”

刘淑仪回过神的时候,赵盈早就叫挥春扶着往门外走去了。

他这会子已经知道错了,正跪在外头,你……

赵盈哦了声:“那今早挥春她们又在殿内伺候我早膳,你是又去给我煎药了?”

赵澈浑身湿透了,显然有她发话,泼水的小太监丝毫不敢手下留情。

“元……元元,你醒啦!”刘淑仪不动声色把手抽回来,“我去叫人传太医……”

她一时觉得通体畅快——前世他们给她喂下牵机药时,也曾这样居高临下的看她,看她头足做牵机状,看她痛苦,看她生不如死。

“你尽心尽力的为刘淑仪打听消息,自然是个忠心耿耿的好奴婢。”

他好歹是你亲弟弟,你骂他两句,出出气,这事儿……明日你父皇回鸾,若知道了……”

九幽黄泉,最刺骨寒凉,能把人冻死的。

刘淑仪呆若木鸡。

赵盈深吸口气,要不是头上有伤,还挺舒服的。

月假保投资

2021-09-10

关于本书

2021-09-10

10.24

2021-09-10

上架撒花

2021-09-10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着她的&过劲儿

    赵盈攥着她的手腕借力,缓过劲儿来,眉头紧锁:“御医院的人都死了吗?”

  • &啦!”

    “元……元元,你醒啦!”刘淑仪不动声色把手抽回来,“我去叫人传太医……”

  • &盈,什

    她从前就不太敢惹赵盈,什么时候不是捧着她,顺着她,现而今,端足了大公主架势的赵盈,真的很吓人!

  • “刘淑&没把我

    “刘淑仪,我的头,是我亲弟弟砸的,他差点儿没把我砸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