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芙穿成了古早言情文中第三者插足主角团的同门小师妹,对男主苦苦地爱恋却爱而严禁,一番作妖后她脱掉了身上的仙门弟子服,准备好投身于入了魔界的时候——姜芙横穿过来了。就在姜芙咬牙去魔族解攻略角色时,她意外发现那个在资料卡中被画重点的大反派,他竟然因为嗑破了脑袋失了记忆,直接成了个傻子!——姜芙嘴馋,准备好扒了兔子的皮架火烤,大反派他挥挥袖子灭了火,态度无辜而诚肯:“师尊,万物皆有灵。”——途遇一只嘴炮鸟妖,姜芙摸出怀里的毒粉准备好送她上西天,大反派按到她的手,语气乞求:“妖亦有善恶之别。”word天。究竟谁是反派?一行行行这个仙门暮鼓的钟声清清凌凌地响彻云霄时,山门前也响起了几分与这宁静不和谐的声音:“你们都不信我……既如此,这个宗门弟子的身份不要也罢!”。

姜芙在穿进来前,只大致地阅览过一遍,而且当时还一起混杂着其他世界的资料,记得肯定不大清楚,而且每次来到新的世界,姜芙都会先坐下来熟悉一遍剧情再做打算,怎么这一次……

对方穿着一身微微褶皱的褐色长衫,袖口沾着两根草碎,端看这人周身的神态,也能观其是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姿态,眼下他面上尤带着被人发现的窘迫神色,瞧见姜芙看过来的目光,他还微垂着脑袋,脖颈瑟缩了一下。

是以,可想而知,魔族如今有多低卑,而修仙者们的地位又有多超然的高。

被唤作玉澜的女子心里尤存着不满,但碍于李清渺是师姐,长她几年入宗门,她便也不好拂了李清渺的面子,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声“是”。

半阖着眸子,姜芙在脑海里翻开了系统给的那一沓资料。

没错,这是一个人、妖魔、神并存的世界,人界之中除却普通人外,还有一部分是属于修仙者的世界。

“倒也不是要什么功课都不做就去魔界,只是想离那边近些的地方住下来,说不定我就碰上什么重要角色了呢。”

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周围,立在姜芙跟前的是四五位衣着统一样式的女弟子,她们皆手持着长剑,看着姜芙的目光里带着谴责。

说话的人不甘心极了,说着她抬手就要御剑去追,李清渺看了她一眼,反手一记掐诀打断了她的施咒:“玉澜师妹,师父先头便说了不许伤了姜芙,我们既已将她逼到了这般要退出宗门的地步,已是不妥了,眼下该是回去请掌门和师父定夺。”

姜芙用草根拨了拨耳朵,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能有什么用?这儿可是修仙世界啊,不会吧不会吧,你不会以为我掉一掉虚伪的眼泪,就有人为我炼极品丹药抢绝世神器吧?”

只是还没等她一把拽下外衫,那些女弟子们都忍不住惊叫了起来,有些甚至还慌忙间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先前义愤填膺先站出来说话的那位,亦是脸都涨得通红了:“姜芙!你……这简直成何体统!丹阳师叔的脸面都要被你丢尽了!”

说实话,若她姜芙是女主,她定要给这个渣男一锤子,干你妈的卿卿我我过后,还一脸无辜地表示“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即便这任务来得突然,但姜芙早就习惯了系统随时随地都可能发布任务,她毫不犹豫地解下腰间的束带。

“鳄鱼的眼泪?”

故此少有人类在这边开办客栈,即便有——像姜芙今夜踏入的这家,也会是个不入流的……黑店。

她一把拉下了那身雪白的内门弟子服,用了劲儿摔在地上,姜芙想着印象里自己该说的话,有些记不大清了便说得结巴:“这破弟子谁爱稀罕谁当!反正……我姜芙在此发誓,今后我与玄天宗再无丝毫关系……”

姜芙流转了一圈的目光收回来,眼中对这个唯唯诺诺的书生带了丝嫌弃,pass,哪个世界的反派会活成这个窝囊样啊。

这是原主的本命剑,唤作风旋,乃是上古神器之一。

……

“姑姑姑娘……小生什什什什么都没瞧见,别打我别打我……”

书评(480)

我要评论
  • 地甩袖&就走,

    说完了,姜芙故作怒意显然地甩袖就走,任身后那些师姐师妹们喊些什么,她都再没回头看一眼。

  • 渺是师&不甘情

    被唤作玉澜的女子心里尤存着不满,但碍于李清渺是师姐,长她几年入宗门,她便也不好拂了李清渺的面子,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声“是”。

  • 们就这&之夭夭

    “清渺师姐,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姜芙反耍一通脾气,还让她安然无恙地逃之夭夭?”

  • 支木簪&袖绣了

    为首的那位长相有些清寡,一头乌发被一支木簪斜斜束了起来,显得一丝不苟,明明是一样的肩袖绣了莲纹的弟子服,穿在她身上却看着格外老沉。

  • 白功能&了,她

    率先发表了旁白功能的配角上线,三言两语就让姜芙把这事儿大致给整明白了,她暗自回想着之前资料看到的部分。

  • 的资料&,早在

    关于这个世界的资料,早在好几天前,系统就已经让她通读过一遍了。

  • 梯前,&的石碑

    层层叠叠的石梯前,摆了一方耸立的石碑,上头大刀阔斧地刻了三个字——“玄天宗”,往碑前再纵观,云雾缭绕,仙山起伏,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宇檐牙。

  • :“你&看这个

    向来沉默寡言的系统都有些愣住了:“你现在应该先去找家客栈住下来,好好再看看这个世界的资料,去魔界做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