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初念薅了一把有顏有钱的人还有病的最重要的男配成了人生赢家,人间典藏的美食是她的,富可敌国的财富是她的,不近女色的男配是她的!她睁开眼睛看到对面墙上一只红色喜蛛沿着房梁爬进了墙洞,洞口一缕灰尘在空气中飘荡目光一顿。。

村子里也没有,她老人家……

鹅肉就算了,现在的她要不起!

他出去发现沈初念还躺在地上,“你,你没事儿吧?”

尤大伟乐意喜当爹,沈大妹愿意喜当妈。

她跟着金助理进门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刚才我给你老板治病了。”

沈初念搂住他的腰,整个人都不好了,狗男人好重。

她炖好鹅,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先抢救一下自己的胃。

她把小葱切成葱花,丝瓜切片,扶着土灶台走到灶前坐下休息,缓过来一些,拿起灶头的打火机点燃一张干笋壳送进灶膛里。

就是老了点儿!

想她上辈子视金钱为粪土,一不小心就成了熊猫级别的,功成名就父母却双双离开了她。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她会来这里?为什么身上那么痛?

“妈为啥会睡在地上?”

他来村子里是为了寻找被拐卖多年的外甥,书中的男主解子诚。

连心都凉了!这身体基本算是废了……

沈初念起来得又快又猛,头晕目眩,跌跌撞撞。

大白鹅的嘴伸到她胳膊边那刹那头一栽,啪的一声栽在地上。

“哎,好!”金助理颠颠儿的翻出钱包,数了五百摩挲了半天,递给沈初念。

噢,对对对,金助理连忙爬起来把凉以谦抱起来,扶进屋里安顿好赫然发现凉以谦居然没犯病,怎么肥事?

“啊——”一声尖叫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滚到了沈初念脚边。

第3章 坑货

2021-09-10

书评(466)

我要评论
  • 房,打&儿吃的

    她强撑着下床,扶着墙去厨房,打开碗柜发现里面一点儿吃的都没有,还好她会做饭。

  • 做马…&…”

    “……呜呜呜,大伟才二十就不在了,沈大妹还活得好好的,这辈子她必须给老尤家当牛做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