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家儿郎,凭我挑选出,就是当着陛下的面,此话我亦敢言。”她高贵的、美艳、睥睨天下众生,世间无一人此事能令她为之动容。一直到她遇见了了那一杯顶级雨前龙井。他为贪腐尚书曲膝说情:“罪不祸延妻儿。”百官感戴:太子仁善。仅有她知,罪是他揭露出,尚书之位是他的人入主。他为疑似谋逆亲王四处奔走:“二哥孝悌,孤不信他大逆不道。”宗亲称赞:太子重情。仅有她知,谋逆是他参与策划,四处奔走是善后,让铁证如山,让旁人背锅。他为病重陛下亲尝汤药,侍孝榻前:“父王三日不愈,我便三日不食。”百姓为之动容:太子孝义。仅有她知,毒是他所下,亲尝汤药,是让陛下没那么早醒——题记。。

那一抹颀长挺拔的身影站在窗前,侧身而立。

三年,他们成婚三年。

萧长卿静静的看着她,目光深刻得似乎要将她的灵魂刺透,却迟迟未动。

轻轻吸了一口气,顾青栀面上一直保持着一抹娴静的笑意,“母亲说,这个世间的女子,唯有绝情才能够活得快活自在。”

顾青栀,帝都九绝之首,琴棋书画,女工厨艺样样好,堪称闺阁贵女的典范。但谁也不知道,这个爱了她三年的枕边人也不知道,她最擅长的是调香。

却从来没有想过,他要如何在得到她的心之后,将它完整的呵护。

他就是大兴王朝,帝王宠爱的五皇子信王——萧长卿。

他纳她表妹,她不哭!

“顾青栀,你休想!”

“我,身为顾家女,为何要恨?”她反问他,柔嫩如樱花一般粉红的唇瓣微微一扬,“为何要恨殿下,我与殿下不过是一场门当户对的联姻,一场押下身家性命的惊天豪赌。若非我姓顾,若非身为顾家嫡女,我又有何资格嫁于殿下为嫡妻?殿下你看,这就是顾家带来的荣耀,富贵向来险中求。现在顾家还剩下一个我,还请殿下明示,我这条漏网之鱼该如何处置?”

她细长柔软的素荑握着一柄金镶玉香匙,轻轻的在五福羊脂白玉香炉之中搅动。

负在身后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他终究是忍无可忍的转过身。

他想,她既然不爱,那就让她恨好了,至少他能够看到她那双美的叫人窒息的眼眸兴起涟漪,可他终究唯有失望。

⑨⑩……未完待续。

现在他也无法假设,倘若她真的对他全心全意,他能不能扛得住母妃父皇的胁迫,能不能改变顾家的命运,让她不受一丝伤。

④女主人设孤冷,男主前面三分之一谋娶,中间三分之一谋心,最后三分之一才双箭头。

沉痛的闭上了眼,萧长卿有些无力的转过身:“你是信王妃,一辈子都是,谁也不能改变。”

回答他的是青烟袅绕的芬芳,彷如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自言自语。

他宠爱别的女人,她不妒!

“顾青栀,你没有心,你的血是冷的。”他压抑着堵在心口的愤怒,声音从齿缝之中溢出来。

第6章:一杀

2021-09-09

第47章三杀

2021-09-09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没理由&着她的

    说出来他的心没理由地忐忑,他紧紧的盯着她的双眸,企图从那里看出一点憎恨、厌恶、甚至一丝痛苦。

  • 位皇子&,胜在

    沈羲和:“诸位皇子,各有千秋,争相求娶,太子殿下,胜在何处?”

  • 荣华富&贵;如

    迎上萧长卿放大的瞳孔,她清楚地看着他澄澈的眼底倒映着仪态端庄的自己:“他们生在顾家,顾家权势滔天之时,他们享受着顾家的威望带给他们的荣华富贵;如今顾家倒下,自然要一并承担落败之后的代价。

  • &了她面

    他的双手按在了她面前的案几上,案几被震的晃动一下,可见他的力气之大。

  • 萧华雍&待我为

    萧华雍:“身无所长,幸而体弱,待我为皇,你若嫌我碍事,我可早死。”

  • 看着不&个字:

    ⑦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臣妾都说倦了,还是再说一遍,恶语相向和我看着不舒服的评论一个字: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