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知恩图报所娶的夫人沈听澜胆子小无趣,白远濯很不喜。可前段时间他意外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随后钦慕他的沈听澜明确提出要和离。再是同僚/下属/上司们稀奇古怪的言行:“白大人,贵夫人刻得左手好印章,您兴趣爱好印章,与您的夫人琴瑟和鸣,定得了不少好印章,倒不如与我们我分享我分享?”“白大人,下官一想起您每天都能品尝您夫人做的美味佳肴,便得紧羡慕嫉妒。”“白爱卿,想不到你夫人绣艺如此精妙绝伦,那一副《南山僧佛会》太后很不喜欢,病已一片大好!”白远濯:“……”拿不出印章、没吃过美食,更不明白沈听澜绣艺精妙绝伦的白远濯最终决定去找沈听澜谈一谈。正好听到沈听澜在与人唏嘘不已白她掀起沉重的眼皮,眼前霎然展开锦簇花团,而园中着粉披黄的少女们,颜色更盛繁花三分。。

一席话饱含气愤、忌惮、悲哀等复杂情绪,让人听之怜悯。

怎么能走!

他下车行至府门前,门保见状,立开府门。隆隆声中,两扇漆红大门缓缓后开。

叶蓉与杨寸心,比起沈听澜记忆中的模样年轻了不少,沈听澜心中略有些差异,再听杨寸心软软的一句:“小蓉,这是三皇子妃的赏花宴,你莫要为难沈姐姐了,她也是真心爱慕白大人的。”

西街红灯结节,白府前人头攒动、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正是白远濯。

她掀起沉重的眼皮,眼前霎然展开锦簇花团,而园中着粉披黄的少女们,颜色更盛繁花三分。

沈听澜耷耷地靠着软垫开始想今后的打算。

“安分点。”叶家夫人掐了掐叶蓉的手腕,将她娇嫩的肌肤掐出一大片红痕。

沈听澜讨厌宴会,也讨厌宴会中的尔虞我诈。上一世她为了让自己配得上白远濯一些,从不会在宴会上有失礼之举。

沈听澜的目光凝在叶蓉的肚子上。

“没想到白夫人竟如此小鸡肚肠,污蔑女儿家清誉!”

缪家夫人听到这话,胸膛上下起伏着,一张脸跟被投进了绿颜料的染缸一般,铁青铁青的。

“听说你半月后就要嫁进缪家了,你是不是想着,届时略作遮掩,圆房夜后腹中胎儿便可过明路,左右不过差了一个半月,生时说是早产,也不会有人怀疑。”沈听澜眼角微微上扬,梨涡深深,“叶小姐,赌博可不是好事。”

沈听澜蓦然惊醒,吐口而出:“爹,娘……”语调悲戚,似万念成灰。

“白大人忧国忧民,白夫人却做下这等为人不齿之事,辱没白大人的声名!”

叶蓉呆呆站在一边,小脸惨白,眼眶发红,贝齿咬着下唇瓣,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沈听澜是被一道刺耳的声音吵醒的。

白远濯与叶家人撞上了?乍然之间听到有人提起白远濯,沈听澜晃神的时候扯下几根头发,她缓缓吁出一口浊气,迈开步子往外走。

叶蓉昂起下巴:“算你识相。”

书评(357)

我要评论
  • 澜是胡&说八道

    叶蓉有些怕了,“娘,沈听澜是胡说八道的,我没有怀孕!我还是完璧之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