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北朝时期的乱世中,她从一个强悍却有些狂妄自大的女孩渐渐地成了真正的“无冕之王”。生为达者,兼济天下成了她唯一的枷锁。非传统爽文,不喜慎入。檀道济刚下朝回府,长耳的突骑帽还未及摘下,便看见自己才刚三岁的宝贝女儿檀邀雨,迈着小短腿,欢快地向自己奔来。。

老者将邀雨又放回被窝里,对子墨道,“让她再睡一会儿。”

檀夫人懵懵懂懂地听着,觉得相公说的在理,可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檀夫人是七窍玲珑心,平日里刘裕来府上,她也不似这般拘谨,此时刻意疏远,无非因着府中尚有其他的官员在,她怕夫君得意忘形,失了分寸,被人抓住把柄。

檀道济瞧见夫人的表情便知她不放心将女儿交给个来历不明的人。檀道济拍拍夫人的手,示意她自己心里有数。

前五章是引子的部分,节奏会比较快。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刘裕一摆手道,“诶,弟媳总是这样客气!岂不是与老哥哥我生分了?”

下人忙答,“回将军话,小的刚出门便撞上这为老者,他说想来做女郎的教习先生。”

老者说话的声音很轻,睡在脚踏上的子墨却听到动静醒了过来。见是老者,立刻起身作揖,唤了声“师傅。”随后就去轻推邀雨,“女郎,女郎。师傅来了。”

子墨犹豫,他觉得这么大的事儿不该瞒着将军和夫人。可师傅说此时涉及女郎的性命,他也断不敢拿女郎的性命冒险。

檀夫人闻言连忙上前掩住邀雨的口,“别瞎说!哪有女儿家讲这么不知羞的话。”

这时,后院走过来了一个小男孩,看上去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瘦瘦的脸颊,身体却很结实。男孩走到三人身侧,规矩地作揖行礼,“将军,夫人,女郎的教习师傅方才请辞了。”

日子一久,檀夫人也只能败下阵来。谁让小邀雨连抓周拿的都不是女红绣帕,纸墨笔砚,而是他二哥檀粲偷偷放在桌上的,一把未开刃的小短剑。这把小短剑后来就成了邀雨的贴身之物,由于没开刃,檀道济也就随她去了。

檀道济微一皱眉,有些不满,但也不想失礼于人,换了个问题问道,“那先生祖籍何处?”

没一会儿,小邀雨便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小邀雨跑到檀道济近前,撒娇道,“爹爹,你今日回来得好晚哦——看招!”

小小的人儿拧着眉头,嘟嘴气鼓鼓道,“师傅说,我人小,脚程短,不宜长攻。可是我都跑到爹爹面前了,怎么还是不行!”

檀道济看向徐步行来的檀夫人,忙道,“你怎么出来了?外面这么冷,你身子又不好。”他边说边抱着邀雨迎上檀夫人。

小邀雨被檀道济夸赞的满意了,这才把果子递到他嘴边,银铃般“咯咯”地笑道,“爹爹吃。婶婶们刚从冰窖里拿出来的,可甜了。”

刘裕甫进门,檀道济便大步迎了上来,两人同为寒族出身,私下里便交情甚笃,此时檀道济也不拘礼节,微微环臂施礼迎道,“刘兄,欢迎欢迎!”

下人一看,“腾”地上了火气,一招手叫来另外几名仆役,拉住老者往外拽。

六、抉择

2021-09-09

八、替代

2021-09-09

九、妖女

2021-09-09

十一、悬赏

2021-09-09

十二、祝融

2021-09-09

十六、蛰伏

2021-09-09

十七、梁翁

2021-09-09

十八、崆山

2021-09-09

四十、变数

2021-09-09

五十、伏笔

2021-09-09

书评(101)

我要评论
  • 上始终&佛这一

    檀道济再看子墨,那孩子脸上始终毫无表情,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 &跑到爹

    小小的人儿拧着眉头,嘟嘴气鼓鼓道,“师傅说,我人小,脚程短,不宜长攻。可是我都跑到爹爹面前了,怎么还是不行!”

  • 纵着。&护她,

    檀夫人起初还因此狠狠教训过小女儿,可架不住檀道济宠着,纵着。小邀雨的两个哥哥也处处维护她,甚至替她顶错。

  • 她偷袭&。

    此时檀道济再低头看女儿,却见她只是站在原地不动,这倒十分异常!平时她偷袭不成,总是要躺在地上打滚耍赖个不停的。

  • 接着一&把短剑

    女娃娃一直藏在背后的右手晃出道银光,接着一把短剑便向檀道济刺来。

  • “不是&雨儿不

    他伸手刮了下邀雨的小鼻子,笑呵呵道,“不是雨儿不行,而是爹爹太厉害了!等雨儿再长大点儿,可就说不定喽!”

  • &答,小

    还不等男孩回答,小邀雨身子一扭,就从檀道济的怀里溜了下来,欢快地跑到男孩旁边唤道,“子墨抱!”

  • &了?”

    小邀雨半信半疑,“真的?雨儿再大一点就能赢过爹爹了?”

  • 儿。你&”

    “那是当然啊!”檀道满脸笃定道,“你可是爹爹的女儿。你看你的哥哥们,哪个不是骁勇善战?咱们家的雨儿更是前所未有的厉害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